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与除恶

【明慧网2001年4月5日】 仍然做着讲清真相的工作,但我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下来,能够静心学法了。

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对法的理解上存在着一些困惑。我摆不好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

我知道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对于正法来说,个人的修炼是微不足道的,师父讲过:“佛法可以度人,但不是为了度人才产生了佛法”《证实》,在正法过程中,固守着所谓的“个人修炼”是不对的。

但师父还讲过:“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以我的理解,学法是为了指导修炼。“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的是指导你们修炼哪!”《何为修炼》,还有在《理性》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理智、智慧和慈悲,我理解都是必须实修才能具备的。

这些困惑反映到我的日常生活和修炼中,最突出的表现是我摆不好学法与讲清真相的关系。相当一段时间里我忙于大法的工作,学法时间少,且有些流于形式。每天匆匆忙忙看完一讲《转法轮》,心想这回今天又能交差了。没有静下心来学法。因为没学好法,在日常生活与讲清真相的过程中遇到的矛盾,没有注重找自己的不足,还带来一些麻烦。有时也在琢磨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的“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

接连过了两次病业关。第一次是感冒的症状,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很难受。第二次是牙疼,更难受。“牙痛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牙疼得厉害,半夜了还睡不好觉。我记起师父的话,对自己说我得把心摆正。“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半梦半醒之间,我用心承受着痛苦。我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谴责江泽民。那是2000年9月我在纽约法会时,一些常人的口号声。我也感到在我的痛苦中在和邪恶作战。又过了一会这感觉变得更清楚和强烈,我感到自己正在随着痛苦,和在这痛苦中对大法坚定的正念,正象利箭一样刺向邪恶。

我因感悟而清醒:静心学法与精进实修和讲清真相与揭露邪恶是贯通为一体的。作为一个大法粒子,讲清真象,救渡世人,真正地抵制这场邪恶的迫害,这是我在正法中应该做好的。这中间包涵着修炼:放下各种观念,真正走出人来,才能做好;作为这宇宙中的生命,我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和其他生命一样,发生了可怕的变异。苦修中去掉变异的观念和业力,真正同化大法,在从微观向表面突破中变得越来越纯净,对大法越来越坚定,这本身就是在除恶。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做好我应该在正法中做的一切。

美国大法弟子
2001年3月3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