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充满罪恶迫害的高阳劳教所

河北省“红旗”单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纪实

【明慧网2001年4月26日】 例1:张锦英,42岁,保定市人。

2000年11月30日从保定押送到高阳劳教所。上午11时许,在会议室搜身,衣服脱得一丝不挂。她说:“你们这是侵犯权,我们要告你们!”管教却一本正经地回答:“你们法轮功没有任何发言权,告也白告,上边的命令一个纸片也不能带进劳教所。”搜查了20多分钟,她站在一旁被冻得全身打哆嗦,两个干警从她手中抢走经文后才允许她穿上衣服。当晚半夜被叫醒,说提审。将其带至大院外的一间空房子里,脱掉鞋袜,坐在地上把腿伸直,两个人1。8米左右的彪形大汉――杨大队长、季主任各跺一条腿,两个女警各按住一只肩膀,其余人等掂着手铐、电棒站在一边。问:“在所内部不许炼功,不许弘法,做得到不?”答:“做不到。这么好的大法应该让有缘人都知道,这是对人的最大慈悲。”一男队长说:“她最顽固,不动大刑不行。”两个人一人一只电棍各电一只脚,专电脚心,张痛得满地打滚。恶警们压不住,说她怎么这么有劲,多叫人来。一会来了十几人,给她上铐把上半身吊起,双腿仍平放在地。电击时,她只能在原位左右剧烈摆动。手铐扣进手腕,双脚外侧磨烂,致使手腕的骨头露出,其惨状不忍睹。接着又电嘴,咝咝不停地电击体肉发出焦糊异味,折磨一个多小时后,一大队长还嫌不过瘾,狠毒的说:“她硬,让她尝尝高压电!”马上抱过来一个铁箱子,将两根铜丝分别拧在张的两个拇指上。恶警们狞笑着摇手把,边摇边说:“张锦英,你不是炼吗?你现在炼一个我看看。”随着恶警们起劲的摇电机,她全身不停地颤抖,痛苦的惨叫伴随着牙齿咯咯地作响,如此酷刑持续了3个多小时之久。第二天,她与另外6名不写保证书的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她们在一间四面透风、零下20度左右的阴冷大房间中忍受煎熬,手脚被冻肿。

恶警们做贼心虚,2001年春节前,每当提审,都特意在这间大空房放上录音机,把音量放到最大,以掩盖旁边审讯室迫害大法弟子传出的惨叫声。张被关进小号近两个月,这样的情形出现过十几次。她们背诵大法抵制录音机噪音,周队长气急败坏,猛踢大法弟子的腿部和下身,并揪住一功友的头发使劲的来回往墙上撞。2001年2月27日夜2时许,恶警们又以张“寻短见”、“自杀”为名进行审讯,使用电击、“坐飞机”等酷刑长达26小时,饱尝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

2001年4月17日,张锦英父亲的百日祭典,准假三天。她终于逃出魔窟,迎来自由胜利的曙光。现以离家出走,决定向世人讲清真相,直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例2:韩俊苗,45岁,保定市雄县人。

2000年11月30日半夜审讯,因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一定要炼,据不认罪。”恶警们用电棍、电机电其手心、脚心、脊背、头等身体各个部位,百般折磨。她宁死不屈,对这帮小丑轻蔑地说:“我不怕你们电!”恶警们马上换了胶皮棒和铁卡子皮带,凶狠的发泄私愤,打得她吐出一口口鲜血。12月6日又半夜抓去“坐飞机”,拷打了3天3夜,最后吐血晕死过去,送医院抢救脱险。如此夜审酷刑她经历了6次,而且次次升级,变本加厉,她坚决不写“决裂书”。为抗议高阳劳教所法西斯暴行,她以惊人的毅力站立了80多个小时,不吃不睡,最后被强行注射大剂量安定。

例3:张荣杰,38岁,保定市人。
孔慧娟,30岁左右,保定市某县人。

2000年12月1日,为制止邪恶滥施酷刑,给后来的同修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她俩以死抗争,在后窗户上吊。当人发现时两人均已眼球突出,舌头外吐,经过20多分钟紧急抢救才得以生还。丧失人性的恶警们对他们逼人赴死的罪恶行径毫不在乎,还给张荣杰起了个“吊死鬼”的绰号加以讥笑。2001年2月9日,张因不背所谓“守则”,被拉到刑讯室“坐飞机”,用高压电棍电击其手、脚,脸、嘴,之后她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正常行走,腿总是一拐一拐的。

例4:张娥,53岁,保定市涞水县人。

2001年3月26日,在第二批强行转化班上,她坚决不做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问答题。29夜审,将其铐在铁管子上,狠狠的电击她的嘴,强迫她骂大法和师父。张娥一正言辞的说:“我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我决不会背叛师父和大法!”这帮穷极恶尽的打手们更加用力折磨她,近4个小时。

例5:徐秀芝,32岁,保定市人。

2001年1月18日,在看守所院内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到恶警们的拳打脚踢,全身到处可见青紫和血印。2月9日因不背“守则”,被拉到刑讯室“坐飞机”,电击手背、脊背。一流氓恶警嘴里叼着烟,说:“我说煤球是白的就是白的,你不说就接着电你。”各种不堪入耳的话讲了很多,极尽调戏、侮辱之能事。

例6:李慧茹,42岁,保定市人。

因不背“守则”,2000年12月14日被半夜提审,6名恶警让她“坐飞机”,电击全身,边电边叫嚷:“我给你消消业!”李奉劝他们:“你们这样迫害好人是在造业犯罪,希望你们不要执法犯法,应该实事求是,法轮大法蒙冤。”

例7:党会英,45岁,保定市人。

2001年2月初,杨大队长陪同保定市法院、司法局的人到女子中队参观。党向杨道:“你不是说顽固到底死路一条吗?什么时候枪毙我,通知我一声,我给家个信。”杨被这突如其来的揭露弄得恼羞成怒,顾不上自己的“身份”,破口大骂,如同一个泼妇,说党给所里抹了黑。参观的人刚走出监视,王大队长一把将党从床上揪了下来,劈头盖脸就是一个耳光,打累了还要逼着给她道歉。2001年1月28日,党在看守所院内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恶警当场毒打后又拉出去专电击嘴。回来后被电得血肉模糊判若两人,五官变形,吓得犯人躲进厕所里哭起来。十几天党吃不了东西,只能吃一点流食,后来黄、红浓血疤层层脱落,至今嘴上还留下很大的黑疤。3月20日高阳劳教所开始办第一批强行转化学习班,她拒绝完成诬陷大法的问答题,并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干警们气急败坏,说她煽动闹事,当夜开始对她进行严刑拷打,受尽折磨,她宁死不屈,坚决不写“决裂书”。到目前为止,她仍拐着走路。

例9:淑萍,26岁,张家口市某县人。

她被转送到高阳劳教所时已经怀孕4个月,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为大法鸣冤,被严刑拷打。用电棍电其脚心、脚面和嘴。因为她坚定,又被抓到刑房“坐飞机”。严刑拷打20多个小时后腰疼、恶心呕吐,妊娠反应剧烈,痛苦不堪。她还善意的跟恶警们讲道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这么对待一个怀孕妇女?”有个恶警却说:“谁证明你怀孕了?你死了送火葬场一烧,叫你家人送85元钱认领骨灰盒去吧!”

例10:吴桂花,58岁,张家口市某县人。

吴桂芳,56岁,张家口市某县人。送入高阳劳教所当天晚上,恶警们就对她们进行审讯,用电棍威逼老姐妹俩写“保证书”。因姐妹俩坚定,丧失天良的恶警们马上下了毒手:电击姐姐时让妹妹看着,电击妹妹时让姐姐看着。她们的脚心被反复电击,烂成一个个血洞,血肉模糊。姐姐的手背还电裂了好多口子,一攥拳头鲜血就流出来。她们走路还要人扶。入劳教所两个月都是半夜去受刑,“坐飞机”简直是家常便饭,次数难以统计。

例11:于凤云,45岁,承德市隆化县人。

2000年12月4日因在劳教所里炼功,被拉出去“坐飞机”。当时抗议其劳教已绝食3天。王大队长恶狠狠的叫道:“于凤云,你活腻了是不是?电棍电你的时候好受吗?”于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我炼功犯了什么法?”王大队长顿时火冒三丈:“好你个于凤云,给我拉出去狠狠整她,叫她尝尝高阳劳教所的厉害!”说着就噼里啪啦的打了她几个耳光。然后,她和马丽、叶某等十几个队长一拥而上进行殴打。打累了,把于凤云蹲铐了48小时,其痛苦难以忍受。一男队长又接着打耳光,用电棍电击嘴、脚心、手背。于凤云咬紧牙关说:“我坚修大法心不动,随你们的便!”这帮恶警又拿起皮带,边打边叫嚣:“不打服了你不罢休!”于疼痛的浑身颤抖,后来晕死。送医院抢救后来的路上,马丽眉飞色舞和其他队长说:“等把这些法轮功都治服了,咱们到大饭店庆贺去。”回监后,功友们帮于检查伤口,只见全身红的、青的、黑的连成了一片,双腿、双脚、双手肿的象面包一样,脚肿得无法穿鞋,站在地上好像要裂开。

例12:徐雪静,38岁,承德市隆化县人。

送进高阳劳教所当晚半夜,把她弄到审讯室,脱去鞋袜,逼其写保证书。她说:“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有什么错。”杨大队长原形毕露:“你已经违反了所规所纪,现在要对你执行纪律。”说着就用电棍在她身上来回电击,折磨了很长时间后,又在脚上泼凉水,杨说这样通电才痛快。电击的咝咝声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该恶警奸笑着用大脚踩着徐的身上,不让其挣扎。炼功前,徐患有心脏病,现3号电流不断通过,心脏难以忍受,徐被这帮恶警折腾的死去活来。

例13:郭福银,40岁,承德市龙海关化县人。

送入高阳劳教所时搜身,从行李中翻出一本《转法轮》,她用力抢回。被队长们长时间殴打,脸被打肿,身上踢得青一块紫一块。当夜又被提出去写“三不”,郭据理力争说:“我送劳教所是被骗来的,我炼法轮功是公民的自由,是我的权利,没有任何错误,你们动不动就打人,这是最无能的表现!”杨大队长不知廉耻的说:“我们是国家的机器,江泽民说取缔法轮功,你就不能炼,你炼就是反党!不服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话刚说完,就开始用刑电手背、脚心、脚面、脸和嘴,把嘴都电烂了。郭宁死不屈,后被关进小号。

例14:刘金荣,36岁,承德市隆化县人。

2000年12月3日,因不写保证书,和于凤云、郭福银、徐雪静被关进小号。当晚炼功被发现,遭恶警拳脚相加,又将她们带进刑讯室,蹲铐30多个小时。她们绝食抗议这种非法行为,恶警们就强行灌食,用塑料管子往鼻孔里使劲的来回猛扎,每个人口鼻都是血。一女恶警还说:“叫你们绝食,一个个都给你们治残了,看你们还炼不炼。”

例15:蒋彩萍,42岁,石家庄市人。
刘燕,42岁,石家庄市人。

2001年4月初,四人从石家庄劳教所转到高阳劳教所(另外两名功友不知姓名),被当地管教称为“四大金刚”是最坚定的。高阳劳教所当晚就对她们用刑,把平时迫害大法弟子的电棍当作杀手锏,对她们进行灭绝人性的折磨。光着脚浇水电击,晕死过去后往脸上泼凉水,醒过来后继续电。从晚上12时一直用刑到天亮,四人最后都虚脱了。紧接着就去“坐飞机”。除一名老太太坐了48小时,其余3人都坐了72小时。4月6日,石家庄又送来20多名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她们无一幸免,同样被高阳劳教所这帮灭绝人性的恶警们迫害的不成样子。其中7人重伤,1人生命垂危,均被送往医院。

(大法弟子整理2001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