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员修炼小故事

【明慧网2001年4月25日】
爸爸炼功,孩子有了好的归宿

赵伯有两个女儿,但只有一个儿子,把这儿子看得非常宝贵,可是当儿子十九岁时遇车祸身亡。不久赵伯得了一个奇怪的病,就是耳朵里老有儿子呼喊“爸”的叫声。他到医院看大夫、给孩子烧纸、到寺庙上香许愿都不好使。后来他搬了家,耳朵里就听不到儿子呼“爸”的叫声了。可是他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好,得了颈椎病、高血压、胆囊肿、前列腺炎等多种疾病,每天一大把一大把的吃药也不见好。为此他就开始练气功,但练了几种功法也不见好。

一天他儿子的同班同学来他家串门。赵伯热情地招呼:“一平来了,请坐。”这一声招呼可坏了,他耳朵内立刻响起儿子呼“爸”的喊声。本来他搬家后已很长时间听不到儿子呼“爸”的喊声了,这一声招呼好像把儿子招呼回来了,因为他儿子和这位同学同名不同姓,从此“爸”的呼声不绝于耳,赵伯感到苦不堪言。各种方法都用过了,也请气功师调过,但不见效。

有人建议他炼炼法轮功,他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走进了师父办的亲授班。开始赵伯不敢停药,炼了两个月他感到非常好,同时他悟到自己是思想上还没完全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他悟到这点后就坚决停了药,不知不觉中不但各种病好了,而且再也听不到儿子叫“爸”的喊声了。不久他在梦中看到儿子穿一身新的运动服、白球鞋,非常精神,高高兴兴的向他招手,但没说话,只是笑。他明白了,由于他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已经给他儿子安排了好的去处,摆脱了由于死于车祸而处于“孤魂野鬼”的悲惨处境,所以就不再呼喊他了。人们常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修炼法轮大法,过世的亲人都受益。赵伯的死于非命的儿子有了好的归宿了。

师父法身就在我们身边

当法轮功刚传出来的时候,还有许多功派也在办班教功。初春的一天一个男青年拿来某气功师办班的传单到我们法轮功一个炼功点来宣传。辅导员接过传单对他说,我们先看看,明天给你回话。大家看过传单后一商量,都说自己不去,因为师父说过了修炼要专一,我们不应再去参加别的气功班了。当时公园里练功人的风气是有什么气功班都参加。第二天那青年又骑着自行车来了,辅导员把传单还给他,告诉他大家都不参加。那青年推着自行车走了,当他一走出我们这个炼功场地,当时在点上炼功的八个学员中有七个人同时说自己看到师父法身了,清清楚楚的,每个学员身边都站着一个师父的法身。他们中有人还没参加过学习班,辅导员也只参加了一次师父办的亲授班,当时他们既没有书也没有看过或听过师父讲法的录像、录音。对法知道的不多,当他们专炼法轮功的正念一出,师父法身就显现,肯定了他们悟性好、有正念,能做到专一修炼。师父说:“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p.1)

“你真修,我真管”

刘老太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年妇女,十多年前患脑血栓留下后遗症,腿不能走,手指僵硬拿不了筷子,只能用勺子吃饭。在邻居帮助下,她参加了师父亲自讲法的学习班。第三天学习法轮桩法,抱轮时她感觉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从这天开始她能走路了,而且手指也能自由伸曲。可以拿筷子吃饭了。她发自内心地感激师父,感谢大法,她学法修心炼功都很精进,当时她已七十多岁了,还坚持每天到炼功点上炼功。

炼功三年后她消了一次大病业。身体好像分成了两节,腰软得直不起身子,一迈步就摔跤,她发着高烧想喝水,暖水瓶在靠窗户的桌子上,她好不容易扶着椅子走到桌子边,正想倒水人就摔在窗下的暖气包上,暖气包的铁片把她的头刮破了一个大口子,流的血把头发都粘在一起了。还有一次她感觉要摔就去抓旁边的椅子,不想椅子背上有个钉子把她的左手中指刮破露出了指骨。

家人要送她去医院,她坚决拒绝了。她说:我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自己欠的债得自己还,我应当承受。她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移,师父就给她显现了六个大字:“你真修,我真管。”她看了激动不已,修炼的决心更大,信心也更足了。退烧后刚能走她就去炼功点炼功。当时她体力还差点,别人炼动功时她就开始打坐,当天她就双盘打坐了125分钟。她说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关怀着学员,看护着我们修呢。

大陆弟子2001年4月24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