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神话:老八路学大法

【明慧网2001年4月7日】 二冬阿姨夫妇都是老八路、老革命,11岁参加革命,今年是七十好几了,生活在西部历史名城。退休前在某大学任党委副书记,有着极其丰富的政治工作经验,善于调查研究,做人的思想工作。退休后闲在家里,先后学了十几种气功,并是这里十几种气功联合会的会长。

话说九十年代初期,二冬阿姨夫妇学了这么多气功仍觉得不满意,心里面总觉得这些气功师的人品不怎么样,功法中总差了点什么。于是夫妻俩开始云游全国的名山大川,走遍了佛教道教的名胜之地,总是失望多于收获。

某一天,夫妻俩来到一座名山,正要进寺院上香,院门边回廊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和尚突然对他们打起了招呼:“来来来,你老俩过来,我在这庙里呆了这么久,见了这么多人,只见到你俩与我有缘”。老俩口于是与年轻和尚谈了起来,到晚上又来到住的旅店继续攀谈。最后,年轻和尚一定要收他俩为徒,传授他们修炼的东西。如果他们年命不够,他还准备把密传的借体修炼的法传授给他们,也就是借刚死之人的身体来修炼。话是说得很投机客气,阿姨夫妇给和尚留了家里的电话,没有立刻答应他。在外走的时间长了,阿姨给家里的老战友,也是气功迷,一位正军级的退休干部打了个电话,问最近又有什么新功法在传。老战友说:“有啊,最近来了个姓李的年轻人在传法轮功。“哦,这功法有什么特点吗?”“有啊,说是在小腹部位转一个什么轮子。”话刚说完,二冬阿姨就觉得小腹部位有东西在旋转,她马上说:“哎!我肚子里转了,这功这么厉害呀,我马上赶回来。”夫妻俩于是连夜退房往家赶。

回来后,老战友给了她一本《中国法轮功》,老俩口看后觉得写得不错,就跟着老战友学了再说。一个月以后,那个年轻和尚来了,还是要收她俩为徒,跟他们说了很多修炼的妙法。阿姨心想我还是得等见过那个姓李的小师父以后再说,于是把《中国法轮功》一书拿出来给和尚看。那和尚接过《中国法轮功》一书一翻,“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啊!这个人还有高的,还有高的没拿出来。”一边翻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神情有些激动。阿姨一听心里就有数了,一直没有答应和尚。

过了两个月,李洪志老师又来当地讲法,阿姨夫妻俩都去听了。第一堂课下来,觉得李老师确实讲得特别好,阿姨就想了:“这李老师书也写得好,课也讲得好,确实是其他气功师没法比的,只不知他本人能不能象他说的那样,我得去考察考察他,看他是否言行一致,如果是,我就跟他学,如果不是,我就跟那和尚学”。于是第二天一早二冬阿姨就来到李老师住的地方考察。

李老师住在一个很普通的招待所,一行人正在吃早饭。吃完饭后大家各自忙着,阿姨一下跟这个说说,一下跟那个说说,可眼睛心思一直在注意着李老师。混到吃中饭了,李老师一行又热情地留她吃中饭,阿姨是求之不得,正好进一步观察。中饭很简单,一点也没有浪费的,李老师一家人看上去都非常祥和。一行人无论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对李老师都非常尊敬,李老师也没有一点架子与俗气的地方,让人总觉得那么得体。

第三天二冬阿姨请李老师一行去逛街、逛商店。李老师的言谈举止总是那么得体,没有一丝做作,衣着非常整洁大方,每当进门或上电梯、上楼,李老师总是非常有礼貌地做出女士先请、年纪大的先请的动作,姿势自然而优美,虽然老师年轻,跟他在一起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在以后的修炼中,二冬阿姨总是讲这些故事,告诉学员要符合好常人状态,不要过激。

随后几天,阿姨除了认真听课以外,一直认真的考察着李老师的一言一行,觉得他确实是说到做到,言行一致。到第八天,阿姨一大早就起来,赶到当地最有名的寺院,第一个进去,在释迦牟尼佛像前点了三柱香,然后发愿说:“求佛祖释迦牟尼保佑李洪志老师传法传功成功!”当晚李老师讲完课后,许多学员赶到后台要见李老师,二冬阿姨抢先把住门,把别人拚命往外推:“挤什么、挤什么,人家刚刚讲完课,连一口水都没喝,你们听了课也该为别人着想呀,让人家休息一下吧。”说着把门一关,把别人全拦在外面,自己却进去了。到了李老师面前,阿姨掏出上面写着十几个气功联合会会长的名片双手递给老师:“李老师,我和我老伴跟您学大法!”后来阿姨经常讲:那时候只知道大法好,并不知道这法有多大,等明白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经常开一些宇宙那么大的玩笑。

李老师走了后,那个和尚又来了,再次游说阿姨夫妇跟他学,跟阿姨说着说着,他的嘴、舌头都起泡了。和尚一看,只好叹息着说:“看来我是做错了。”住了两天和尚就走了,等到李老师再来古城时,一见面李老师就问阿姨怎么样,阿姨就觉得老师似乎是说与那和尚的事,知道这是不二法门的问题,赶紧跟师父说:“我心里明白。”师父说:“明白就好,告诉你吧,那个和尚在娘胎里就能跟他娘说话。”阿姨这才明白原来师父什么都知道。

97年底,阿姨夫妇与几个老学员悄悄去了长春,一见师母,师母就说:师父昨天从某地打电话回来说今天你们几个要到,要我一定代他好好接待你们。

在以后的修炼中,二冬阿姨一直带着学员认真学法洪法,特别是带领大家在理性上认识大法。他们跟很多老战友、老首长洪法。“4.25”事件之后,江泽民迫害大法的密令一个接一个。那些老书记、老首长回到单位对当权的说:“对法轮功的事你们可得跟我悠着点啊,你们要跟着乱搞、乱迫害群众我可对你们不客气。”

99年底,二冬阿姨去了北京上访,给抓了,报姓名:“大法弟子,”哪里来的:“天上来的,”结果给关到监狱里。再提审时,她把这些给忘了,问她姓什么就顺口说了;问她年龄,一报七十多岁,把警察吓一大跳,说她最多也就五十一、二,七十多岁的人脸上不单连个皱纹都没有,还这么光光溜溜的,不信,说她瞎说。问单位,阿姨把自己老八路、老革命、退休前的身份一报。警察把同事都叫来说:“你们看,人家老八路都学法轮功,还是老学员,这思想工作怎么做?她做政治思想工作时我们爹娘还不知道在哪里。”带回家后,警察经常上门来接受老八路阿姨的再教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