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下岗女工的呼吁

【明慧网2001年4月18日】我是大陆的一名大法学员,于1995年6月11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刚学就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给净化了身体,得法前胃不好,生孩子后风湿,每到阴天双手就得按住膝盖,怕冷,看录像的第一个班下来,所有病症全部消失。而且几年来学法炼功从来都没有间断过。

得法前我是一名下岗女工,学法前由于下岗,经常抱怨社会,总觉得世道不公平,做人最起码的生活都不能保证,经常产生悲观厌世的情绪,由于心情不好,常常和爱人拌嘴吵架,搞得家庭不合致使爱人在外面胡搞。

学法后,宇宙的真理融化了我心中所有的积怨,我被书中玄妙的法理所折服,真正地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发愿如不修炼生命就真的没有意义。得法后,天目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从没有对大法和师父产生半点怀疑,无论坏人怎样造谣和欺骗,丝毫动摇不了我的信仰。

通过学法我明白下岗是我人生命运中的安排,放弃了抱怨心里,决心不给社会与政府增加负担,积极地寻找谋生的路。用仅有打工的钱,98年南方发洪水自愿捐款100元。还有一件事,我们家一共5口人,自从吃上自来水的那一天,几年来一直收的4口人的水费,学法后,用心性标准要求自己,主动到自来水公司补交齐了几年来亏欠的水费。修炼后,真像师父讲的那样:“家庭和睦,与人为善,事事处处都这样要求自己。”因此我和爱人的关系也好了,真心待他。爱人也改掉了不好的习惯,步入了正常的人生轨迹,真可谓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我深深地体悟到了大法的超常,他真正的能使社会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正象伟大的师尊所讲:“法轮功是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在道德沦丧的今天,也只有法轮功这块是净土了。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社会中的好人,这已经是得到社会上善良人们的认可。

1999年4月25日我得知天津打压学员事件,决定进京上访,回来后又真诚地给政府写了一封信,信中讲了得法后亲身受益的真实经历。7月22日江泽民等坏人对法轮功及学员进行迫害,我也是遭受迫害的人群中的一员。2名警察到我家里进行干扰:让写不炼功的保证。10月13日因参加东山体育场120名集体炼功活动,被非法拘留。10月23日在功友家巧遇某市政法委书记一行5人走访坚定修炼曾被非法拘留过的学员。碰到后,我俩就对他们讲法轮功的真象。我于10月29日被古城派出所非法送往马三家教养院,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更别说通知本人判几年了,我稀里糊涂地就在判决书上签了字,到马三家后很长时间队长才告诉我判了三年。

江泽民等歹徒利用手中权力无视法律,制造假相对世人进行欺骗。坏人把我非法关押劳教,给我家庭带来了种种困难。我爱人是汽车司机,由于精神承受太大,失去了他的职业,我公婆今年70多岁了,公公为了供孩子上学,到街上去做生意修理自行车,婆婆想儿媳整天泪流不止,不长时间老人耳朵聋了,神智恍惚。

在劳教所我们依然开创师尊给我们留下来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修炼环境。并绝食抗议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遭到狱卒肆无忌惮地迫害,并把我们关押进“小号”13天。“小号”阴暗潮湿,北方11月的冬天,室内没有任何取暖工具,13天没有脱过衣服睡觉,双脚放在被子里如踩在冰山上一样。无论狱卒怎样邪恶,仍恐吓不倒我们学员对大法这颗坚如磐石的心。2个月后,我们室的8名学员仍写好书面材料等待省公安厅领导人来,可是这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根本就不管百姓的死活。他们本应该是国家与人民之间的纽带和桥梁,可他们却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给中国人丢尽了脸,结果导致冤案、假案、错案堆积如山。

我们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机构给予我们大法与学员以人道主义的支持和帮助,不要让江泽民集团的罪恶再延续下去了。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