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公民报报导张昆仑教授敦促支持美国对中国人权的有力立场

【明慧网2001年4月19日】 class="ContentMainImage" />

【明慧网2001年4月19日】 [图]张昆仑教授,一位被释放的法轮功修炼者,说加拿大应该采取有力的立场支持人权

渥太华公民报记者兰迪.鲍斯威尔(Randy Boswell)4月15日撰文说,加拿大法轮功修炼者张昆仑一直在环游欧洲以推动国际谴责北京野蛮地镇压这个佛家精神运动。

报导说,一个月以来,为了下周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会议关于中国的一个重要的表决,被释放的法轮功修炼者张昆仑一直在环游欧洲以推动国际谴责北京野蛮地镇压这个佛家精神运动。

张先生是个有成果的雕塑家,自从一月份被从中国劳改营释放以来一直住在渥太华,但他说如果曾艰苦游说以帮他得到自由的加拿大政府不能与美国共同提出关于有力谴责中国正在进行的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追随者和数百万其它中国公民的镇压的提案,他将会感到失望。

张昨天在日内瓦通过翻译说,“加拿大应该采取有力的姿态,因为她作为人权的捍卫者在世界上有良好的声誉。”

报导说,尽管国际特赦组织,反对党的议员和一些人权组织呼吁加拿大与美国共同提出提案,但加拿大外交部没有摊牌,并被认为会采取软弱的态度。

渥太华外交部发言人帕啼克.里尔(Patrick Riel)说:“象通常一样,加拿大是共同提名还是支持提名的决定基于提案内容是否表达了我们的关注和我们对情况的评估。我们的代表团下周将得到指示。”

美国提案表达了对中国“不能保护国际承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持续报导的关注。

提案特别批评了中国“日益加剧的用以反对如法轮功追随者从事非暴力的活动,寻求实行国际公认的信仰及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的严厉手段。”

除非加拿大正式宣布她将站在美国这一边共同提出提案,这个国家极可能在日内瓦会议上甚至不必正式提出她对中国问题的关注。

正像它在过去几年中成功所做的,中国代表团将试图通过寻求对“不采取行动”提议的支持来事先摆脱关于美国提案的辩论的困窘,“不采取行动”意味着美国提案甚至在表决前即被撤。

几年来,加拿大一直把中国改革的希望寄托在与北京保持的一个有争议的“双边对话”上 ─即两国间单独讨论,以避开可能会进一步把中国和西方分离的对中国的国际谴责。
.
但是,如前自由党内成员沃仁.爱尔曼得(Warren Allmand) -- 现领导着蒙特利尔(Montreal)权利和民主中心 -- 这样的批评家所说,由于近年来中国对人权虐待的加剧,这个策略已被证明是失败的。

爱尔曼得先生在日内瓦会议开始前说“加拿大政府应该在这个问题上采取原则性的决定并进一步与美国共同提出对中国的提案。”

自1999年中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杀死民主示威者后的近10年中,加拿大一直在联合国会议上联合提议反对中国。

但是在1997年4月,琼.克雷梯纳(Jean Chretien)总理撤回了政府对提案的公开支持并宣布双边对话的计划。

权利和民主中心在三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断言双边对话“没有达到它的目的,联合国人权系统也由于双重标准而被削弱了。”

报告指出加拿大只有在日内瓦联合国会议上采取“相关的强有力的行动”,加拿大的策略才会有效。

有53个成员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每年在日内瓦举行一次6周的年会,检验全世界的违反人权行为。预定在星期三表决数项关于有些国家的提案。

据说欧洲共同体国家支持美国关于中国的提案,但是和加拿大一样,也没有正式地共同提出提案。

然而,中国一直在亚洲和其它发展中国家得到稳定的支持,这些国家也一直在人权虐待问题上支持中国。

张先生是加拿大公民,去年夏天在中国因在公园炼法轮功被逮捕,并在劳改营渡过了三个月,之后由于加拿大施压而被释放。

从那时起,在全世界旨在促进法轮功和加强国际上反对中国镇压的抗议和集会上,他一直是个特邀发言人。

当世界将注意力转到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集会时,他在欧洲许多城市受邀发言。张先生说,“我去过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柏林,汉堡,奥斯陆,赫尔辛基,伦敦,巴黎和布鲁塞尔。”

“我在每一个城市做演讲,会见议员、外交官和记者。人们非常同情我的遭遇。”

他说,如果美国的提案不能通过或者甚至没有付诸表决,他会感到“失望”。

“我不能控制表决结果,”他说,“但我很乐观,随着时间的流逝,全世界会知道正在中国发生的事的真相,这是一个很好的揭露镇压的机会,让人们看到它是多么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