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则正法小故事

【明慧网2001年4月4日】
(一)

在大法弟子向世人讲清真象不断深入之际,世人越来越清醒明白。有位经常接触大法弟子的常人,看到大法弟子不畏强暴、不顾个人安危,在救度世人,在到处散发大法资料、挂横幅,很是佩服。有一天在闲暇之余也要了些资料要帮着散发。这时一位弟子问他:“如果你被抓了怎么办?”他立刻回答:“我不怕,我就告诉他们:第一我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还不配当大法弟子;第二我这个人迷信,人家告诉我说这是做最好的事,做了可以不下地狱,所以我就做。”大家会心地笑了。

(二)

有位大法弟子拎了一大包大法资料准备回老家。已经到了检票口,才发现有两警察在逐个翻包,检查每个上车的旅客。这时走开已来不及,且更易引起怀疑,只好硬着头皮闯。马上到了检票口,只见两个警察同时回头不知看什么,瞬间,这位弟子拎着沉甸甸的提包走出了检票口。刚过去,这两个警察就转过头截住了她身后的那个人继续检查,好象根本就不知道已经过去了一个人。她赶紧大步流星走进了候车室里的录像厅,坐下后,心里还真有点后怕,好险啊,赶紧双手合十,心里默默感谢师父及众位佛道神。事后,这位同修感悟到,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只有心存正念,才能化险为夷。

(三)

有一做大法工作的弟子,一天彩色墨盒用完了,就顺手扔在了垃圾筒里。过段时间,又需要用彩墨打点东西,这时新墨盒又没有及时买回来,没办法又从垃圾筒里检回扔掉的废墨盒,心想也许还能剩一点,打一张也就够了,可是没想到一用却是满满的一盒,又一直用了很长时间。此事给周围的弟子鼓舞很大,大家决心更加努力做好助师正法的事。同时也体悟到: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少些人的思想,也许大法的神奇随时都会展现在我们面前。

(四)

有一位弟子在印大法资料时,因量大,废寝忘食印了两天,眼看就要完成了,这时,这位弟子突然产生一念:心想机器千万可别出问题,要是出了问题这批资料可就不能按约好的时间及时送到农村弟子的手里了。刚想罢不到三分钟机器“咔”停住了,在平面液晶显示板上显示出一个“小扳子”形状的信号。这位弟子赶紧拿来说明书看其究竟。原来“小扳子”的意思是告之机器需要“保养、维修”。奇怪这是新机器使用还不到一个月,怎么这么快就需要“维修”啊。再看看机器里外都很干净,印刷过程中没出现一点毛病,一切都很正常,看看各个部件都没问题,但是怎么弄都不好,没办法,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遇到这种事就先停下来学学法,找找自己,先把“人”的问题找到了,“机器”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当这个学员静下来以后,想到师父的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时,顿时悟到:原来是自己刚才那不好的一念造成的后果啊!机器上显示的这个“小扳子”实际上是在点悟我向内找“修”自己,而不是向外找“修”机器啊!这么一件看似平常的小事,背后却蕴藏着如此深的法理。修炼真是妙不可言啊!同时也使这个学员深深体会到了大法的严肃,修炼的严肃,做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产生这么不好的念头呢?看来要想做好大法工作必须首先做到“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帅”。一思一念都要用更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的心态越来越纯净,心正、念正,才配做这神圣的工作,否则,就会给大法工作带来麻烦,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师父在《清醒》一篇中早就告诫我们:“你们对大法所做的工作不会与你们本人的修炼无关,工作中处处都体现了对你们心性提高的因素在里边,你们不能只工作,也要圆满”。此刻明白了法理提高了心性,“人”的问题找到了,“机器”的问题很快就迎刃而解了。原来“维修”只是一个假象,只需按下有关的按钮,“小扳子”立刻就消失了,机器又开始了正常运转。

(五)

有位大法弟子的家属,妻子与儿子都修炼,儿子被劳教,妻子飘流在外。他因此受牵连公司不让上班,一直呆在家里,一年来饱尝了妻离子散的痛苦,受尽了精神上的折磨。可喜的是他终于从痛苦中觉醒,分清了善恶,从开始骂大法帮助政府做工作,到现在反对政府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帮助张贴大法资料,真是在思想上经历了一番痛苦的升华过程。

特别是在2000年10月1日这天,他被逼去天安门广场找妻子,在广场上他被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勇敢“护法”的行为震撼了,被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惊呆了。只见警察、便衣、地痞、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不管老少妇孺,有的当时被打倒在地,鲜血直流。有一个站在他身边的青年迅速打开“真、善、忍”的横幅,边喊着“法轮大法好”边向着一个正在打人的警察冲了过去,立刻那个青年被一阵拳打脚踢按倒在地,横幅被抢走。却没有看到一个大法弟子有任何反抗的行为。过后这位家属说:“当时我真气愤,忍无可忍,差一点冲上去。”一会儿,他看到了他的妻子也被抓上了警车。他愣愣地站在那儿,眼睛慢慢的湿润了。如不亲眼所见,决不敢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这时游人已被驱赶到广场四周,他还站在广场中央,立刻吸引两便衣上来,上下打量他,此刻他仿佛刚从恶梦中醒来。这两个便衣跟了他半天确认他不是大法弟子才离去。

回来后,他感慨地说:“这趟北京之行使我太受教育了,这回我可明白了谁是正,谁是邪,也知道大法弟子在做什么了,他(她)们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有的失去家庭,有的失去工作,甚至有的失去了生命,他们太伟大、太了不起了!我佩服他(她)们。相比之下,我作为大法弟子家属暂时失去了工作,实在算不了什么,比起他(她)们太微不足道了,以后我再也不为此事而烦恼,忿忿不平了。现在我真为有这样的妻子和儿子感到自豪,从此以后我也不再管她们了,爱干什么干什么。不仅如此,看来我也应该帮她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了,也好摆放一下自己将来的位置。”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