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迷中的众生都能摆好自己的位置

【明慧网2001年4月12日】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叫梁子真(化名),女,27岁。 我用一颗真诚的心跟大家说说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身心变化。

在没修炼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曾经患有慢性胃炎,吃什么东西都不消化、不吸收,吃什么排什么,颜色和形状都不变,身体瘦得就剩下骨头和皮了,走路都困难,身体四肢整天都是特别热,就象发烧似的。还有一种奇怪的病,就是鼻子经常不知不觉就流血,一流就很长时间,而且流的还特别多,医生也确诊不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当时的我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整天一脸痛苦无奈的表情。再有一种病就是更叫我无法接受和不敢面对的不治之症──性染色体少一项,不发育、不成长,二十几岁的我,身高才1.33米,身体呈现幼女状态,不能结婚,我在别人眼里就象十几岁的孩子。我真是痛苦极了,看了很多医院,很多医生专家都对我家里的人说,看不好了,别再浪费钱了,得这种病的人身高最高只能长到1.40米。我听了这些话真是再也没有勇气活下去了。因为我生长在农村,爸爸病故的早,母亲身体也不好,再加上兄弟姐妹多,我们农民是靠天吃饭,如果年收成不好,连温饱都很难解决,经济来源就更谈不上了,所以我的病就一拖再拖。

后来我投靠住在城里的亲人家里,想着在城里找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可现实的生活却是无情的,面对我这1.33米的身高,多次找工作都碰壁了,都说我是童工,不敢用。亲人很同情我,为我的病他们跑了不少大医院,花了很多很多钱,即使是再有名的医生也束手无策,都说要治愈性染色体少一项的发育迟缓症根本就不可能。面对生活的挑战,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我对自己今后的人生道路彻底绝望了,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我的性格变得非常暴躁,总想大哭大闹,蛮不讲理,整天以泪洗面。亲人看到我这个样子,也是痛苦万分,整天偷着为我流泪,表面上还得强装笑脸安慰我,整天为我着急上火,我真不忍心拖累她们了,多少次想要离家出走──即使在外面要饭吃甚至死在外面,也不能再折磨亲人了。亲人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千方百计地安慰鼓励我,帮助我坚强起来,所以我那个可怕的想法才没有实现。但我良心上的折磨使我不安,我在度日如年的痛苦中煎熬着,熬过了每年、每月、每日的分分秒秒。

终于在1997年11月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我认真地学着五套功法,认真地读着师父的每一句话,我明白了人为什么生病,为什么在生活中有苦、有难,是因为人生生世世做了许多坏事,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不择手段地去伤害别人,做了太多缺德损德的事所造下的业力,宇宙中的大觉者可在看着呢,无论谁干了多少坏事,谁就得偿还多少,所以人就有苦难,一出门就遇到不顺心的事,有了天灾人祸还不知是在警告自己,竟说成是自然现象。当我明白了这超常的法理、理解了幸福与魔难的因果报应时,我的心豁然开朗。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修炼自己的心性,按照师父的教导做事要为别人着想,要与人为善,处处事事都得找自己的不足,善待所有的人,包括对我们不好的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随着我对法理的认识和心性的提高,我的身体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神奇的变化,治不好的病也奇迹般的好了,人也精神了,短短两年时间(23岁─25岁),身高由1.33米长到了1.5米,并且结婚了,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告别了以往那痛苦的泪水,流出了幸福激动的泪水。家里的亲戚朋友都高兴地说:“真是法轮大法救了你,同时也把整日为你牵肠挂肚的亲人的思想包袱给解决了,真得感谢师父把这神奇伟大的法轮大法传给世人,救渡苦难之人、造福千万家啊!”

我知道师父所给予我的,我永远无法回报恩师,我只有用这颗坚如磐石的心来回报师父的慈悲苦度,所以我在这里要向师父说:不论邪恶势力怎么疯狂打压,即使被劳教、被迫害致死我都会坚修大法紧随师,任何外在的因素与迫害都改变不了我们大法弟子对恩师对大法那颗坚定的心。

希望善良的人们看到我的真实故事,能改变你们对法轮大法的误解,真正来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能够辨明真伪、善恶分明,不要被电视上的恶毒谣言迷惑。愿大法弟子的大慈大悲、大善大忍的伟大行为能唤醒世人善良的本性,等到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希望迷中的众生都能摆好自己的位置。

再次真诚地呼吁:还我们恩师清白!还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

大陆大法弟子:梁子真(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