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真理如愿而来(上篇)

献给5月13日师父传法九周年纪念日

【明慧网2001年4月28日】在师父传大法九周年纪念日之际,想以我在大法中的修炼历程,来向师父及广大同修们做个汇报。

一、正信之力震动十方世界

我很早就听过师父讲法,那种美好的感受至今难忘,当时几乎是师父讲什么我就有什么,而且我是没买票溜进去的,可是那以后我却没有修。更多的原因是当时觉得师父口气太大,同时自己的执著也放不下,或者说是因为当时自己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真正度人的大法,造成自己不愿去放下人的东西。

我介绍了很多朋友来学,他们学了后都觉得好,都要我学,可我却没有学。两年半以后的九六年初,我看到了师父写的“真修”经文。那一刻的感受,就象是师父在我灵魂最深处在喊我一样:“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我流泪了,我明白我面对的是真正能度人圆满的佛法。在随后不久所参加的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亲眼所见别人的修炼所得,在会场上我就与妻子一起发誓:“一定要修成正果”。

我从发誓的那一刻起,似乎对能不能修成正果再没有疑虑,那个决心就象铁定了一样。我之所以走入大法,完全是明白了他是真正能度人修成正果的法,从此无论遇到什么,再也没有过犹豫和疑惑。

开始的时候决心下得很大,实际的修炼中却感受到去掉人的执著就象割肉一样地痛苦,而且经常反复做不好。当我觉得如果老做不好老往下掉的时候,我很冷静地想:这样修怎么能修成呢?我回忆了自己要修法轮大法的动机。当我非常肯定师父一定是来度我们的时候,我便豁然明白我感觉的那种掉下来是不存在的,一定是有我还不明白的法理存在。这种认识使我不再困惑于自己做不好的地方,只管往前走,往前修。

四个月以后的一天,我边干着家务边想着法,突然一下脑子就明白了这个宇宙有六层之大,那一刻我的全身都在兴奋。思想立刻想往上冲,可是往上连七的概念都没有,是空的,而且真有些惊恐,而往下却好象自由自在,很明白。那飞逝的一刻,我非常急促地对妻子说:“哎呀!哎呀!这个法太大了!”我立刻只觉一部天梯插在自己面前。我流泪了,我感受到我是在修一个无比大的法。当后来我听师父讲“大法、大法,你们不明白这个法他有多大”时,我内心里的殊胜呀,无以言表。所以我对师父郑重地发誓:“师父,我一定要凭悟而圆满!”

这以后,我对自己要求得更严格了,去执著心时毫不犹豫。慈悲心也开始一层一层的出,一两天就变,而且越来越洪大。感受到那个功啊一个劲地往上冲,无论是躺着、坐着、坐在车上、走在路上,真正是象坐火箭一样往上冲。由于向内找的力度很大,在自己身上、自己家里、自己的环境中都非常明显的形成了一种能自动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的场。当师父在新加坡讲法中说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内找时,就象讲在我的心坎上一样。这个时候学法也多了起来,忽然一下从法中完整的看到了“人为什么在迷中”、“为什么人生是苦海”、“人为什么要修炼”;忽然一下看到《转法轮》中完完整整讲到周易八卦的更高更大的理、更高更高的境界。以至后来有人说我师父不懂周易八卦,我听了是哈哈大笑,不修炼的人怎么能看到超越人的文字的更洪大的法理呢。


二、学法

这时候我才在大法中修了六个月,我对自己耽误了两年半的时间有一种无名的懊悔。当从法中看到这么多内涵之后,特别是听说老学员一天能学一讲的时候,把我急得就想把耽误的时间追回来。我开始通读大法,一遍一遍地一心不乱地通读大法。

刚开始什么也悟不到,十几遍之后,当完全放弃想要用人的思想来分析和理解大法时,我发现师父所有讲过的法全融到了我的大脑中。他首先使我过关时轻轻松松,遇到问题、矛盾,真是迎刃而解。我觉得太妙了,觉得前一段时间等于是又耽误了:修得那么笨,还觉得苦得不行,还觉得自己修得努力。师父一再要我们多学法,一再说“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这以前,自己就是没明白。这以后,整个修炼就变了,心性也完全不同了。无数的法理一层一层的、一个境界一个境界地展现出来。大法的要求越来越高,面对矛盾时的那个快乐呀,根本就没有苦呀、难受呀的感受。一出现矛盾就把它抓住,而且根本不把难、矛盾、关、执著心看在眼里,一心在法上,想着师父给安排这件事是要我从法上悟到什么,这个事情里面包含着哪一层法呀?总是从具体事情中自然地跳出来用法去衡量一切。再后来我经常跟学员谈起那种溶在法中的快乐呀、从内心里生出来的对法的正悟呀等等,就如同每一个细胞里都充满了法,如同每一个细胞都在法中欢乐一样。这全是修出来的体会。

修到九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被告知妻子有过对我不忠。那一瞬间,我心里出来的全是慈悲,没有一丝怨恨。也就在那一刻,我的一生从小到大的每一个细节都“唰”的一下展现在眼前。我全明白了,自己的一生都是师父安排好的,我在人中做的每一件错事都用各种形式还了,大法真是殊胜呀!

我在法中证悟的体会跟师父在法中说的非常吻合,真正的是修到哪个境界就有哪个境界的法来指导你。我对一些学员不学《义解》真是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这是用人心来对待大法,就如同说这部分法我不要了一样。单单是一遍一遍通读大法的过程中,法里面就会有无数的关口出来考验你,任何一点对大法的疑问,只要你搁在心里,你就会被法所制约,就会面临考验。所以我在法中看到不明白的地方时,总是把他放一边,绝不搁在心里,只管一个劲地往前走,往上修。这个问题修不好我就修另一个问题,我相信随着境界的提高,不明白的问题一定能修到明白。事实确实如此。其中有一个问题我有两年都不明白,就是“挖其眼如何”这句话,为什么用“眼”字。当终于修明白的时候,我不禁哈哈大笑,觉得就该用此字。因为我是对大法没有了疑问才开始修的,为了这个疑问我曾付出两年半的代价,今天我又在大法中真正地明明白白地看到了不同境界的法,正悟了大法在很多不同境界的存在,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好、更殊胜、更伟大呢!所以这样一来,在修炼的境界和过程中,我对法始终没有疑惑或疑问,始终是明明白白的,无论是7.22还是现在,从来就没有对大法和对师父的疑问。

境界不同了,对苦和难的感受完全不同,对以苦为乐在不同境界的感受也发生巨大的变化。到后来,连以苦为乐的感受都忘了,只知道曾经有过这种感受,但觉得那仅仅是个基本功罢了。而且一次次世间法的修炼都是明明白白的,境界的落差很大,对很多事都是明明白白的。

师父在“猛击一掌”经文中要大家静下心来读十遍《精进要旨》。在那之前我已至少抄了二十多遍了,但还是按照师父要求的,一心不乱地、全身心融进去做了。当每一篇读到第六遍时,自然就能背下来了,而且我并没有有意去背书。这是从表面来说的。对于“病业”这篇经文,法给我展现的是一个个不同境界的法理,洪大得超越一切宗教中所说的,而病业却真是讲给“人”听的。我看到,很多人执著于人的表面状态、从而钻到表面字眼里去了出不来。这些被法所制约的人,长期不能真正走出人的认识,到后来在邪恶的全面无漏的考验中,很快就被淘汰出去了。在我的脑海里,学大法时真的没有哪一讲就是哪一讲的框框,全部是圆融完整的,贯通的。

学法修炼整一年的时候,我明白了我们这次修炼有很大的内涵,不能把个人的提高看得太重,应该更广大地去洪法。可我当时也说不明白,噎在心里说不出来。后来看到《洪吟》中的“助法”时我明白了,就那个“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缘到法已成”、“助师世间行”的意思。再后来看到师父大湖区讲法中说老弟子的心态,知道自己是那个状态。我跟学员交流过这样的认识:我们就一个身体,却要利用我们的各种人体的感受,如矛盾、病业、苦难、执著心等等来让我们修出在不同境界对法的认识、对大法的正信和殊胜,修出我们不同境界中将要圆满的一切。所以师父是利用着我们人的一切来让我们尽快提高,就象幼儿园的老师,给你颗糖吃,让你跟着学走路。所以我们学员有病业反映时,正念一出,病就没了,立刻感受到法的殊胜、伟大,能跟着走下去。我们体会到,师父就是这样一步步带着弟子们修出对大法的坚定正信。如果修炼人执著于那个糖果的味道,执著于人的各种身体感受,却把能使我们返本归真修回去的大法给忘了,那就会始终跳不出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