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证实法点滴

【明慧网2001年4月4日】 一、 堂堂正正走出家门

为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我毅然在“两会”期间再次上京。临走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是最神圣的,应该堂堂正正。于是便向家人直言相告,说自己要到北京去证实大法。由于自己平时比较注重实修,家人基本也没什么异议。唯独我的弟弟拦阻,说:“姐呀,你就别去了,在家炼就可以了。如果这次去,肯定要判五年。你要是真去,我就向派出所报告,中途把你截住,这样你可能还不用坐牢。”我义正辞严地对他说:“小弟,你怎么这样好坏不分?!我去北京证实法是大好事。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如果你想干坏事,想告诉派出所,那你现在去好了。”由于有坚强的意志和决心,家庭关顺利过去。

二、 逐渐清醒的人心

凭着坚定的正念,我顺利到达天安门广场,那里的游人很多。由于自己没有横幅,而且天快黑了,我决定先去买布做横幅,明天再站出来。于是,我问了路边的一个大姐哪有合适的布卖。大姐非常热心地带我去买。路上,我问大姐这几天来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大姐说:“天天都有法轮功。以前很多,这些天少一点,但天天有。”我便问她对法轮功的看法,大姐有点激动地说:“法轮功真是好的,确实是好。在广场上,我亲眼看见过法轮功的人被打昏,打伤的更多。那些警察太坏了。”我听了,心里非常高兴,有良知的人们终于渐渐清醒过来了。我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大姐笑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可要小心!你知道吗?江XX出300元一个让老百姓举报。咱老百姓也知道谁好谁坏,我不会做这样的亏心事的。但我们拧不过他,也只能这样了。”有师父的帮助,我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顺利找到旅店住下并做好横幅。其实,店主及其员工都知道我是炼功的,但他们都站在正义这边。

三、 “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

第二天早上,我便站出来证实大法,向世人展示真相。随后,便是“人民警察”的猛烈毒打。拳打脚踢、打耳光、揪头发……警察追问我的姓名、住址,我用平静的心不配合它,但由于我带的物件有商标,我被带去某市驻京办。在驻京办,打手们逼问我具体的住址、姓名,让各地区驻京办的人来认等,我一概不配合,并拒绝所谓的“谈话”。随之而来的又是毒打。但我以大法修炼者的坚定的那颗心挺了过来。其中,打手们威逼、利诱、恐吓、毒打我,但在真修者的眼中,那只不过是“哄小孩儿的玩艺儿”。

例如:
“想我对你好,你就要听话。”
“大姐那么关心你,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这样的?”(利诱)
“在这里我们不对你怎样,你如果不说,认出来后,把你带回去打残你。”
“你今天不讲,明天不讲,但你最终也得讲,到时我要你跪着来求我。”(威逼、恐吓)

更甚者,这些不法分子还扮演唱红脸、白脸的角色。在驻京办时被关在另一房间的是一个40多岁的同修(我们称他叫大叔,大叔这次已经是第五次来京护法了)。一方面,一个工作人员边打大叔边喊:“我揍死你!我揍死你!”另一个工作人员则在旁边说:“你这何苦呢?你何必受这苦呢,回家不就好了。”

后来,我悟到我不应承认邪恶安排的所谓考验,因为谁也不配考验大法。于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与另一个同修逃了出来。回到家乡继续做洪法护法、讲清真相的事。

(大陆弟子 据口述整理 2001/4/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