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警学员似一家”的背后

【明慧网2001年4月5日】 在新世纪“文明古国”的吉林市劳教所里发生了这样一些事。2001年3月9日已经劳教期到期的大法学员陈德喜,到管教室问管教科科长刘勋(多次殴打大法学员),为什么到期不放,刘勋对他说:“你决裂了吗?决裂再跟我谈到不到期,不决裂就不到期。”并口吐脏话骂陈德喜,陈见他骂人,就说:“你这么大的管理科长怎么骂人呢?”刘勋说:“我就骂你怎么的,还打你呢。”说完就踢陈一顿。陈德喜回来后跟功友说了此事,大家就再次求见所领导。3月12日下午教育队梁大队长、韩中队长找了十几名大法弟子谈话,却什么都不听我们功友讲,并说有想与大法决裂的话可以说,别的话不用说,也没用,功友们见他们并不真的听我们说什么,就表示有意见,在场的韩中队长和候中队长就气势汹汹的大骂学员,并威胁说:“再不听话就消灭你们。”这些功友回来后讲了这些情况,并告诉所里的决定说是不与大法决裂就无限期关押。大家听了都对这种不合法又不公平的做法表示抗议。

就在这种不讲理、不听我们讲话的情况下,功友们决定用炼功来表示对这种决定的抗议,却招来了劳教所惨无人道的镇压。

3月12日9点钟左右,梁大队长、韩中队长、候中队长等带二十几名干警,手持电棍警棍、手铐,大声喊骂着闯进教育队三中队4楼寝室,将正在炼功的大法学员从床上打到地上,又拽打到走廊去,管教刘涛将功友夏断林双腿垫在床边的铁管上,用警棍发疯似地猛打膝盖,后来有的干警怕出事阻止半天才住手,就这样一个一个地进行毒打,然后又一个一个地被踢进管教室,几个干警一齐打一个人,拳打、脚踢、电棍击、警棍打,将近四十名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都打倒在地上。这还不算完,韩中队长、候中队长、干警刘涛、王雷及几名干警又拿电棍挨个头上敲、击,其暴行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当学员白晶志被几名干警打倒在地后,又被刘涛将右侧肋骨踢断。当有学员去扶白晶志时,却被韩中队长踢倒一边,并让白晶志自己爬起来。白晶志爬不起来,就被韩恶警拳打脚踢地硬自己走回寝室。

在这场迫害中,有近四十名大法学员遭到毒打,多名学员受伤,白晶志右侧肋骨被打断。

3月14日,这些疯狂灭绝人性的邪恶打手们又对二中队(3楼)的大法弟子们下了毒手,从上午11点左右至下午1点左右对二中队70多名大法学员进行了三次疯狂毒打,打骂声一阵响似一阵,整个楼被震得空空响。大法弟子们在极其痛苦中,仍告诉他们不许打人,打人不对,他们却灭绝人性地疯狂地一个一个的毒打,持续了两个小时。三次毒打70多名大法弟子,几十人被打伤。

在这两次邪恶的迫害后,劳教所教育队的梁大队长声称这是“正常管理”,韩中队长说今后谁不听所里的话就“消灭”他。

3月15日大法弟子胡跃东又被叫到管教室,以其念了师父的经文为由用电棍打、拳打脚踢等方式进行迫害,并逼迫他进寝室说“保证今后不违反规矩”。

这些迫害的事实已严重违反了国家规定的人身不受刑讯体罚权和国家一再提倡的文明管理的规定,这些执法者却公然执法犯法,对100多各大法弟子进行人身摧残迫害,怕走漏风声,不许学员家属接见。然而就在几天后,劳教所打出了一幅“和风细语谈转化,干警学员似一家”的标语,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们想以此来掩盖他们的邪恶罪行。

这里的大法弟子都是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看到国家做出了取缔法轮功的谎谬决定,本着对国家对社会负责,实事求是的心理进京上访而被政府非法强行关押在劳教所的,在劳教所里大法弟子们严守心性本着相信国家、党和政府,以最大的忍耐力给政府足够的时间来了解事实真相,可国家政府给他们的回报是什么呢?

这只是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里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片断。全国的劳教所有些比这不知残酷多少倍。我们强烈呼吁国际社会联合国人权组织以及全世界热爱和平尊重人权的人民、国家给予关注,尽快帮助法轮功洗清这千古奇冤。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大法弟子 2001年3月1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