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1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4月13日】 抚顺教养院打死不转化的大法弟子

在抚顺教养院残酷迫害坚修大法不转化的大法弟子, 其中有一名大法弟子已被打死。其余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送往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强行注射迫害神经的药物。


母亲被关精神病院 婴儿嗷嗷待哺

顾朋,女,27岁,河北省保定市烟厂幼儿教师。

今年春节后,两次进京和平请愿。第一次,和丈夫抱着6个月的孩子被关押在天安门地下派出所,四五天后由保定公安人员接回,罚款2万元。丈夫进市看守所,她进单位消防间。后调离幼教工作,到食堂择菜做饭,并限制人身自由。一月份,她走出烟厂警卫大门,抱孩子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抓。北京恶警用电棍沿其颈椎往返电击数遍。顾朋正念在心,并不觉疼。不报姓名、地址,以绝食窒息邪恶,母子安全返回。到单位后,继续绝食,要回过去写的保证书,并要求公安释放其爱人。

南市区610办公室同顾朋父母商量(其父为市警校副校长)是把她送看守所,还是送精神病院。家里同意后者。现她已送精神病院三个月之久,每天强行吃药、打针、输液。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折磨得身体变了形,她总在地上走来走去。到底给她用的什么药?

紧急呼吁全社会正直、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救救顾朋这位身陷魔窟的年轻母亲,救救嗷嗷待哺的可怜孩子!



“五一”之前不转化,一律劳教

据可靠消息,江泽民又下达密令,让各单位和居委会对各管片弟子办“转化班”,说“五一”之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一律劳教。现周围已有多名弟子强迫进转化班。

提醒各地弟子,坚决不配合邪恶!

又:北京各个地区的街道办公室成立了独立的"转化办公室",强迫各个大法弟子(不管是曾去上访过的弟子还是在家自己练功的弟子)写保证(脱离法轮功),不写者就被送进劳教所。有的弟子被逼离家,但有的地区甚至派人四处搜寻大法弟子。



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残酷镇压法轮功

在今年中央召开“两会”之前,甘南州凡是炼过法轮功的老百姓,不管现在还炼不炼,只要家中有大法书、磁带,全部在地方报纸《甘南报》上公布名单,同时进“转化班”。结果只有一人被所谓的转化,在甘南电视台亮相“悔过”,其余全部被劳教,遭受非人的折磨。而且甘南公安局公布只要举报一个大法弟子就奖励三万元,江泽民一伙就是这样拿着人民的血汗钱祸害人民。



清华大学大法弟子受迫害消息

清华大学讲师、大法弟子虞佳因坚修大法日前被判刑三年半。

清华大学大法弟子刘文宇(热能系博士生)和妻子姚悦(原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硕士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退学)于2001年元月一日凌晨五点被北京海淀区中关村派出所从家中抓走,经过三个月的非法拘押,现已从公安部门得到可靠消息证实二人已于日前被移交至北京市公安局,将面临劳教或判刑。

与刘文宇夫妇一同被抓的大法弟子还有清华大学水利系研究生陈志翔(因当晚借宿在刘文宇家中),清华大学助教孟军,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MBA研究生秦鹏。

他们五人现在都在被非法关押,都将面临被劳教或判刑。据说"罪名"可能会是:从互联网上下载过明慧文章。

敬请各界有识之士关注大法修炼者的遭遇。



河北省保定市大法弟子杨风菊遭受非人迫害

杨风菊,女,36岁,河北省保定市地毯厂干部。

全家迫于政府打压政策,让其写书面东西与所有亲属断绝关系,免受株连。为躲避公安抄家搜捕,2000年11月24日又把她送到市第六医院(精神病院)。医生丧失医德,未进行任何体检及问话,将她骗至病房,按住强行注射、灌食等,一度情况比精神病人还厉害的症状:神志不清,胳膊发硬,手哆嗦,头缩进脖子,坐不住,躺不下,在地上来回踱步,好象得了狂躁症。在此度日如年,常以泪洗面,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以死抗议,院方才被迫和家里联系放人。杨凤菊在精神病院饱受折磨38天,花费3000余元。

出来后进京讲真相被抓,关保定市看守所。为抵制非法羁押,要求无罪释放,女号所有监室30余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2001年3月8日绝食进入第6天,杨凤菊出现低血压,脉搏异常。四五个干警将其拖出室外,按倒在担架上。她警告说:“我炼功前有许多病,你们这样强行灌食,出现生命危险要负责!”政委卢虹、队长曹国强(女)同时回答:“行”。不容再说,走廊里十几个干警一拥而上,按住身体,用硬物撬牙,将皮管插入鼻孔,灌浓盐水约5分钟。当晚杨凤菊腹部疼痛难忍,恶心呕吐,全身青紫,最后导致昏迷。送急救中心,第二天中午苏醒。出院后,胸膛、眼睛疼痛,鼻子经常流血,进食胃往外返(只能进流食),便血,牙齿松动。医疗费650余元却强迫其家人支付。



山东省龙口市虐待大法弟子

山东省龙口市大法弟子孙翠芳99年11月份在单位上班,下丁家镇政府人员强行去把孙翠芳带回政府关押多日,将近年关才放回家中,因家中没钱罚了400元。2000年正月又到孙翠芳的家中强行把她抓到政府,并当着她的面毒打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孙安志,把孙翠芳也打的脸上身上满是伤痕,才放回家中。几天以后,孙翠芳与于希柳、陈丰君晚上冒着雪走到了招远城,坐车又进京上访。龙口市驻京人员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索要钱财少则几十元,多则几百元都装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将孙翠芳、于希柳一只手向下,一只手向上反背着带上手铐站在外面冻了很长时间,并进行毒打。回到镇政府后用电棍、胶皮棍、拳打脚踢又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毒打。把孙翠芳一只手的大拇指虎口处的皮都用电棍电熟了似的,后又把他们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他们把1斤玉米面作成7个小窝头,每天只给大法弟子早、晚各一个和一点咸菜,而真正的犯人却能一天三顿吃上饱饭。

下丁家镇政府2000年2月份将大法弟子吕仁娟长期关押后又强行在各村游街,又对她进行刑事拘留。2001年2月份镇政府又把大法学员抓去强行"转化",又一次毒打孙翠芳、王文强、于希柳等大法弟子并给拍录象。72岁的大法弟子郭福香因坚持修炼被政工书记曹承绪当着众人的面用手掌抽打郭福香的脸。



安徽芜湖弟子被迫害部分情况

1、原芜湖辅导站站长于桂英在2000年因与功友交流、传播经文被判刑一年。
2、目前至少还有两人被关押在看守所,一人散发真相材料被抓,另一人只因警方怀疑他传播真相材料,至今未放。
3、数人被开除工作,罚款3000元至5000元不等。
4、强制学员参加转化班,数人没去,拒绝转化。有位张姓弟子在转化班内拒不配合,高呼“法轮大法好”,于是被非法拘禁一个月。
5、有的弟子在家无故被抓被关押,数人被非法抄家、监控、盯梢和电话监听。
6、2001年1月18日夜里12点,各分局、派出所闯入一些坚持修炼的弟子家中,强行把人带走,号称是“全国统一行动”。有的弟子拒不开门,结果家门被恶警砸坏。



武汉短消息

湖北省大法弟子被劳教总人数 650人
武汉市大法弟子被劳教人数352人。其中男104人,女248人。骨干6人
一年期254人,1-2年期96人,2年以上期2人
以上数字不包括学习班、拘留所、妇教所、看守所、判刑等人数

※ 3月15日湖北省劳动管理委员会"关于延长'法轮功'人员的劳教期限文件"中第一条:拒不承认"法轮功"是X教、不服从劳动者无条件延长,还有:不参加学习、劳动者延长;传阅背诵"经文"的延长,并统一对外宣传口径。由于"法轮功"劳教人员猛增,需增加警力、财力、物力。做好思想转化工作。

※ 由于此文件下发,"法轮功"在劳教所的学员均被以各种名义延期三个月。
※ 武汉市一部分幼儿园都被派发免费赠券,参观所谓揭批"法轮功"有关展览,江邪魔正将魔爪伸向天真烂漫的幼儿。



石家庄消息

1。两会期间为阻止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石家庄热电厂有关部门派专人专车24小对大法弟子孙金英家进行监视。大法弟子孙金英因坚持修炼大法已受到该厂开除厂籍 、留厂查看一年的处分。这些人每过一会儿就打电话或敲门查看孙金英是否在家,严重影响孙金英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

2.2001-3-16凌晨石家庄市内连续发生4起爆炸,导致108人死亡。2000年下半年石家庄市内也连续发生几起爆炸案。公安机关在这两次系列爆炸案的侦破中把“心怀真善忍,修己利与民”的大法弟子也列为了嫌疑对象进行排查。3-16日上午市内各单位召开紧急会议通报爆炸情况时,也宣布“有可能是法轮功制造的爆炸”并部署对大法学员严密监视,致使社会上谣言四起。一些明白真相的人私下说,现在上面什么坏事都往法轮功头上扣……,什么世道!

3.近期一些居委会对居民挨家挨户进行“法轮功”情况调查,强迫人人登记、填写对“法轮功”的态度,以此掌握大法弟子的情况进行监视、转化、迫害。使一些不了解真相的居民站到了大法的对立面。

这些侵犯人权、强奸民意的做法就是江泽民的“以德治国”。难怪有些警察说:要是拿出对付“法轮功”三分之一的劲头搞社会治安,准能搞好。现在把好人都抓进去了,外面净剩坏人了,能不出事吗?



北京学员失踪四个月后得知被秘密逮捕

北京学员朱宝莲、朱彤等,于去年十二月十五日突然失踪,至今已有四个月,在这期间,家属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任何消息,去北京公安局询问,也得不到任何消息。直到近日,朱宝莲的姐姐,才从北京公安局证实,朱宝莲等大法弟子,是被当局秘密逮捕,强行扣押。北京朝阳分局逮捕了朱宝莲、朱彤等,后转到北京市公安局,最近又再转到朝阳分局,等待判刑和强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