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错了什么?

【明慧网2001年4月20日】 2001年的春节八天,我是被作为“犯罪嫌疑人”不准与家人、亲朋好友一起过年,不准打电话、不准下楼,每晚有两名女警察值班渡过的。时至今日仍被监视居住。原因是我曾经给中央写信反映法轮大法是正法;不参与政治,没有组织,不敛财;反映公安部门对法法轮功镇压的作法严格损害的党政机构的形象;并且请中央重新调查正确解决法轮功问题。那封信长六千多字,表达了一个修炼中的党员对祖国人民的拳拳之心。信中附上了我的简历、社会关系以及本人的彩色照片,一切都是堂堂正正的。这其间我还曾经找过有关领导反映真实情况;曾把法轮功真相材料给过我熟悉的同事。也许就这些吧,我实在想不起来做错了什么。因为我是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在组织部工作9年,任了十年副局长,没争过一平方,一分钱,把大哥大让给别处使用,做好人的高级政工师,认识我的人没有说我不好的。

一、是谁正邪不分,善恶不辨

元旦前,许多大法弟子已从家中或岗位上被骗进学习班,也有的是在夜晚被强行带走的,至今不放,最长的已有一年多。大年卅上午9点多钟,我正在家准备包饺子过年,被电话约去值班,称办公室没有人(此前已通知我初八上班,未安排我值班,只因给中组部写信,被怪罪下来,又因不转变,“三讲”没过关,被降为助理调研员,并劝我退党,我不退,未经我同意,党内除名)。家里人不让我值,善良的我,修炼的我首先想到的是“为别人着想”,他们亲戚多,要吃年饭,我是外地人,没那么多事。于是我冒雨锇着肚子赶去了。事实并非如此,值班只是骗术的一种。

我不为自己经受的这一点点考验不平,而为人类如此正邪不分,善恶不分担忧。在江泽民一伙的逼迫下,各级政府和组织都把善良的炼功人当成工作的重点要加大打击力度,分化瓦解。修炼的人心中有道,正法、正道如何能被转变?我认为:打击法轮功,实际上就是一场“道德”的大革命,你要重德吗?不行!你要做身心健康的人吗?不准!多少家庭遭受不幸,多少好人被打死,被判刑,被长期关押,正义无处伸张,真话没有地方去讲,修炼人没有一切自由。

二、是谁破坏家庭,造成社会不稳定

明明是无理关押大法弟子,不让工作,不让回家,却说:你们不要家庭,不顾子女;明明知道炼功人很善良,做好人,却把他们当成敌人打击。究竟谁被利用?谁打击善良?全国上下领导斗领导,领导、斗群众,群众斗群众。挑拨老街坊、老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甚至夫妻之间互相不信任,成了对立面。那“秋菊打官司”也错了,不顾腹中的孩子,不顾丈夫被踢在家,不应去“讨个说法”?我不知道现在的人们怎样思维:你说大法好,他说你痴迷;你说师父好,他说你卖命;你说西方人也修法轮大法,他说那是反华;你表达个人意见,就是你跟政府作对;你找领导反映情况,说你闹事;你跟炼功人一起说话,说你“串联”;跟不炼功人说话,又说你宣传法轮功……有两句话,我想谁都清楚:一是不知者不怪,反过来知者就怪了,明明知道好,还能说不好吗?二是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白菜萝卜各有所爱”,“路是自己选择的。”难道人要做好事,做好人,还要受限制吗?

要让全国人民都不准七点起床,都必须6:30起床,可能吗?经历了文革的人们还不能从中吸取点什么吗?“文革”结束后被清理的“三种人”是多么痛苦地活着,当初为什么不正义一点,善良一点?给自己留一条出路呢?假烟、假酒、假药只能伤害可怜的人;假电视新闻、新闻报导只能愚弄不明真相的人,阻碍他们得正法,失去万年不遇的“修炼”机缘,却欺骗不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修炼法轮大法就是做身体健康的人,道德高尚的人,除此之外,什么目的都没有。打骂关押判都动摇不了修炼的恒心,这也许是“顽固”的原因吧!

三、是谁不能容忍正义和善良的存在

世界各地除中国人外,黑皮肤、白皮肤的各种人都虔诚地信奉“真、善、忍”宇宙真理,坚定修炼。而在中国,却被同胞大打出手。善恶有报,这是千古不变的天理,所有给大法弟子造成的劫难,不只是大法弟子在忍,更多的亲朋好友都在忍,都在承受。我家电话被监听、做了手脚,电脑不能上网,女儿大学同学和网友都说:“这是明显的侵犯人权。”只不过不修炼的人的忍是怨声载道,而大法弟子的忍,正如师父在《忍无可忍》中指出的:“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强调“个人修炼中通常不存在忍无可忍。”如果大法弟子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不说什么,自己修。如果自私一点,可能不会有那么多难。然而修炼者就要“无私无我”说真话,与人为善,忍难忍之事,因为“真、善、忍是法”,是宇宙的法理,修炼的人要去维护正的,好的。

其实修炼人的思想很简单,只是以善良的愿望,希望有缘人得法修炼;希望不了解法轮大法的人明白真象;希望打击大法的人,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给自己的生命留下无法弥补的痛悔和遗憾,因为你的生命同样珍贵,只是常人永远也无法理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的境界与胸怀。短短几天的接触,有的警察说:“这是个人信仰”、“阿姨你真好”……我很欣慰,他们对大法的初步了解以及他们对问题的善良见解。

你可以给自己留一个机会--修炼机会,也许会明白许多道理,也许会清醒和坚定的。

大法弟子:普粒
2001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