美妙永恒的世界——写给我的同事们

【明慧网2001年4月11日】 自1983年与档案工作结缘,曾与数百名机关工作人员在工作中相处。转眼已近20年了,我想不论我目前的处境如何,我也应该给关心我的人们写几句话,这便是我以一个纸盒为桌写出的文字。

久违了!常想起我的人们。有对不住的地方请海涵,有怨于我的人和有恩于我的人,我会为您的善心而给您一个美好的祝福。

大家都清楚,谁不愿有一个舒适和有较丰厚固定收入的工作?谁不愿有一个温馨祥和的家庭?这些我曾拥有过,可现在这一些对我来说都是奢望了。因为我不想再多说一句违心话了,也就因为不说违心的后,我曾多次失去人身自由,被关押在连动物园里铁笼中的动物都不如的环境之中。也就因为不说违心话,妻子、女儿以及亲友们都跟我担惊受怕。我在家里住时,说不定什么时候家中就要响起粗暴的敲门声,随后是我不情愿地带走或被搜家。我真想象不到历史上古今中外的强盗还能怎样破门而入?再说他们中还有许多是为了劫富济贫,并不伤害好人啊!我满以为在单位正常上班会有安全感,可哪曾想我80岁的老母去世百天刚过,又时值春节将至,我们做儿女的都相约一起过春节,就在这种特殊的氛围里都要剥夺我的人身自由,那么还有什么环境下不能呢?说是办“转化班”,可只有说违心话的人才能拿到该班的“毕业证书”,“毕业”回家,否则就被送进劳教营或被判刑,过着连动物园里动物都不如的生活。所以当有人看到我到处流浪的处境时,关切地问我以后可怎么生活呀?啥时候是个头呀?我这样回答:尽管我四处漂泊,甚至要饭吃,我也比被关在那里边强啊!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以往道貌岸然包装下虚伪的心灵,经常吃药也摆脱不了痛苦顽疾的我,在师父李洪志的慈悲救度下得以身心健康,我怎能知恩不报,甚至污蔑恩师与大法呢?

大家都知道,自我1996年修炼法轮功以来,我没有因为个人身体不适而请过假,甚至连一年一度的15天休假在近年来我都没有休过。工作中虽不敢说有何成绩与功劳,但我凭良心说话,我尽心尽职了,这点自有公论。我不想过动物都不如的生活,所以我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大家想一想,一个处处与人为善的人,一个敢于堂堂正正说真话的人被逼得妻离子散,住无定处,这种事情正常吗?但是,我告诉大家,这种不正常的事情是不会长久的,迫害法轮大法的坏人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尽管我现在“四海为家”,亲人难团圆,甚至是狗住的地方我也可以住,一块豆腐泡酱油我可以当四顿菜吃,我失去一切可以,但我不能失去良心,不能失去我坚不可摧的修佛洪愿!

谢谢了,常惦记我的人们。现在我不能花钱为你们买任何礼物以表达我的谢意,但我想送给你们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来自真、善、忍的心声。

曾听说“人生如梦”、“人在旅途”、“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当我们在茫然回首时,再想一想这些话,何尝不是真实的呢?记得我在监狱被关押时,有个别邪恶之警授意“号长”,以给其减刑、立功等为条件,让他用暴力逼我说出他们认为我没有“交待”的事情,可“号长”因为在监狱里接触过许多法轮大法弟子,深知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所以他委婉地回绝了,宁可不减刑、不立功。当别的犯人不解时,他说:“如果那样做了(指用暴力逼迫我),我将内疚一辈子。”一个渴望自由的重犯都能如此深明大义,不为名利所惑,何况我们这些“人民的公仆”呢?千万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狭隘的心胸变得豁达了,不但难忍的病痛消失了,甚至现在干多少活,走多少路都觉得不累。而且更为有深远意义的是,在祛病健身的基础上,我越发通过修炼法轮功,证悟到了佛法的庄严与伟大。

我真诚地建议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都来静心地看上几遍《转法轮》。看上去我失去了很多人们求之不得的东西,其实我告诉大家,我失去的都是不好的思想和相应不好的物质。我得到的是用金子都换不来的越来越多的好的东西,那就是永恒的美妙世界。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 2001年4月

【编者注:本文作者要求真名实姓发表,以增强文章的真实性。大陆同修为真理献身的精神我们由衷地佩服,但出于对严酷环境下走出来做真相工作的大法弟子的保护,我们仍然隐去了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