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2001年4月16日】 我于1998年12月得法,通过学法炼功,深知做人的道理和如何向善、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大法能够使人类道德回升,能使修炼人修圆满。

就在我得法8个月后,江泽民等坏人开始了对大法的诬蔑和迫害。为了师父、为了大法,我毅然向北京上访,中途被抓回,被公安局送进看守所。那里的警察一向是用电棍、胶皮管、铁链子做说话的工具,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妄图消减大法弟子的意志。因为我坚持炼功,管教让我脱光衣服,一边骂一边打,还把胶皮管蘸水打,那里叫“排板”。几天下来我被打得遍体鳞伤,神情恍惚,但我坚定大法的心不变。看守所为了逃脱责任,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我挣扎着、抗议着,可谁相信呢?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强制地把药塞进我的口里,我就到卫生间把药吐出来,几个人把我按住,给我打针,几天的时间里,医生也发现了我并不是看守所说的那样。一个月后家人交了保证金3000元(保证不上访),把我领回家,而看守所、电视台把我说成走火入魔,得了精神病,恶毒攻击师父、大法。

我的心在流血,一定要讲清真象,我又一次踏上北京的路。我在半路被追回送进看守所,这回我开始向管教弘法了,你不能这样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无罪,我不怨恨你们,但你迫害我们是犯罪。管教也说打完你们,我回家就身上难受。

不久,我被送长春劳教一年,那里的狱卒使出全身解数折磨大法弟子,妄想强行改变大法弟子。进里第一关,连续二天二夜让我站立,两手被皮带绳子勒的紫黑肿胀,不许我睡觉。第二关把我绑在凳子上用皮带绳子勒的紧紧的,用电棍电。还不决裂,管教开始拳打脚踢,管教累了又叫犯人打,又把我按在地上,用皮鞋踢,衣服被撕破,踢得右眼睛流血,脸被踢肿,失去知觉。狱卒已没有了人性,嘴里还在骂大法,骂师父,骂我,他们把我送到冰冷的小禁闭室,还把我手背过去紧紧地铐在冰冷的铁栏杆上,我的衣服被撕破,冻得浑身哆嗦,加上踢伤的身体、眼睛、脸、疼痛难忍。我心中只有师父,甘愿承受,塌陷的眼睛感到了法轮的旋转,铐在监室七天七夜,再一次把我折磨的神情恍惚,劳教所为了逃脱罪责,又一次把我当精神病给放了(家里又花钱交了保释金3000元),我根本没有一点病。他们在拿着善良的人的钱残害着善良的人。众生啊!醒醒吧。善恶有报是天理啊!

大陆弟子 2001年4月1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6/9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