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吧,已经走错路的学员!

一位大法弟子给老朋友的信

【明慧网2001年4月13日】 老朋友:

你好!

惊闻有关你的消息,作为老朋友,而且是因为大法而相识的老朋友,我真的非常难过。不仅仅是因为你在转化班上说了那样的话,而且因为我对于自己没有那样的至善的关心别人的心,未能在发现你的问题时及时地提醒你而深感内疚和自责。回想起我刚刚得法在清华初见你和你交流心得的情景,想起我们周末一同组织大家洪法的情景,想起在你家里组织学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的情景,更想起7·21以后我们一同去帮助其他学员的历历往事,我不禁潸然泪下。我真的不敢也不愿相信以前那个对大法坚如磐石、在修炼中勇猛精进的你会在转化班上说出那样的话,但这却是事实!可是当我静下心来回想你修炼的过程时,似乎又觉得走到今天也并非偶然。我是一个碍于情面不愿意给别人提意见的人,可是我发现这是我不够善的表现。师父曾说,告诉别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才是真正的善。而且,如果你是因为失去常人中的什么我可能不会对你说安慰的话,而现在你要失去的是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我想自己要还能算是你的朋友的话,就不应该再被常人的情所阻碍。因为不管你是否接受或者能够接受到什么程度,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不说而留下遗憾,更不想再因此而自责和愧疚。所以我把我所看到的问题告诉你,希望你能够再回到大法的正确轨道上来。

一、关于看书问题

99年10月你被释放之后,我就发现你变得和从前大不一样了。突出的表现是不看书或者说看书不入心。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师父在每次讲法时,最先谈到的就是看书问题,而且多次强调一定要多看书、多看书。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而且,在《走向圆满》一文中,师父指出:"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地修。你们看书时思想胡思乱想,那书中无数的佛、道、神在看着你可笑又可怜的思想,看着思想中的业力在可恶地控制你,你还执迷不悟。还有的工作人员长时间不看书学法,这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其实,在你没有被抓之前,状态就不对了。那时,每天只是交流,根本不学法。可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你被抓。而且在师父的新经文出来时,我觉得你仍然没有重视这个问题。

记得有几次交流时,你谈到自己看书看不出什么新的内涵,我很吃惊。那么,为什么看不出什么呢?并不是说你每天手不释卷就算看书了。是不是带着常人心,带着想看出什么的心去看的书呢?师父一再强调要"无求而自得"。不能抱着非要看出什么的想法去看书,否则就是强烈的有求之心,也就什么都看不出来。因为修炼必须要纯净自己的心。我自己体会,看书一定要入心,而且在看书时一定要针对自己的问题对照法来衡量,并且在实修中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然后再去看书,才能真正地得到提高。比如,你被释放出来以后,单位多次送你到东北出差,你说那时根本没有时间看书和炼功,那么,你是否意识到这是魔的干扰了呢?又有没有想一想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没有放下的执著才导致的这种干扰呢?因为师父曾说过,我们修炼是有方方面面的干扰的,"一要学法就工作忙、时间不够用啊,等等。你觉得它是像一种自然现象,实际上都是有方方面面的原因干扰你,不让你得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9页)"人人都有思想业力,这个思想业力都是自私的不好的。它一看你学这个大法这么正,这么好,要消它了,业力它本身就害怕了,想不叫你再学再看。如果你中途把这本书放下了,不看了,那个思想业力就促使你不让你有机会再去看书,不让你在有机会去碰大法这本书。"(《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19页)如果你没有对照自己的话,那么,怎么能够提高呢?你不清醒地分辨这种思想业,它的干扰就会越来越厉害。你后来工作越来越忙,又有许多新任务推给你,就证明了这一点。可是,你由于不看书,更没有去对照书找自己的问题,就消极地应付,还觉得这是圆融,那么,思想业力就更加疯狂地干扰。而且,长期不看书,装进去的都是常人的思想,这就逐渐地冲淡了你修炼的心,就越来越不精进。那么,你看书时看不出东西也就是必然了。

二、关于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

在几次的交流中,你多次谈到我们有许多做法常人不理解,这也动摇了你对大法的正信。你总是怕常人不理解,而且,在你不能说服常人时又使得你信心下降。我觉得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对大法的根本认识。我不知道你在走入大法时是什么想法,为什么在常人不理解时会使你否定了自己的修炼。师父在《走向圆满》一文中提到了"根本的执著"问题。并且说,"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进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进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做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仔细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根本的执著心没去才造成不精进,带修不修呢?是不是一直停留在做好人的标准上呢?修炼是超越常人的,修炼的开始,我们是从做一个好人做起,然后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超常的人,最后达到更高层生命境界。但是,不能停留在做好人的基础上。因为你最后是要脱离常人的,如果一直是拿做好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那就永远只能是一个好人(我个人认为,对于没有得法的生命而言,尤其是对于当今变异了的人而言,根本就不知道怎样才能真正做一个好人)。就象师父讲的拿小学课本去上大学的道理一样。其实,这也是一个障碍自己的观念在起作用。可是,一个修炼的人,如果不突破自己的固有观念,怎么能够提高呢?"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警言》)

"那么我们在修炼当中如何跳出这个层次,如何摆脱常人社会中的各种行为观念,明确了你们就能够突破这些障碍,也就能升华上去。这是你们在修炼中必须要做到的。""常人的东西如果你放不下,可能就严重地阻碍着你修炼。"(《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第6页)

我觉得正是由于你一直没有突破常人社会中的各种行为观念,所以,你在遇到过关的事时,你就不能用法来衡量,而是完全用了常人的处理矛盾的方式,这也就严重地阻碍了你的修炼和提高。比如说,关于表态的问题。你觉得常人根本无法理解大法,不必去跟他们计较,只要我心里知道大法好,表面上怎么说是无所谓的。所以,你就写了常人能够接受的话,甚至是诋毁大法的话。这怎么能行呢?师父讲过:"做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常人说这件事情对,你就按照这个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说好并不一定是好;常人说坏也不一定是坏。……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别出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转法轮》第145页)因为你没有把自己当做修炼的人,没有认为所遇到的事是在过关,没有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其实,你也是在害他们。因为他们中如果还有有良知的人,他们通过你的讲真象可能会转变自己对大法的恶念,甚至有些有缘人还能够因此得法,而由于你违心的话,会使他们对大法产生错念,那么也就把他们推向了被淘汰的深渊。师父说过:"是不是观念站到迫害大法的邪恶一边干着坏事的也还是大法弟子呢?是不是同样具备圆满的威德呢?还一点,这个神呢,他不会象人一样。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进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它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师父已经写得这么明确了,你怎么还不悟呢?

你的问题也使我不得不反思自己走入大法时的过程。我也在问自己:我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什么而存在?我想自己得法时是觉得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归宿,觉得人就应该按照大法所说的标准去做,返本归真,觉得只有大法才能够解决人生的根本问题,所以才修炼的。而且,我们必须无条件地同化大法,而不应该是抱着自己不放的执著在大法中混事。

另外,对于常人的不理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不理解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我们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或者说我们自己有执著,带着自己的观念和情绪去对别人洪法,或者在某个问题上我们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如果是我们自己没有搞清楚,那么,自己有没有去看书解决这个问题,或者通过和学员交流来解决?如果没有,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不是自己一直都没有重视所遇到的问题,在修炼上面用心不够呢?是不是自己不精进了呢?

还有,关于你谈到的并不觉得政府的做法有多么邪恶的问题。我很吃惊。你到目前还不能认识到邪恶势力的邪恶,还觉得没有什么,不必跟常人计较什么。其实,我觉得也是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特别是对正法这件事情的认识不足。我自己认为,正法就是纠正一切不正的因素,不论是我们自身还是身外。你比如说,我们修炼就是要不断地去掉自己身上不好的东西。"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2页)个人修炼是这样,那么,现在是正法时期,就不仅仅是个人修炼问题了。所以,还包括纠正我们自身以外的一切不正的因素。师父曾说:"我跟你们讲过一句话,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可是现在道德的败坏,人类道德观念的下滑,已经使这层法给这层众生开创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那么就很难有人知道常人社会还有一个什么真理的标准。没有这个标准了人什么都敢干,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那么就促使社会道德的败坏,观念的败坏。……"(《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第7页)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如果我们也随和着变异人的观念,怎么能行呢?我们不应当认可邪恶势力的邪恶行径,而是应当纠正并铲除这种不符合真、善、忍特性的一切。当你不觉得他们邪恶的时候,你想到过没有自己是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的?是用法来衡量的,还是用现在变异人的观念来衡量的?你是不是在认可或者说在认同邪恶呢?(真是这样,那我认为这决不是一个小问题!)现在的人由于什么也不相信,所以可以无所顾及地干坏事。即使你没有过被打的经历,赵昕的事至少应当是真实的吧?而且,在这场魔难中,宇宙中的旧的邪恶势力想把我们象过去的宗教一样的对待,师父说:"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可是那不只是人干的,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败坏了造成的。这一切他们不敢说他们自己有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在变异着、变异得偏离了法才逐渐地变成了这样。……""可是这一切邪恶的发生,作为庞大的宇宙中的层层生命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个邪恶。因为一切生命都是在变异当中。"(《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江泽民一伙可以颠倒黑白,在新闻媒体上大肆地对师父、对大法进行造谣、污蔑,而且又煽动不明真象的群众仇视大法,把他们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他们草菅人命,却大肆造谣,宣传镇压有理。这还不够邪恶吗?在我看来,只有邪恶的强盗和匪徒才会这样,因为只有强盗和匪徒才会既杀人放火又栽赃陷害,这就是末法时期的"黑帮乱党,政匪一家"。

实际上,他们也是在用他们败坏的观念阻碍人得法修炼。办"转化班"本身就是最大的破坏!哪有坏人转化好人的道理?实际上他们是让你接受变异人的观念,不让你修炼。师父说:"……人类到处都是魔,败坏人类嘛!不是人们心中都有善念吗?魔就是破坏这个,使你修不成。"那么,我们怎么还不抵制他们?怎么还能够接受他们的"转化"?我记得89年六·四时,许多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起来抵制腐败,支持学生,包括中央电视台的几位播音员,他们因此而下岗了。他们还只是常人,都能够这样做,那么,我们作为修炼的人又应当如何去做呢?我们的言行如果被他们利用的话,实质上就是苟同他们,也就是在给邪恶市场。这是不行的!现在许多有正念的常人都在抵制江泽民一伙的邪恶行径,如果想到这些,再想想慈悲的师尊对我们如此巨大的付出和慈悲的苦度,那么作为大法的修炼者,作为师尊的弟子,我们怎么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来呢?修炼是严肃的,不是想当然的。师父在《严肃的教诲》的谈话中提到:"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如果我们不同化法,却同化变异人的观念,那么,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把自己也推向罪恶的深渊!

三、关于遇事向内找的问题

回想我和你接触的时间,以及我从别人那里所了解到的你的情况,我还发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你在遇到矛盾和问题时,没有向内找,这样,致使关和难积累起来,最后,就很难过得去。师父在讲法中说:"……我们自己在修炼当中不能够把自己当做一个修炼的人,师父为了给你提高而给你设的那些个关卡你过不去,长期在那里误着。可是修炼是不等人的,你这一难不过去,下一难它会上来,总得让你提高啊。那么这一难你没过去,下一难又来了,两难合在一起你怎么过呀?他更不悟了,就更过不去了。那么下一难又来了,就造成了这样一个无法逾越的死关。不发生一个根本的转变真的很难过去。这个难还能积累,你这个东西要积累多了你怎么过呀?所以我告诉大家,你得把你当做一个炼功人对待。"(《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第37页)

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自己在这一点上也做得不好。有时即使心里明白,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对。细想这个问题,我发现一方面是由于自己有求名的心,怕自己丢面子;另一方面还是由于对法的认识不足。因为你在认同不好的思想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承认了它是你,而它却不是你,真的不是你。另外,再想一想,修炼不就是要不断地纯净自己,不断地提高自己吗?那么,为什么还要抱着不好的东西不放呢?这不是不想提高吗?记得妹妹跟我说过:"我觉得认错没有什么不好的,这也不是丢面子。我一做错了,我马上就先承认,别人也就不好意思再说我了。"我觉得师父是在借她的口点我。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正好看到《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师父多次提到了要找自己。"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第9页)

"我想我所有的弟子,你们在今后的矛盾当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中,或者是在学法,在我们弟子中间,发生的任何矛盾,你们都应该去找自己。是不是我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人人都应该这样去做,修你这颗心。你自己不在你的心上下功夫,去找别人的缺点,你怎么能提高呢?别人都好了,你指出别人的缺点了,他修上去了,那你还是在这儿。所以我告诉大家,发生任何矛盾,心里头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证原因就出在你这里。"(《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第29页)

师父还讲过:"……大家记住我这句话:你真能够把自己当做一个修炼的人,你碰到什么事情、麻烦事,你心里头不高兴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对不对,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有很不容易察觉的那个动机是错的?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地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地提高。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第19页)

再次看完这本书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事情老在我头脑中翻腾,想去也去不掉,就是因为没有找自己,没有抵制不好的思想,最后已经形成观念了,所以就很难去掉。我猛然惊醒:我必须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修炼,必须要找自己,必须无条件地同化法。而且,不管别人说了我们什么,提出缺点也好啊,被别人误解和冤枉也好啊,哪怕是心里再难受的时候,也一定要找自己。问题肯定就出在自己身上。真的很神奇,这样想过之后我发现打坐时头脑非常的静,看书效果也非常的好。古人也常说:"君子当日三省乎己",何况我们修炼大法的人呢?

我发现你对于自己工作中出现的问题,特别是影响修炼的事情认识不够。也没有去找自己的原因。因为干扰你炼功学法的东西师父不可能让它没完没了地存在。那么,为什么你的干扰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呢?你有没有想一想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未放,或者是自己有所求,让魔钻了空子呢?记得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讲到:"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他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我觉得你之所以有这样的干扰,是由于你认同了它,没有排斥它,那么也就等于是接受它。《转法轮》中讲:"炼功人你老认为他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进去。"(第187页)"……,你还觉得挺好,你喜欢要,你高兴,你越高兴,它控制你就越牢固。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你能被它控制吗?"(《转法轮》第108页)单位给你安排课,如果不是你必须要做的,你可以推开。特别是后来安排的课,是单位为了挣钱,而你又对课程的内容不熟悉,完全有理由推开。那么,你为什么没有推开呢?是觉得这是圆融法做好人的表现,还是因为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呢?不管是因为什么,如果它强烈地干扰了你的修炼,就应该排斥,如果实在推不掉,那也不应该因此而减少了本应看书学法的时间,人为地使自己无法精进。你还记得师父在《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回答学员对《为谁而存在》经文的理解时所说的话吗?"问:您的《为谁而存在》经文,是为宇宙真理而存在,还是为先天的纯真而存在?师:……。我告诉你:你要为你自己而存在!(掌声)你要不想修不想圆满了,你为谁存在有什么用啊?你的修,你的圆满,还不是解脱你这个人吗?我其实讲这话就是告诉你,在修炼过程中你坚定自己,不受任何影响,这不是为你自己负责吗?你要为你自己负责!不要为干扰你们的人所带动、所存在。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你一直觉得这是圆融,能让常人理解,并且因此舍弃了自己的修炼,我觉得你也太"慷慨"了。如此下去,就会找不到真正的自我,就太危险了。就象有些学员听信了媒体的造谣、污蔑之后竟然放弃了自己的修炼一样。其实,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修炼最起码是为了解脱自己个人吧?怎么会因为听信了别人的造谣就放弃了修炼呢?那么,你怎么能够把其他的事情看得比修炼还要重呢?而且,如果你的心真正在修炼上,这种情况很快就会转变过来。你还记得有一个学员刚开始炼功时,课特别多,后来,由于她十分精进,结果系里一下子就把她的课减少了一半,还说怕她累着。而她们系任何一个老师都不可能上那么少的课。常人是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师父不是说过,一个人要想修炼,是佛性出来了,就可以帮他,无条件地帮他,所以,就可以为学员做这些事情。而作为一个常人是不可能帮你的。所以,你首先得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行;而且,必须精进!

另外,我们在做任何事情时,都要注意结合自己的修炼。否则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

前一段时间我对此深有感触。师父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清醒》)而且只有"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最神圣的"。你的修炼提高是第一位的。那么,在做事时所遇到的问题和矛盾都是提高的机会,所以一定要认真对待,找自己的问题,这样提高才是最快的。特别是现在在向世人讲清真象,救渡世人的过程中,更要注意这个问题。那么,如果我们自己不能提高自己,不能从法上认识法,不能以慈悲之心对待世人,就很难有好的效果。所以,一定要多看书,提高自己的同时更好地救度世人。

我希望你能够真正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为什么修炼,应该怎样走好每一步修炼的路。是不是应该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学法,至少是能够先静下心来每天学法。因为师父说"书中有法,法中有我能帮助你的一切。"另外,在想一想自己所遇到的关和难,自己是否真正过好了,还存在什么问题。以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要怕痛,深挖一下自己的执著心,把它连根拔出来,你再看看是什么样子。"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大法不可窃》)"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退休再炼》)

希望你能够重视你自己的修炼,从偏离了法的轨道上再回到大法的正确轨道上来。我真心希望你能够找回真正的自我,大家也都盼望看到从前那个勇猛精进、对大法坚如磐石的你。

华明
2001年4月1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