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浪子得大法,摆脱恶习走正道

【明慧网2001年4月20日】我今年二十一岁,家庭虽不是十分富裕,但也算不愁吃不愁穿,并深得父母的疼爱。

可我从小就无心上学,四年级时就染上了恶习,打老师,打群架,打武警,家长和学校的老师反复耐心的劝教都无济于事。后来乾脆离校,书都不读了,与社会上一些同类青年长期游荡在外,到处偷扒、打劫、勒索,无恶不作,成为远近闻名的坏青年。有一次半夜爬楼入屋盗窃跌下来,跌断了脚,在医治期间,脚伤未好还不能走路,就又由同夥扶着我去偷摩托车,继续去做坏事,真是屡教不改,罪业深重。

95年农历四月初八,法轮大法修炼弟子开展了学法交流活动,我被介绍参加了这次活动,我的引路人是与我结怨多年互不往来的同学的父亲──一位法轮大法的弟子。会上一个个法轮大法弟子的发言,无不震撼着我这颗飘荡孤独而又极其肮脏的心。我越听越颤抖,越听越后悔,我后悔我过去所做过的一切。我第一次听到了这样一个大道理:我得到的好像是不劳而获,轻易而举的东西,失去的是极其珍贵的“德”,我就是用自己的“德”,一种极其珍贵的白色物质,换回来必遭报应的业力,自己往自己身上整业力这种黑东西,我过去是在稀里糊涂干坏事,干了坏事还自以为有本事。我的过去就是在罪恶深渊中爬行,如果不是有缘接触法轮大法,我会越掉越深直至不可挽救,难以自拔。

法轮大法使我清醒过来,我决心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好青年,做一个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我在老学员的帮助下,开始认真地学法。我只有四年级文化程度,讲实在的还不够四年级水平,认识的字都不到一百个,要完全深刻理解老师的这部精深超常的大法是困难的。当时也没有书,便从同修处借来阅读,并认真地一字一句地抄下来,通过抄写,我那颗飘浮散乱的心慢慢地清净下来,对大法有所认识和理解,并能以此来对照,不断提高认识,不断按法的要求去做,从此学法炼功成为我每天不可缺少的内容。仅仅几个月时间,我就抄完了李老师的全部著作,一共厚厚三大本。字迹由东倒西歪到越来越清晰工整,字越往后越靓,特别是越抄心越明。我牢记老师讲的:“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的教导,

要成为一个真修弟子,必须从日常的事情做起。

为了使自己不走老路,我决心不再与社会上原来那帮烂仔们及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他们再来叫我干坏事时,我一笑置之,或是婉言拒绝。我经常与法轮大法老学员交谈,得到他们的耐心帮助,使自己时常处在法轮大法之中。我还牢记师父关于业力的转化形式是从各方面都可以表现出来的,只要有,就得在各个环境中把它去掉的教导,守住心性,度过了一个个难关。去年中秋节前后,我在一家家私商店帮工,那店主的客人停放在门口的摩托车被偷去了,恰好当时我不在。我回店后,店主说是我偷的,一些围观的人也说偷车的人有点像我。其中一个穿皮鞋的人重重地踢了我一脚,要是以前我一定拼个你死我活;然而,我牢牢记住老师的话,明白自己是个炼功人,以祥和的心态来对待,没有和他们争执。我始终保持沉默,在场的人和我父母都觉得我反常,因为原来的我平时为人无恶不作,敢打敢杀,近日的表现他们无法理解,都说我变了。是的,我变了,是法轮大法使我变了,变得有了心法的约束,变得明确了做人的真谛乃是返本归真。

大家都说我变了,我也说我变了。过去我上街,一定是全身武装,深藏各种伤人凶器,日夜窥测伺机作案。一旦弄到了钱,花天酒地,挥霍一空,气焰嚣张,然而内心却是极度空虚,成天胆战心惊的,害怕自己总有一天做尽坏事后被人抓住痛打致残,或被公安局逮住监禁坐牢,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终日心神不定。外出走在路上,总担心背后突然被同伙吃黑,或遭他人暗算。如今我学了法轮大法,正气战胜了邪恶,决心改恶从善,做个好青年,做个真正的炼功人。我现在上街身上什么也不带,心里只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满身正气,不怕外邪,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

自从我学大法后,也引起了家庭的变化。我多少年来父母无论怎样苦口婆心劝我,我都听不进去,总是一意孤行做坏事。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父母不知流了多少泪,伤过多少心,赔过多少钱给别人。家里因我整天在外惹是生非而上门告状的人络绎不绝。父亲因痛恨我不争气而和我断了父子关系,也没有同一个桌子吃过饭,见面犹如陌路人。现在,我变好了,懂得了敬老尊贤,与人为善,我有什么事都和父母商量,家庭又出现了欢乐和谐的气氛。为了有一份正当的职业,我向父亲提出要学开车,父亲全力支持,并拿出几千元给我交培训费,还准备买一台大货车给我开。这一切的变化,给我这个几乎破碎的家庭带来了和睦和欢乐。父母对大法充满感激,大力支持我修炼。

这就是法轮大法的威力,能使一个曾经恶习满身的青年摆脱罪恶的深渊,走上返本归真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