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的女儿给妈妈的家书

【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 妈妈:

有好久没见到您了,在我心里最苦的时候,我就想,要是我妈在多好。刚被抓时,知道再也出不去了,心里很难受,哭了好久。同修说从没见过我这样,总认为我是坚强的。我不想被抓,我想回家学法炼功,想吃您做的拉面、吃爸爸炒的可口饭菜。我跟同修说:我想我妈,总觉得有妈妈在,可以安慰鼓励我,有个依靠。两个同修守在我一旁鼓励说:我们知道你能行。绝食时,也总想家,好像想妈妈是孩子的一种本能,想想妈妈,绝食时的痛苦好像就容易承受,好像妈妈您就在我身旁鼓励我一样,让我别放弃,要坚强。

现在好多了,师父让我修成“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我不能总是孩子的样子。爱哭的毛病也改了不少,因为在法理中悟到,那是感性的东西,不是理性,理智了就不会那么爱哭。现在还有许多该做的事没有做。比如洪法,开创炼功环境,讲清真相等等,所做的一切都要以证实法为目的。刚开始炼功也不敢,慢慢地随着次数的增多,胆就大起来了,虽然挨了不少打,但越打越坚强。3月6日中午,对面屋里的同修们坐在地上打坐,队长们都过去阻止,拉到办公室一个个上绳,在她们喊“不许打人”时,我们也冲出去找队长问明因由,善意地告诉他们打人不对。但对队长上绳、打人,我们还找不到更好的制止办法。妈妈别担心我吃不了苦,我在这锻炼得能吃苦了,我感谢师父,是大法给了我意志,承受如此恶劣恐怖的环境。

3月1日两会召开之际,我们开始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但到了3月6日一说灌食,就有好多人怕灌食都吃饭了,只剩下我。我也怕一个人承受,所以开始时有气,有怨言,但找到自己的执著后,心里才接受她们的做法,一个人就一个人,悟到了,一个人也敢做,也敢坚持到底,所以现在我还在绝食。

我担心妈妈心里承受不了写保证,但听说你在那表现挺坚定。我以有这样的妈妈为荣。我爱跟功友说:我妈在劳教所四大队。我觉得这很光荣。不知你年前出所写没写保证,我希望我们走过的每一步对大法都是纯净的,没有污点。妈妈你回家了,也一定不要忘记证实大法,为法做事就是为我们自己做事一样。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心都是一样的,为的是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我们是一个整体。一位功友放回家后,因发资料又抓回来关押。妈妈,你别让女儿失望啊,一定在法上精进,不要让邪恶势力钻空子。女儿我以你为荣。进来后我改变许多,一绝食把自己贪吃的毛病改了,炼功胆也大了,敢炼也敢跟队长洪法。大家都挺喜欢我,往四大队送人,送了两次,都没送走我。性格中那些伤人的锋芒、自以为是的东西少了。

原来在家时,我好吃懒做,所以爸爸怨言大,不理解,不支持。现在我明白了应该时时处处做好,赢得常人的理解支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所有善良的人都同情我们,谣言会不攻自破,但我们首先得做好。悟到炼功不是目的,助师正法、慈悲救度世人是主要的,不在于炼多少、是否一定要炼成、炼完,而是在炼的过程中证实法、讲清真相,消除常人对法的误解,消除正法的障碍是主要的。不仅要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行为,而且还要给他们讲清道理、为什么不配合,常人理解你,你再炼,他也就没那么大劲阻止了。不要以为他们听不进去就不讲,“做而不求”,只要心在法上,我们去做就有效果。X指导员后来变得很和气,我们拒绝照相,他还帮我们说好话。

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爸,我总希望有一天我能好好做一次饭,孝敬他老人家,帮他洗衣服,做一个懂事的好女儿,过去我做得不够好。你真心对他好,会赢得他的理解与支持。

总是给功友指出不足,说的太多了,人家烦,所以我也适可而止,不行就是不行,若说的好听,到时候做不到,倒让人觉得可笑,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但慢慢会做到,不会一次做好。师父讲“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这里真是一个很好的检验人心的地方、试金石。行不行,到关键时刻,一目了然。我原来怕成为挑头的,承受大,不想吃苦,所以该说的话也不敢说,队长问的时候也不吱声,敢说的功友,堂堂正正说了,被队长拉出去,打一顿。后来几个精进弟子到我们屋了,其中一个弟子一进来就告诉我们:“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了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要怕。”该弟子带头在地上打坐,我们跟着也打坐,队长来了,还坐着呢,后来把该弟子拉出去冻着。又来了好几个精进的功友带我们,才把我的胆炼出来,我感谢师父的安排。

这次绝食,现在还有少数几个人没吃,有时想,想让上边知道这儿有大法弟子为法鸣冤,可就这几个人力量太弱,要不就算了,也吃吧。不过又一想,有一个算一个,总比没有强,所以就接着绝食。以后会越来越多,下一次她们就能做好了。这次绝食她们没有坚持下来,她们心里难受,有的大法弟子都哭了。我体谅她们,我想下一次她们就能做好了。

妈妈,前一阵有人制造“自焚”事件给大法造谣,虽然我们在绝食,环境也很恶劣,为了给大法申冤、争取无罪释放,我决不会自杀,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过程中,每个大法弟子起的作用是巨大的。如果有一天我出事了,请您为我见证,给女儿申冤!

妈妈,在家好好待我爸,爸爸也不容易。上次我爸和我哥来了,眼里都含着泪,我知道他们心里还是心疼我。我也想做一个好女儿,做一个好妹妹。但我现在出不去,不能像在外面一样自由地证实大法,我能为大法做的就是坚修不动、尽全力讲清真相,同时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因为我决不可能背叛大法写三书、四书,那我就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我将无脸活在这个世上。可我也想我的亲人,也想家,想我爸,想妈,想我哥、小同同和我嫂子。我不想失去你们,我想和你们在一起,照顾你们。因为你们是这世上和我最有缘的人,我最亲的人。

绝食以后,我忽然明白学法的重要,也更珍惜恩师给予的这珍贵机缘。在最痛苦时,我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能行,无论多痛苦,我能行,一定能行,永远不对您说痛。

绝食时,没劲,就不想背法,其实是自己懒惰。同修她们都把《美西演讲》、《大湖区讲法》、《转法轮》背了。可我还没背,不精进,下一步我也背,向好样的学。

妈,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以后有机会吧。

祝妈妈勇猛精进,早日圆满!

您的女儿
2001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