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真理如愿而来(下篇)

献给5月13日师父传法九周年纪念日

【明慧网2001年4月29日】 (接上文)
三、大法工作

师父说:“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开始的时候,我修了一年几乎完全是在家自己修的,当我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的时候,就走了出来。出来后发现很多老学员对法的坚定是没得说的,学法也已经近百遍。可我也发现他们中间一些人被很多人的观念障碍了,自己用人的思想无意中把法给固定了,当然也就反过来被法给制约了。我刚一出来见到的很多全是老学员,本想从他们那有所得,却发现一些人有这么个状态,但我决定正视他们,于是大胆地与他们从法上交流。老站长震惊了,她沉思着说要把我当成一面镜子,并鼓励我大胆地去与学员交流。

在一次辅导员与老学员学法会上,大家推荐我来主持,老站长叫来了很多老学员。我刚刚开始主持,就有一位站长递了个纸条过来,上面写着:“高层次的法只能随缘而得,不能随便交流。《义解》多少多少页”。我看后很认真地和大家交流道:“我在这里决没有任何要显示的心,我只是想和大家谈谈我个人的认识。可我还只是刚刚开口你们就觉得高了,那我自己境界中对大法的认识还根本没有谈呢。我们学法正是要突破人的框框,真正从理性上来认识大法。”当两天的学法结束时,大家抢着发言,尤其老站长说:“我是最老的学员,至今已修了四年半了,《转法轮》也已看了一百遍了,一直要求自己早日修出三界。原以为这是多么大的誓愿,到今天才明白原来自己对什么是‘大法’修炼根本不清楚,才明白那也是没能从法上突破的强大障碍。”从那以后,大家又一起举办了很多次集体学法。努力突破人的观念来学法,使整个地区的学员越来越能够真正从法上来认识大法。

我本来有机会出国听师父讲法,可又觉得大法的环境需要我和更多的学员一起学法。我从来都是乐哈哈的不知疲倦,不硬来,到任何地方去都是随缘,也非常理性,向内找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本性似的,而且我心里没认为我比别人高,也就没有单纯地去做什么工作的想法,这样个人修炼与所做的大法工作自然地融在了一体。在去做大法工作之前,我总是先尽量把自己的心摆在最正的位置,也就是先主动清除自己不符合大法修炼的因素。这样做起事情来,一般就没有什么阻力或太多的考验我的因素存在,起到的纠正各种不正确因素的效果非常好。通过学法,大家也认识到:自己心越正,阻力越小,否则不单事情干不好,师父反而会先考验你一把。我受到过的赞扬不少,它促使我更严格地看住自己的心,因为我看到学员对我的赞扬其实是冲着法来的,是学员看到了大法的强大威力,看到了学法的重要性。我也很理性地认识到:大法造就了宇宙中的一切,包括我;一个真正溶于法中的生命,他是不可能去自心生魔的,那么就不要被这层法给制约了我该要做的;是凡自心生魔的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大法”是什么,对真正的修炼者来说就象笑话一样。

当一些干扰破坏大法的事出现时,我不是去专门处理什么事,而是跟大家交流怎么样来认识“大法”,怎么样学“大法”。大家越把心放到法上来,事情不要谁去说,大家自然就从法上看到了自己有什么执著心,存在什么问题,而且能够真正明白学法的重要性,那种能量场不单是非常正的,而且非常的强大。这就不是在做人的什么“处理问题”的工作了。我觉得单纯地交流怎么样向内找是不够的,向内找只是一个成熟的修炼者的必然,如果一个人不能在更高不同境界来认识大法,那种向内找只能是似是而非的又懂又不懂,找也找不着。只有按照师父说的那样去学法、交流,真正认识什么是大法修炼,那种升华和变化才是突飞猛进的,才能真正改变一个人。在修炼过程中,一直到现在,当我跟学员交流什么是我所理解的“大法”修炼时,常常具有震撼性,许多学员都觉得自己象才刚刚明白一样,这促使他们更加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更加认真地去学大法,而不是象一些自说圆满了、不用再学法了的人说的鬼话。

我最近去了一些地方,有一群自认为已经圆满了、完全开着修、不用再学法的人跟我们说:<<转法轮>>是小学生课本,不要执著,要放下<<转法轮>>,去悟高层次的法。完全是一派鬼话。我就从我开始修大法四个月时思想冲到六层宇宙谈起,我怎么样通读大法;怎么样正悟到一层层不同境界的法;7.22以来我是怎么样用法堂堂正正修过来的;一直到现在我的功还在象坐火箭一样的往上冲。当我看师父讲法时,仍然是无数的法理从书中展现出来,永远也看不完似的。我真的是跟他们显示显示,让他们看一看大法在我身上体现的威力。他们自认为修得高了,别人理解不了,可是我呢,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我跟谁都能交流,而且这种交流中不带任何会干扰人思想的痕迹的,只可能使人更加坚定地修大法,学大法。通过交流和学法,我们按照师父在法中说的真正去做、去学大法,都能在法上勇猛精进、能从学法中看到无数的法理。我们一起学法的学员,从7.22到现在,没有一个倒下来的,全都是堂堂正正能带动一方人的精英,而且许多人比我修得更好。

我们遇到过多起个别人由于自己心不正而造成被高层败坏的生命附体干扰的事。它们的目的就是破坏学员对大法的正信,集中体现在师父经文“坚实”发表的前一段。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一个平时不怎么学法的人,突然心性大变,对法的认识表现得很高,心态非常的祥和,讲出的话轻易能使老学员落泪,打着的旗号都说是师父,而且别人听不到,也不会太明白,能知道你今天干了什么,能指出你有什么执著心。很多学员上当,却以为真是师父慈悲。他们表现得好象很善,却说我们学员不够善,跟目前那些自认为圆满了的人的状态很相似。我们面对这些事时,第一是明确提出这种状态不是他们自己从大法中真正修出来的;第二是告诉他们我们修炼是从里向外,不会表现出这种“善”的状态。同时我们尽力帮助他们回到法上来,让他们从法上去看清楚存在的问题。由于我们心很正,这些邪恶生命对法的理解根本不可能高到哪里去,很快就会漏出马脚;但由于那时被干扰的人往往都是平时就不怎么学法的,很难放下这种执著,也就被法所淘汰。而现在被干扰的人往往是一些过去修得不错的人,对他们自身的迷惑也就更大。很多学员只能凭本性的一面知道他们不对,却辩不过他们,所以我认为一切都与大家的心性和学法有关。那些败坏的生命非常邪恶,我们一定要象孙悟空识破白骨精那样来识破那些生命假善真恶的本质。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太阳系怎么转,里面的星球就怎么转;银河系怎么转太阳系就怎么转:宇宙怎么转银河系就怎么转。你同化到哪一层法,你就带有多大的法的力量,他是修到那个境界中生命的法的一种体现,而非强为。所以自己修得好,一定能把法洪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如果执著于个人的圆满,不能着眼于大处修炼,在那种境界中修的法的美妙就很难在自己身上展现出来。师父说:“佛法无边,宇宙有多大,这个法就有多大”,这是全新的宇宙学。师父讲法至今,一直在用人对宇宙的概念,把我们拔起到从宇宙的宏观到微观中来用法衡量一切,一直往高层次带着我们,用法来丰富我们的智慧,真正地用法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去洞见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的,“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一切奥秘。


四.强大的主意识

当我看到师父写的“再论迷信”(99/07/13)经文时,学员都在说这是再次给人的机会。我则意识到有更大的魔难将要来临,要做好准备。可没想到会那么快。当看到电视上一个个老学员、老站长上了电视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必然的;而当面对批判时,我真是坦然不动,知道我们应该去承受一切。我的祥和和见了谁都乐呵呵的心态使得我的领导和同事们背地里都树起了大拇指:“你们真了不起。”当公安审问我时,我拒绝了一切诱导,心中只有一念,就是堵死我的一切人的退路,杜绝我的一切人心,全部用修炼、用法来回答他们的问题,没有任何躲闪。他们问完话后,由衷地认为大法太好,我们修得好,了不起!被软禁时,我的坦然与乐哈哈的心态,使得软禁我的人脸都失色:“哇!连我们都怕,你在这种环境中还能开怀大笑,什么东西还能压住你呀!”当他们故意要学污蔑师父的文章时,我心底里那种神的怒吼使得他们都在发抖。我对自己修好的一面说:如果这个肉体表面有任何主意识不清从而被邪恶利用来干扰破坏大法,那就立刻灭掉。我出来后有一念,就是要让每一个见到我的学员,听到我的声音的学员,都能够坚定的修下去。我的乐哈哈心态与祥和,也的确使许多见到我的学员感到振奋。

当许多学员上北京时,很多学员在一起反复交流了为什么不能带着人的执著去北京。我回到了老家,心中对师父发愿:“师父!我一定要走最正最正的路,您一定要帮我!”在家乡我看到有的学员那种茫然的状态,凭着本性对大法的认识,我知道我要干什么了。通过迅速与学员交流,把我自己、身边的同修们是如何堂堂正正修过来的过程讲给他们听,真的马上使他们产生了正信,马上明白原来大家还在坚修大法心不动。于是他们又到处去交流,使得更多的人堂堂正正的修大法。我回家后,曾悄悄地跟很多老学员交流,谈了对于个人圆满与整体提高的关系的认识。有一度看着老学员一个个被抓,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却还有那么多学员没从法上提高上来,真急呀,但我不灰心,继续智慧地做着我该要做的一切。我身边还有许多老学员修得非常好,一直帮大家维护着集体学法的环境,坚持了一年之久。

我曾遇到了海外的几位学员,我为国外的弟子们对大法至诚的一片心而感动,但我也急呀,我说:国内有我们老学员在呢!你们去完北京赶快回去和大家一起学法洪法,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一定要用来去向广大的人民洪法。

在做着大法的工作时候,我认识到,最后我自己也要走这一步——去北京。(顺便一提,我不是一个靠点化来修的人,一切都是从大法中明明白白地悟道,因为我认识到当执著于这种点化时,就已经在难中了,唯有明明白白从大法中修出的发自内心的正悟,才能真正的“不迷不惑”。)于是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以纯纯净净的心态去了北京。回来后我感受到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强大区别,我的主意识变得更加坚不可摧的强大起来,那种对大法的正信真是力可劈山,而且越来越感受到正法的进程是如此之快,我们做大法工作的时候也越来越能够运用智慧,在去掉了人心之后,可以很方便地利用人心来说明真相,铲除邪恶的物质因素。梦中的我是在枪林弹雨中驰骋救人。

在反复通读了师父写的“忍无可忍”经文后,我逐渐明白了该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做一个神。我的主意识再一次强大起来,不允许自己思想中再有变异物质存在,也不允许旧宇宙的势力再利用我个人提高的因素来考验大法,我不再从任何个人提高和个人圆满的因素中去看待问题。我知道我修好的一面是无所不能的,真正能洞彻一切的,当我主动清除思想中的障碍时,本性的一面就很好的参与到正法中来。我感受到修好的一面如出炉钢水形成的滚滚洪流在排山倒海地过来;我感受到我能抑制人的邪恶思想;我变得能够把人的思想打到手心里,很好地去跟他们说明真相;我强大的正念能够改变空间场的物质因素;这一切都使我越来越感受到佛法的殊胜和美妙。当我看到师父写的“正大穹”时,心里那个乐呀,无以言表。

在修炼中我们体会到,我们的修炼经历也是“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无论这个过程中有过什么波折,我和众多大法弟子一起,没有任何遗憾和后悔地走到了现在,因为我们真正地做到了共同精进,在法上认识法,正在实现“助师世间行”的久远洪愿。


大陆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