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的承受能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和正念

【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 我叫陈盼霞,自幼体质不好,经常头疼、头晕、记忆力不好、神经衰弱,这些症状时轻时重。每年腊月总离不开打针、吃药,除夕前后不敢洗头,怕受风着凉,得感冒,过不好年。我的父母也经常是药不离身,为了全家人的健康,我选择了学医。我要用我的医学技术来挽救亲人和亲朋好友的生命,让他们都能健康快乐地生活。虽然我的医学知识越来越丰富,但我的梦想在医学实践中破灭了。我渐渐明白:现代医学虽然能暂时使患者的病情得到一些控制,但药物的毒副作用又使人的身体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顾此失彼,根本不能起到根治作用。在我困惑与茫然时,有缘得到了法轮大法,这真是一种性命双修的好功法。我被法轮佛法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折服了,什么都明白了,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为谁而存在;明白了人为什么要得病,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得法后,我时时按着“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说真话,办真事,与人为善,吃亏让人,干活不挑轻重,工资不求多少,处处得到领导、同事们的信任。我虽然生活简朴,但活得非常轻松,身体健康,与世无争,以前难受的症状再也没有了,从此与药无缘了。修炼法轮功要求首先做一个好人,越来越好的人,最后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有一次我看到被醉鬼砍得血肉模糊的小女孩趴在地上却没有一个人管,我遵照师父说的:“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我抱起了呻吟中的孩子送往医院……

99年7月22日,江泽民等坏人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只是学法炼功、修心向善做好人,有什么不对的?于是我怀着对政府的信任依法进京上访。结果不但上访不成我还被抓,被遣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起来。难道《宪法》赋予公民的信访权利是假的?怎么不让合法公民行使?

在看守所里,他们逼我写“保证书”,不写就长期非法关押不放。开始我不写,后来禁不住家人的打骂、眼泪和苦苦相求,就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其实都不是我情愿做的,在我的内心深处根本没有过不修炼的念头,修炼“真善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13天后,我被放了出来。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释放是用亲戚的官职、工作和2000元保证金,再加上“保证书”作保的。虽然我得到了人身自由,但是我的心在流泪、在滴血,当时我的精神几乎都崩溃了,我知道自己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师父教我做好人,我却说了不该说的、做了不该做的违背修炼原则的错话错事。每当想起这些,我心如刀绞,真是悔恨交加!那段日子,我度日如年,生不如死,但想起师父说的“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我不能给大法抹黑。痛定思痛,我振作起来,静下心来,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按照《转法轮》的法理,沿着修炼“真善忍”的路无怨无悔地走下去。

一年多来我不断听到、看到大法弟子非法被抓、被打,被非法劳教、判刑甚至活活迫害致死的消息和事实。为了让世人明白事实真相,我必须站出来揭露欺世的谎言,这是大法弟子应尽的神圣职责。2000年12月初,我带上横幅,再一次踏上了依法进京上访的路程。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我如愿地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到处是警察、便衣,游人很少。刚到那儿,一辆装满大法弟子的警车呼啸着开走了。有一对外国游人拍下了警察抓打善良好人的场面,他们怕这种丑恶行径被曝光,几个警察围住这一对外国游人夺走了相机里面的胶卷。忽然一阵混乱,我扭头一看,后边不远处有一女大法弟子正被跌跌撞撞推上警车,伴随着她的喊声“法轮大法好!”震撼着善良人的心。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天安门广场,如此庄严神圣的地方,却成了警察向善良百姓公然施暴的场所,真是罪恶呀。这时不远处有一条几个大法弟子合打的长横幅高举了起来,警察、便衣象饿狼一般扑了过去,又一阵拳打脚踢、装车。此时一男大法弟子打出了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气喘吁吁的警察又猛扑过去,见势我也打出了横幅,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公安抓人了!”没跑几步,就被扑上来的三、四个警察夺走横幅,揪着头发把我按倒在地,然后往车上拖,边拖边打边骂,拉扯了一会儿,我的背包带被拉断了才将我拖上车,上车后他们又连喊带叫,骂骂咧咧,面对警察的残暴和无礼,我内心非常平静。不断有功友被拖上车,上车后公安还不停地打人。后来我们被送往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有一些大法弟子了,由于大家都不说姓名住址,被送到西城区看守所,从十几岁的中学生到八十岁的老太太,男女老少各年龄段的大法弟子都有。

到了西城区看守所,测血压、编号、分室、棉鞋换单鞋、照相、扒光衣服搜身,有钱的逼你花掉买那里的贵重物品,没钱的他们什么也得不到,骂骂咧咧。我们被一个个提审,他们所谓的提审就是逼问名址,当天晚上就有一大法弟子被提审到半夜两点钟才回来,她浑身肿得穿衣服都困难,胳膊也不听使唤,生活都不能自理,只能靠别人帮忙。她说自己在受电刑时昏过去了,警察又用凉水浇醒的。第二天,是一个年轻预审提审我,在过道里就骂上了,骂得很难听,一直骂到审讯室。他让我站在门口,开始绕着弯套名字地址,我除了向他洪法,个人情况只字不提,签字、按手印我都拒绝:“我不是犯人,没有任何罪,你们抓我就不对,还让我执行这么多手续,很抱歉我不能配合。”以后的日子,几乎天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抓进来,每天也都有大法弟子被提审,一天24小时没准儿什么时候就提人。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在提审时,被关在审讯室,开着空调、电扇吹了两个小时……挨打的同修越来越多,有一天晚上又一同修被打得不能动了。我们悟到,不能任由邪恶之徒这样下去了,要窒息邪恶,我们开始绝食,抗议他们用刑逼供,要求无罪释放。绝食到第三天,他们开始给我们插管灌食,在给我下管时插了三次都从嘴里冒出来,第四次才插进去,那天我被灌完食吐了好几口鲜血,隔了一天,又灌,以后天天灌。虽然我们承受了很多痛苦,但为了宇宙中永恒的真理,我们无怨无恨。从我们绝食后,他们没再打人。我共被提审六次。由于送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对我们进行分流。2000年12月25日,我们十五个大法弟子被送往河北隆尧县看守所。分两屋住,我们屋八人,另一屋七人。刚进去前三天,天气最冷,我们连一条被子都没有,八个人靠各自的大衣取暖,晚上围成一圈,好心的人(犯人)给了我们一条薄被──对比那些抓打善良无辜肆意行凶的“人民警察”,现在的世道竟成了坏人管好人了。

我们依旧被提审,我照样不配合株连政策,坚决不说名字、地址。12月28日下午,离元旦越来越近了,我们突然都被一个个接走,带到河北省隆尧县公安局被单独提审,审我的是一胖一瘦两个警察,刚开始时我向他们洪法,他们态度还行,能听得进去,后来他们就没耐心了,说:“你们法好不好,我们不管,上边的命令就是让我们问你名字、地址,你说吧。”我坚决不说,胖警察出去了一会儿,回来说:“圣旨到,可以改变方式。”我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果然,新的一轮迫害开始了:他们强逼我靠墙站着,大衣也被野蛮地扒掉了,不断有公安人员进来,哄骗、讽刺、挖苦、嘲笑一起向我进攻,不管他们怎样,我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始终一言不发,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跪下!”我不跪,他从后边踢我腿,将我踢倒逼我跪着,有一大个警察从外边进来,打了我两个耳光,边打边骂。时间一分分过去,他们又找来了电棒,先电我手,由于漏电,他们自己也被电,真是现世现报,他们还不悟,将漏电部份绝缘后又来电我的脖子,电了几下,仍漏电,才作罢。

这时已是凌晨四、五点钟,他们就用手铐将我和另一屋的同修都铐在沙发上,让人看着,不准我们穿大衣,不准睡觉,他们自己睡了。八点左右,他们吃了饭,又开始审讯,一个瘦警察手里拿一枚大头针往我大拇指尖扎,扎得出了血,又扎我脖子,他那样子令人可笑又可怜。屋里一会儿就进来十来个警察,有一人拿着两根电棍,他们把我按坐在沙发上,那大个警察过来抡圆胳膊、手狠狠抽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火辣辣的,好像整个头都掉了。接着有两个人一人一根电棍开始电我,先强按我坐着,电我的手、腿、脚,后来拽我趴在地上,光着脚,全身上下都电,没电了又充电。期间有人用鞋底打我的双脚,前边有人用脚踩我的手,双手揪着我的耳朵,一阵儿非人的折磨,我默默忍受着,一声不吭。他们自己吃花生、嗑瓜子,让我手、脚着地,身体悬空架着,然后又电,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他们才住手。我的头、脸、耳朵、脖子、后背所电之处都是水泡,手、脚肿得老高。就这样我被迫害了一天一夜。回到号里,大家看到我伤痕累累都惊讶于他们的残忍,我笑了笑说:“没事……”以后他们又曾几次提审、威胁、诱骗,始终没达到目的,才放了我。

善良的人们,虽然我们非法被抓、被打、被关押甚至付出生命,我们没有任何怨言,也无意去指责哪一个人,如果我们的承受能唤醒大家的良知和正念,我们所吃的苦又能算得了什么呢?世人啊,醒醒吧,不要被虚幻的假象和欺世的谎言所蒙蔽,“真善忍”是宇宙的法理,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大陆大法弟子:陈盼霞(化名)
2001年4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