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番体悟大法的神奇,十岁小弟子决意精进

【明慧网2001年4月29日】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我叫张宁(化名),今年十岁了,是97年和妈妈一起学法炼功的。学法前我是一个小药罐子,经常住医院,别看我这么小,那时我的病可不少:肾炎、皮肤炎、慢性的支气管肺炎,时常都犯。吃药、打针、住医院都快成了家常便饭了。我给爸爸、妈妈带来了痛苦。学法炼功后,我的病不知怎么都好了,再也不用吃药、打针、住医院了,我太高兴了,大法真神奇呀!是师父的慈悲,使我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

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不管天气多么的冷,也不管天气怎么的热,我都和妈妈去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可是自从1999年江泽民一夥坏人歪曲事实,无理打压法轮功,迫害大法弟子,我幼小的心灵也受到了打击,我不敢炼了,更不敢看书、学法了。条件不好,环境更不好,派出所不断来我家,说学法轮功不许我们住房。妈妈被单位开除了,爸爸也没有了工作,生活很不好。学校老师也找我,还讲法轮功如何如何的不好,说的很难听,我不想再重复了,反正我知道学校老师说的不对,因为修炼大法使我病好了。但我当时没办法,点了点头,但是我都要哭了。正象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所说的:“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可我那个时候就是那样,根本不象个大法小弟子,不能坚持学法炼功,我和常人的小朋友没什么两样,忘记了自己是个炼功人。紧接着考验接连不断。一次我和一些小朋友在楼下大院里玩,因为大院里有一堆木头,我就上来下去、跑来跑去地玩着。突然我的脚被一个五寸多长的长满了铁锈的大钉子穿了过去。我当时就倒下了,用力将钉子拔了出去,只见钉眼处流出了血,一会儿比一会儿流得快,我都快疼晕了。邻居的爷爷和奶奶看到了,把我背回了家。爸爸接过我,着急地问我,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哭,疼痛难忍。爸爸说:“你到底想怎么办?”我哭着说要学法炼功。真神奇,当我刚说完学法炼功后我的脚就不那么疼了,血也少了,包上脚,我就拿起经文去读,没过几天就好了。我又开始了学法炼功。

每到节假日坏人总来干扰我们的正常生活。去年7月18日派出所怕我们去北京,让我们保证不炼功,保证不去北京,我们没有答应,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最后他们强行将我们赶走,以不给他们添麻烦为借口不让我们住房,一个月都没到,我家被派出所驱赶搬房三次,生活不得安宁,我又失去了信心,没能坚持学法炼功,那期间天气特别的热,我没有地方呆就整天跟在爸爸或妈妈的身边,他们干活,没人照顾我,我满脸长出了小水泡(有人说是传染病),还发高烧,眼睛都快封上了。派出所还老来干扰,爸爸妈妈生活压力太大,谁见到我这个样子都说赶紧上医院,我痒得难受,妈妈见我这样,就决定送我上医院,因为学校说传染病不允许上学,怕传染给同学,其中我班上有一个同学手上长了个泡,她说是我传染的,我真要被停学了。这时我又一次下定决心,要坚持学法炼功,接着奇迹就出现了。《转法轮》刚读到不到一讲我就睡着了,可是第二天起床时见我满脸水泡疙瘩变小了,等到下午几乎没有了痕迹。就这样我又开始了努力学法炼功了。大法多神奇呀!根本不是电视说的那一套,那是骗人的。

最后我想把我的心声告诉所有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和小朋友们,“法轮大法好!我们师父好!”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听录音,因为大法改变了我,我的身体好了,我要坚修大法。

大陆小弟子张宁2001年4月1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