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 突破网络封锁

【明慧网2001年4月13日】 在当前的情况下,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如何在不长的时间内救度更多更多的世人。仅靠散发真相资料、光盘、张贴真相资料、挂横幅、喷贴标语……效率仍太低、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太大、太不安全,还有许许多多的世人被谎言所蒙骗。能不能用一种更为有效、在短时间内能更广泛地传播,让更多的人、尤其是大陆的中国人及时、安全、且轻松方便地看到真相资料呢?能担此重任的那只能是互联网,非它莫属!

然而,本应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和揭露邪恶中发挥巨大作用的互联网却远远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简析原因有二:

一、我们自始至终对邪恶的“封锁”总是彬彬有礼地消极、被动承受,采取钻空子、绕道而行的办法──无论是借用国外的代理服务器访问、建立明慧的秘密镜像网乃至现在所采用的加密的明慧网、由国外的学员发E-mail、发传真……等等,从未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突破。从某种意义上讲等于是一直在默认、配合、纵容邪恶的“封锁”,消极的承受着邪恶的“封锁”。

二、“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道法》)可为什么我们这些超常人在互联网技术上却一再地被常人中的人渣──邪恶所制约、牵着鼻子走?!这是不是与我们较多地把“超常”理解为属心性、神通方面的,而较少意识到智慧这方面的呢?较多的看到的是大法的威力,较少的看到大法的智慧一面呢;较多地是在被抓、被关、被打……中不配合邪恶、不消极承受,而较少地在网上面对邪恶的肆虐也不配合邪恶、不消极承受!

中国大陆的互联网大都不是宽带的,且网民中有不少不是软、硬件知识及网上技术操作(如娴熟真正安全地使用国外的代理服务器、安全有效地利用各种工具软件加密及彻底地清除文件、使用Replayer……等)很熟的人。仅以我们本地而言,一个省辖市中小小的区,就有五、六十个网吧,包括大、中专学校的网络及私人上网,每天上网人次都有数千。可就因为不会使用真正的国外的免费代理服务器、无宽带上网……使得那么多的人看不到真相。我们为什么不在关键的环节──真正能够事半功倍、“四两拨千斤”的事上下下功夫、动动脑子呢?!难道真的在技术上就束手无策、根本就无法突破网上“封锁”了吗?真的就不能使网上“封锁”失效了吗?真的非得借助宽频、Replayer才能看到“自焚真相”吗?!真的非要每次上网前后都不得不作些烦琐地操作才能保安全、真的就不能将某些信息进行处理后不用借助宽频网及其它软件照样能直接看“自焚真相”了吗?

邪恶之所以能长期“封锁”得逞,是不是在我们想办法突破其“封锁”之前就早已在内心深处承认了这种“封锁”,承认在无宽带网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看“自焚真相”,就早已把自己的智慧主动“封锁”、束缚起来了呢?如此的结果那必然是对邪恶的迁就,任其肆虐,对其消极承受、绕道而行。

师父在对一位西人学员写的“去除魔性”文后的批语中要求我们应“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又在《忍无可忍》经文中告诉我们:“但是从目前邪恶的表现来看,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可我们竟一再地容忍邪恶在网上对法的迫害,没有“采取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忍无可忍》)。

在整个天体都被正完法,宇宙中最高层生命所形成的屏障也已在清理销毁之际,仅剩人间这层最表面的邪恶在表演时,我们所做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这一神圣、伟大、最正、最好的事怎能让它们控制、左右呢?

如果我们首先就在思想深处不承认这种“封锁”,不承认目前的技术条件的限制,遵照师父所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大湖区讲法》)接受师父在《警言》经文中的警示:“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首先打破观念上的自我“封锁”,真正将自己溶于法中,才会拥有无限的智慧,因为法的智慧是无限的。才有可能在除破网上“封锁”,彻底解决有关技术问题。

如一旦真正地打破自己观念上的“封锁”,那相关问题地突破必然势如破竹。那时看明慧网的人数激增,它封都封不过来、查都查不过来、抓都抓不过来时,邪恶还能逞几时呢?

真切希望我们大法弟子及各界正义人士中的电脑专家、高手们开智、开慧,采用各种方式或突破“封锁”、或让“封锁”失灵、失效。让更多被邪恶蒙骗、毒害的中国人认清真相,真正体现出“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再造人类》)

(2001年4月12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