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佛法再创生命奇迹——昔日白血病患者的心声

【明慧网2001年4月3日】 知恩图报是我中华民族之传统美德,在新旧宇宙交替之际,正邪、善恶、真假难辨之时,我用我的生命诚恳善意地告诉世间所有的生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慈悲伟大的李老师,传出了万古久远的法轮佛法,才有了我的今天。

借此机会再次感谢为救治过我而日夜操劳的人们,感谢93年4月为救助我而捐款4000元人民币的单位、部分领导和全体干部职工,感谢所有关爱、帮助、支持、理解我的所有亲朋好友们。

我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通过6年的亲身修炼,用我的生命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不要受个别人欺世的谎言所蒙蔽。“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仇恨、敌视、违背“真善忍”的生命,即将被淘汰;心里装着“真善忍”、同情、理解、支持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的生命,知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生命,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邪不胜正是永恒的真理,真象终将大白于天下。

几年来我的亲朋好友、邻居有无数合法民众严格按“真善忍”要求刻苦修炼,身心受益之巨变有目共睹。仅我单位就有几十位大法修炼者及部分干部职工的家属都是大法的受益者。一些大法弟子是单位干部职工一致认同的,通过修炼变成爱岗敬业、身心健康的好干部、好职工。我们的事实证明我们是伟大的法轮佛法的真修者和身心受益者!

***

我叫张淑君,女,35岁,汉族。我曾是白血病患者(有所有医院、医生的诊断书、医疗证明、病危通知书等),那时年仅26岁。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我朝气蓬勃,热爱生活,得病前办理自费赴美留学,美好的生活在向我招手。白血病对我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在石市铁路中心医院刚确诊时,父母瞒着我,怕我接受不了残酷的现实,只告诉我是严重贫血,把插在病床上的病历卡片撕掉了,全家人在我面前强装笑脸,极力掩饰内心的痛苦。一天晚上,男朋友从香港打来电话,我在护士站接完电话一转身,看见床位表上我的名字下面写着“白血病”三个字,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呆傻地站了好长时间,也不知自己怎么回的病床。躺在床上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老天怎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美丽的憧憬顷刻间化为乌有?

漫长而痛苦的治疗过程折磨得我痛不欲生。每月7天的化疗使抵抗力下降,经常感冒,高烧不退。输抗菌素过敏,全身起皮疹象穿了红色紧身衣,奇痒难忍,抓挠得流着血。由于长时间输液,手背扎得皮肤变硬,每次输液护士都发愁。后来一看红色化疗液我都会产生条件反射,恶心、呕吐,就这样在死亡的边缘上痛苦地挣扎了一年。93年我在北京某医院自费花了十几万元做了骨髓移植手术,哥哥为我捐献了骨髓。一头秀发因大剂量化疗、放疗掉光了,短短几天体重减了26斤。看着病友一个个相继去世,我万念俱灰。我多么渴望能继续生存下去,死神却偏偏无情地粉碎了我似锦的年华。我开始不断地思考:在苍茫大地中,在病痛折磨下,在死神降临时,人竟如此地渺小与无助,纵然拼得头破血流、争得了万贯家财、达到了权力的顶峰,又有何用?一切都无可挽回,无力回天啊!我不停地问:冥冥中,究竟是什么神秘力量在主宰一切、在均衡一切?

手术导致一系列后遗症: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心脏间歇等,由于输血出问题又得了丙型肝炎。这些病中任何一种都能很轻易地要了我的命。当时身体黑瘦得不成人形,辗转过几家中西医院治疗。为了治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一个月花了几千元也没治好,最后只能依靠每天口服5毫克激素维持生命。而丙型肝炎花了近2万元也没治好,只能任其恶化。河北省三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时父母都快急疯了。我本应孝敬父母让他们安享晚年,现在却让他们忍受着哮喘、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的痛苦为我奔波操劳,倍受煎熬,精神上、经济上承受着巨大压力,母亲整天象影子一样陪着我,生怕我承受不住一走了之,背地里也不知掉过多少眼泪……

也就是在那时,我越发感到了生命的可贵:父母、亲友们为了我的病几乎耗尽了一切,而我只是无能地任凭病魔无尽地掠夺索取,眼看着亲人们日渐憔悴绝望的眼神,我就揪心惭愧:爸爸妈妈,女儿对不起你们二十多年的辛苦养育之恩,只恨女儿不能孝敬您二老双亲还拖累您们;还有那些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曾给予我帮助的知名与不知名的无数好人,我拿什么报答你们?难道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我止不住地流泪:有什么力量能使我起死回生,我真地希望能够活下去……大病在身,大难临头,生死关头,我忽然明白:原来人生的意义不是为了自己生活得如何自在,世上还有更珍贵更美好的东西!

枯木逢春。95年3月我有幸接触了法轮大法,从此我的人生有了新的转折、新的起点。开始去炼功点时,由于心脏不好,身体极度虚弱,我戴着口罩,穿着棉大衣,由母亲扶着慢慢地走会儿、歇会儿。尽管五套功法简单易学,没有剧烈运动,动作只是“缓、慢、圆”,但前四套功法我还是坚持不下来。后来不知不觉中我比母亲走得都快,身体轻松,一个小时的动功很轻松地就能坚持下来。那真是把我从痛苦、无望的地狱中解救出来!简直是太神奇了!仅仅一个多月,现代医学的疑难病,我家花了十几万元都没治好,现在修炼“真善忍”后一分钱没花全好了,这不正说明法轮佛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吗?昔日的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脸上,变化得如此之快,连做梦都能笑出声来,新的生活又充满了阳光。原来生活不能自理,全由父母照顾,简直就是一个“废人”,现在我主动承担家务,尽女儿的孝心,让父母好好休息休息。父母对我的变化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大病三年头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身心的变化使我对大法坚信不移,仅修炼两个月,95年5月份我重返工作单位。在实际生活和工作中,我按照《转法轮》讲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单位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不以权谋私,不收取货主任何财、物,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矛盾先检查自己,不争名利,脏活累活抢着干,评先进主动让给别人。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不断地提高心性,努力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思想境界。我身心的变化在单位是大法威力的活生生的例子,单位的领导与职工都是有目共睹的。母亲修炼“真善忍”后的变化也很大,哮喘、糖尿病都不治自愈;脾气也好了,修炼前经常和父亲闹矛盾,斤斤计较,修炼后待人和善,整天乐呵呵的,全家人和睦幸福。

在神的眼里,每一个生命都是平等的,只要你有向善的心,“佛法”便无私地帮助你、呵护你、指引你。如果不是有缘修炼伟大的法轮佛法,我会随着人类社会道德的下滑不知不觉地败坏下去;如果不是有缘修炼了伟大的法轮佛法,我只能在极度绝望与痛苦中被病魔慢慢耗尽我年轻的生命。我的生命不再属于我自己,因为我的生命完全是大法给予的,我应该用有限的生命造福所有的生命,尽最大努力去讲清真象、唤醒世人。看到还有人为了浮云般的名利情而苦苦奋斗追求,看到还有病床上的病入膏肓之人在煎熬绝望中无助的挣扎,我就难过。因此在政府个别领导人错误地非法取缔法轮功,并非法定“XX”后,我顶着各方面巨大压力,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上北京用自己亲身的经历乃至用大法赋予我的生命来讲清真象,唤起人们的良知。然而我得到的却是非法拘留、单位记过处分、公安局的抓捕。现在我被逼得离家出走,居无定所,剩母亲一人在家,整天为我提心吊胆。但我觉得只要有人能通过我的亲身经历和我的言行,不再受邪恶谎言蒙蔽,用自己善良的本性分清善与恶、正与邪,我所吃的苦就没白吃,能为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而在世间吃苦是我的幸福;而且我现在得到了这无以言表的珍贵的一切,我多么希望所有世人也都能得到这殊胜壮丽的幸福!刹那间,我明白了修炼人为什么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一个正法修炼者存在的意义:完完全全是为了别人!

现在我流着泪,用我的爱心真诚地告诉所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张淑君
2001年3月23日

(编注: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上文中作者名字改用了化名,并略去了所有医院、主治医师和联系地址等详细信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