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前癌症病人得法护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4月15日】我是一名大陆学员,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就有一种美好的人生迫求,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世间的苦辣酸甜、名利争斗使我困惑,也导致自己疾病缠身,二十四岁就得了癌症,连续二次手术。二年后因生小孩休克在产床上,儿子差点因窒息失去生命。在医院抢救数十天,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又出现了斑秃,失眠……钱没少花、罪没少受。觉得人活着没有奔头。

1999年4月,我有缘得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心中豁然开朗,明白了做人的真谛。没多久,我的一些疾病神奇消失。修炼使我身心得以净化。我二岁半的儿子也和我一起学法,他总是说,妈妈我们家到处有法轮。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心中领略到师父所说的"只要你修我就管你"。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

19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江泽民等坏人的诬蔑和迫害,公安不让我们学法炼功,还把各地辅导员关押起来。我和几个功友交流,决定依法向政府说明事实。早上我们搭车去了省委,那里已经站满了许多上访的同修,外地学员较多,有老人、小孩和孕妇。大家都自觉地站到马路两边,没有影响交通,只希望政府官员出来听听我们的心声,下情上达。没想到来的却是警察、警车,他们把几千人拖到一栋空楼房关起来。最后用一辆小警车,把我和其他几个功友带到公安局关起来,直到晚上十一点。一个所长叫我们到会议室去,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都说炼。所长没有说话,沉思一会说你们三个女同志先走。此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我勇气,我起来说:"我们即然被你们一起带过来的,就一起走。"所长被我的话愣住了,他说我佩服你们这种团结友爱精神,然后几个警察把我们送出了门,跟我们说再见。

后来,从全国各地不断传来大法学员被打死打伤、送精神病院的消息。我决定上北京说明真相。因丈夫经常出车在外,儿子没有人带,我只好将儿子带上。临行前对儿子说,妈妈准备到北京说明真相,儿子不加思索地说:"妈妈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护法。"到京的第二天,我带着儿子去了天安门,此时的天安门广场没有那么庄严了,几辆警车在广场转,不时有学员被抓。到处都是便衣警察,盘问出是法轮功学员就抓。看到此景,我心里不是滋味。过了一会我们和湖南几个功友也被抓了,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看见有警察在搜身、搜包、墙角扔满了大法的书,我的泪水不断地流出来:这是一部救人出苦海的大法啊?他们却敢践踏!心想我的书绝不能让警察拿走。一警察问:"你有书吗?"我说:"有,在我心里!"说也怪,警察没有搜身,我悟到是师父在帮助我。

12月16日他们从我儿子的口中得到他父亲的工作单位并把我送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我向各级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不但得不到回复,反又遭到多次非法拘留和限制人身自由。

2001年12月21日警察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要将我强行带走,理由是因为多次上京,我认为警察的行为是不合法的,就将他们拒于门外。其中一名姓陈的警察打电话到派出所,所长带来数十名警察包围了居所,围观的居民也越来越多,我含着眼泪给他们讲述了我修炼受益的经过,正告他们不要助纣为虐。所长说我在散布谣言,指挥警员撬门,法律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一纸空文。撬开铁门后,几个警察强行将我扔进了警车,我的头撞破了,衣服也被撕破了。在中国大陆追求"真、善、忍"的人遭到的就是这种对待,望善良的人们认清真象。

(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