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讲真相

【明慧网2001年4月24日】 99年7月22日大法遭坏人迫害以来,我因为坚修大法曾数次被警察非法关押,但由于本人学法不深,对自己要求不严格,错过了多次提高心性的机会,虽然一直声明坚修大法、坚持信仰,但却在各种执著心的干扰下说过、写过不上访、不组织的保证,真是痛悔万分!事后,回想起我被关在看守所的情景,那天我正在打坐,突然听到管教一边大喊大叫“还敢炼法轮功”,一边咣咣的打开牢门冲进来踢我。当时我一点没被惊动,连眼都没睁,心静如水,只有一个念头:我一百多斤就在这,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结果那管教只踢了我一脚就不管了,我照旧炼我的功。

当时我为什么能做到如师父所说的“一个心不动,就制他万动”,而以后在“转化班”和派出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为什么就做出了违心的保证呢?经过努力学法,我悟到这是在自己的心中有一个大大的“家”的执著在作怪,而这个大执著中又包含着许多情的执著在里面,在看守所没表现出来是因为父母妻女不在眼前,没刺激到心灵也就没表现出来,被掩盖了。我背着这么大的执著守在家中,不就是在给邪恶一个大大的放任了的空子吗?!难怪警察、街道和居委会的人三番五次找我的麻烦,这不是在暴露我的执著吗?悟到了这些,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摆脱邪恶的控制,离开家,投身到伟大的正法洪流中去,助师助法,讲清真象,救渡世人,同时在正法中提高自己。
离家的念头产生后,迟迟拿不定主意何时走,总想在家再呆几天。突然有一天,我下楼买菜时莫名其妙地将自己反锁在室外进不了家门,这可是多少年没有的事呀!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呢。于是,第二天就毅然离开了这个使我恋恋不舍的家。由于我一直向警察表示绝不放弃修炼大法,我走后没几天,警察又来抓我,当然这次是抓不到了。

离家的开头几天,由于自己年龄较大,家的观念太重,一时放不下,常常感到孤独。尽管心里明白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时时在看护着,可这个心还是久久不能放淡;又由于自己那些违心的保证象万斤巨石压在心头,一直感到非常沉重。通过互联网,我和国外的同修取得了联系,在他们的帮助下,不仅为我刊登了严正声明,卸下了那沉重的耻辱,也使我可以随时看到大法网站的内容。那一阵子,我很多天都在流泪,真正地感到什么才叫国外同修所说的“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那种浸透心肺的温暖感受了。我那孤独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深深地明白,虽然我被邪恶迫害得有家不能回,但是,我也绝不是逃难之人。我是大法一粒子,就必须起到应有的作用。我与同修共同制作传单散发,平时,我利用与人接触的机会主动攀谈,尽量将话题引到江泽民犯罪集团对大法的诽谤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上来,顺便把真相告诉他们。我发觉人们对大法的真相不了解,对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也不了解,对所谓的自焚事件真相更不知道,但是很多人对江泽民集团很反感。这就说明非常需要我们去将真相告诉他们,他们中还有很多有缘人和可救之人等着我们去救渡呢。他们生活在由谎言笼罩的社会中,如果我们大法弟子不去帮他们,他们那仅存的一点正念很快就会被江泽民犯罪集团所泯灭,对于这些人来说,如果泯灭了正念,等待他们的将是多么可怕的后果啊!

“讲清真象,救渡世人” ,师父那大慈大悲的普度,需要我们每一个大法粒子去承接、去传递,将其送到每一位能够得到救度之人的心田。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