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强制用药、强行灌食的折磨

【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 我是一名退休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认识到只有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只有修炼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放弃了不好的思想,心灵得到了净化,做事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事事为他人着想,真正在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善良的人。修炼以后,真正达到了身心的健康,一身轻,五年多来没求过医吃过药。

我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当我看到了电视里播放的不实报导时,我就想到让政府知道真实情况。于是我于99年10月份进京上访,希望政府能听听真修学员的心声,停止对法轮功的诽谤与迫害。当我走到公安部左角的一个厕所附近时,两名武警拦住了我,问道:“是修炼人吗?”我回答说是,他们说登个记就没事了。他们叫来两个警察把我拖上一辆警车,然后我被送到了一个派出所,他们问出我的地址后,我被接到了大连驻京办事处,5天后,我户口所在地的民警将我送进了大连开发区拘留所。在那里边学员们集体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这种不公正对待,25天后我被派出所民警接回,他们背着我让我妹妹代写了不进京上访、不炼功的保证书以交差后,就放我回家了。但两天后,我单位保卫科每晚都派两名女职工到我家把我看起来,不论这些职工是否有病都得轮流上我家看我,并说是因为我不写保证才牵连了大家等无理的话。就这样一个月后,他们把我骗到精神病院去做检查,他们一看我一切正常,无病,就恐吓我家人要看好了我,否则就要送我到马三家,开除厂籍等。

一天单位的两名工会主席、组织部长和一名职工又把我骗到旅顺精神病院。我想我是炼功人,我没有病,和大夫说明情况,他们不会收我的。可是他们连问都没问,第二天就有护士给我吃药,我说我不是病人,请你们领导来,结果她们找来护士长,护士长让5、6个人按住我,然后她用工具撬我的嘴,强行灌药。当时我的两颗牙都裂缝了,嘴也破了,他们掐着我的鼻子,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知道炼功人吃药打针都是不起作用的。在她们的强行看管下每天打一针,打针也是不起作用的,药量也由每次两粒增加到12粒,每天两次,就是真病人也没吃我这么多的药。他们把我关在需要有人护理的重病室里,每天24小时有人看管不准我炼功。我努力抑制自己少睡觉,背诵经文,25天后身体浮肿,可能是怕我真出什么事吧,他们让我家里的人接我回了家。

2000年5月的一天早上,我刚刚在山上炼完了功,在回家的路上被派出所民警拦住,又把我送到拘留所里拘留15天。

2000年10月27日下午,突然闯进我家一帮人,有街道的,有单位的,有穿警服的,对我81岁的老母亲说是要送我去为期三天的所谓的“学习班”,对我则说是要进7天的学习班,要我转化,不去不行。于是我被强行送往大连教育转化中心拘留所。在那儿我因炼功被打被铐,在我绝食抗议两天后,他们就给我插管灌食,还说这是采取人道主义。我被铐在椅子上,连插进去的管子都呕吐出来,每天灌两次。有人说已经灌了200多人次了。还说就是要折腾折腾你。我找部门领导谈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并不想追究谁的责任,只是希望不要再打人了,不要再灌食了,放我出去。第七天4点左右又把我铐住打了两个吊瓶,说明天就不打了。然而第八天早上又来一人要给我打吊瓶。我告诉他今天不打了,他说“谁说了算?”又强行给我打了一个吊瓶,结果我的手、胳膊都肿了。一队长给我把针头拔了,还有一个队长恐吓我说要把我的头发剃了往大脑上打吊针。下午街道、单位来了人,还有转化中心的一名队长,又要送我去精神病院做检查,这次又证明我没病,坏人无法继续找借口继续关押我了,只好放我回家了。

这一年多来,不仅是我个人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我的领导、同事、职工都有压力。我们一家老小以前从未和警察打过交道,现在也都跟着受牵连。家里长期受电话干扰,也常有人来骚扰。从二月份以来又有人来纠缠家里人,说要送我做什么精神疾病鉴定。我告诉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执法犯法的。”他们却说:“你可以上司法部门去上诉。”众所周知,目前在江泽民等坏人的一言堂之下,上诉这样合法的事是没人敢主持正义的。他们还说,这样做对我有好处。我告诉他们说:“我是修炼人,是要讲真话的,你们也是知道我是没有病的,这次我明确告诉你们,我是坚决不会跟你们去的。”

为了大法在人间的洪传,为了更多的人受益得法,一个修炼觉悟的人,决不会被邪恶势力所带动,在今后修炼路上我会更加坚定地走好每一步。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4月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