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永恒的生命的快乐

【明慧网2001年4月12日】 好友:

非常感谢你的来信,我很理解你的想法和心情,也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那么关心我。真的是,少年时的好朋友,虽然很少想起以前的时光,偶尔想起有的只是纯真和烂漫,真的是纯纯的。

我从来也没有改变我的纯真的个性和我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大学毕业后虽然走向社会,虽然有过一些小小的挫折,但是一切对我来说,现在回想起来只有几个字,感谢生活,感谢上苍。

我一直向往一种自由自在,返本归真,闲云野鹤般生活,大学毕业以后从常州到长沙到北京,我真的象自己所说的那样生活。尤其后来到了北京,在接连遭到美国大使馆的拒签以后我真的觉得也许上帝对我有另一种安排。我在97年得到《转法轮》这本书,我看完后我当时并不相信,因为我从小就对佛、道包括气功之类的东西没有兴趣,从来也不信鬼神之类的事情。我觉得相信那些东西的人一般都属于逃避现实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悲观失望找不到精神寄托了到佛教和气功中去寻找一种安慰和解脱。我相信生活,相信科学,我就觉得人应该阳光灿烂的活着,有追求,有理想但是并不是完全脱离生活。因为我们生活在人世间,虽然身体在红尘之中感受生活的酸甜苦辣,但是头脑一定要在红尘之上,永远保持自己的那份超凡脱俗和自然纯真。

在97年7月到98年7月整整一年中,我读了所有的法轮功的书籍,我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法轮功是真正教人返本归真的。我的整个人生观都改变了,原来生活中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得到了答案。我炼法轮功完全不是出于身体健康的原因,我自己觉得我的身体一直很好,因为我一直热心体育活动,在炼功以前我每星期都要去打羽毛球,早晨起来跑步,节假日会去旅游爬山。我完全是因为法轮功的法理说服了我才开始炼功的。

我是从98年9月份开始真正到紫竹院公园炼功。因为我有晨跑的习惯,后来就把晨跑改成炼法轮功了。炼功点上年轻人很少,因为要起的很早,大部分是中老年人。炼完功赶紧上班,我在炼功点上炼了大半年,每天炼完就走。一直到99年7月20日,北京公安开始全市抓人,22日中央台播送重要新闻,那天我特地从公司请了半天假回去看新闻。因为你知道我这个人对世俗的东西没有兴趣,对政治和社会上一些流行的东西更是没有任何想法。我不明白我炼炼法轮功怎么违法了。我开始认真地看新闻,我真的觉得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那么认真过,甚至包括炼了半年法轮功,我对炼功过程中出现的许多感受和现象我也是觉得好玩,有意思,真的没有特别认真。我现在都没法描绘我当时看新闻的感受,那份紧张、焦虑和不安,因为那天我的许多功友已经被关进了丰台体育馆。新闻很长,我看了不到15分钟就觉得不对劲,整个一个颠倒黑白,新闻将我师父一些讲法的录像任意剪辑、拼凑,比如说地球要爆炸之类,找遍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和所有录音带、录像带,没有一处说地球要爆炸的。还有说有组织之类,我炼了大半年法轮功,没有人问我要过我的任何联系信息,一切都是免费,就自己花钱买了点书和磁带,我现在还很遗憾,因为我失去了炼功点上所有人的信息。新闻我没有看完我就不看了,我仅凭我的良知和我的经历判断中央台在说谎。

接下来的媒体铺天盖地对法轮功进行轰炸,那时你也在北京想必你也有体会,我真的始终想不通。我扪心自问,我没有干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而自从炼法轮功以后更是每天检讨自己今天有没有作有违道德和良心之事,因为我的师父教导我们的是你要想炼好功就得时时刻刻为他人着想,即使和别人发生争执和矛盾时也要向内找自己,看哪儿做错了。我在观察和思考一段时间后认为我没有错,炼法轮功没有错,我没有理会媒体的任何报道,不让我去炼功点,我在宿舍接着炼。

但是迫害愈演愈烈。由于工作的便利性,那时我每天从网站上读到许多我的功友受迫害之类的事件,99年10月份法轮功被坏人诽谤(先定罪后立法),每天我流着眼泪读着明慧网(法轮功站点https://www.minghui.org)的信息。也是10月份山东的一位农民法轮功弟子因为拒绝放弃炼功被活活打死。接着山东另一弟子60岁的老大娘因为不放弃炼功被活活打死。从网站上传来一个又一个消息;和我相关的是我的炼功点上北京工业大学的青年教师赵昕因为坚持到紫竹院炼功被海淀公安分局的警察打的三根颈椎骨骨折,部分瘫痪,在2000年12月15日在北京死于家中。这些所有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我身上,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善良的中国老百姓,而佛、道思想深深根植于我们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中,人不相信的东西不等于不存在,全球1亿多法轮功弟子的亲身实践证明了法轮功的博大精深和法理的超常。坏人收集编造一些假的新闻向全国播放,根本不让法轮功弟子有申辩的机会。

我师父在99年国家一开始镇压法轮功时就坦然陈词:“中国法轮功只是个群众性炼功活动,没有什么组织,更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反对政府的活动。我是个修炼中的人,向来与政治权力无缘,我只是在教人修炼。一个人要想炼好功就必须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事实上我做到了这一点,使一亿多人成为好的人,更好的人。其实我并不想干这些,但是修炼的人道德回升后确实给社会带来了好处。” 修炼的人对人世的一切都是看淡的,所追求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政府说法轮功到天安门广场闹事,可是你可知道无数无辜的生命现在被关、被打、被送入劳教所,健康的人被送入精神病院强行输药、已有170多人死于非命,中国从古到今的一切酷刑都用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身上,其邪恶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渣子洞。法轮功从92年传出,一直对社会的安定起着良好的作用,国家曾经发给法轮功连续两年的进步奖。法轮功弟子修心向善,追求道德回升,在社会上法轮功弟子争着下岗等等。坏人迫害法轮功之后,无数的弟子到信访部门上访,但是国家电视、报纸所有媒体造谣惑众,和平上访变成了闹事,上访部门变成了抓人的场所。在没有说理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上天安门广场向世界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国内媒体宣扬的粉色和平下面掩盖的是无数的家庭破裂、无数的儿童失学、大学生被开除学籍、企事业人员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抄家,烧书,农民家的粮食被扒走,其迫害手段更是远远超过“文化大革命”。

老友,你让我不要冲动。如果是以前,我真的会很冲动,但是我现在是非常理智清醒的。如果说我开始炼法轮功是觉得好玩有意思,现在我反而变得严肃坚定起来。你什么时候见过中国老百姓的脊梁骨这么硬过?法轮功为什么会在短短的7年时间吸引一亿多人练,中国人经历了五七年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等等,50多年来,说“违心”话,做“违心”事,已经成了我们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违心”地对右派落井下石,“违心”地搞打砸抢,“违心”地批邓,“违心”地支持六四镇压,“违心”地请客送礼,中国人学会了圆滑处事,学会了怎样与统治者保持一致。现在国内世风日下,人人自危,人人都为钱为己为私而活,人干什么事都要送礼,医生动一个手术也要收红包,良心和道德成了商品,人为了活着而活着,而有些人更是无恶不做,他认为人干坏事没有什么后果,为什么,因为现在人没有心法的约束,人人都急功近利,为自己的利益而活,在这样一种社会风气下为什么法轮功弟子会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

我希望你能冷静分析这些现象,同时如有可能去读一读《转法轮》。你说:“除了你自己的事业、亲情、友情,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真诚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我目前的人生观是否正确。” 但是我告诉你在法轮功这儿可以找到真诚,找到人类的一切优良的道德品德,法轮功这儿是一片净土。你说你是灰色人生观、现实主义者,我对这一点没有异议,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待人处世之道。但是真的你有没有考虑过,真正地去想过我们人从那里来、我们活着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就是在人世间这么走个过场。你父亲的早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那时我就有种感觉,觉得人的渺小和人世间的无奈,生命的无常。这件事情多多少少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在你的信中有着无奈,年纪轻轻就日暮西山,但是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其实在《转法轮》中明确指出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指出了人活着的真正的意义,描述了人为什么生病,揭示了人类、生命、宇宙、时空的奥秘。为什么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健康,这用人世间的所有的知识去分析也不会得到任何结果,因为他超越了人类的知识范畴,我敢说如果你父亲当年炼法轮功他保证现在还会健在(当然,当时法轮功还没有开始传出)。作为一个从事医务工作的人我想你应该从医学研究的角度出发、以一种真正科学的态度严肃地去分析这一切,而不应该被为政治所利用的媒体的宣传所左右,如果你真正重视你的事业,难道这不是一个重大的医学研究课题?

法轮功是一种古老的人体修炼方法,是修身养性,和世俗间的任何政治、任何团体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全球法轮功弟子做的也就是为大陆千千万万法轮功弟子争取最基本的人权,并且如果坏人不去迫害法轮功弟子,炼法轮功的人根本没有必要向全世界的人申述什么,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讲话。修炼的人与世无争,我们所要求的只是能拥有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炼功。

洋洋洒洒写了这许多,我很久没有写过这许多东西,一切均是有感而发,无论在何时何地,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无论是从我的生命的远古还是到我生命的永远,我都俯首感谢我的师尊,因为他让我领悟了生命的真正的意义,让我了解了宇宙时空的奥秘所在,让我的生命辉煌而灿烂。从我的骨髓向外透着一种修炼的快乐、幸福与宁静,我的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粒子都充满着幸福与快乐,这是一种非修炼者体会不到的快乐与幸福,那种快乐与幸福超越人世,这是一种永恒的生命的快乐。我想你现在不能再说你了解我了,因为你不在其中。

有空读读《转法轮》,你可以在https://www.minghui.org或http://www.falundafa.org上找到法轮功的所有资料。

问全家好。

你的朋友 2001年4月于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