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枯木逢春


【明慧网2001年4月7日】我来自大陆,由于长期的劳累过度,在1994年底并发了一场心血管大病,那场病差一点夺走了我的生命。那时真可以说我在死亡的边缘上痛苦地挣扎着。我的病把家里的亲人折腾得够呛,增加了他们许许多多的不安和烦恼。记得当时我已病得无法独立行走,进出医院全由家人陪着,用出租车接送。那段时间光花去出租车车费就是上千元。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药,才逐步控制了病情的发展。就在山穷水尽的时刻,1995年3月19日,我有幸得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在我读书时,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这本宝书,思想上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和开朗,身体上也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对我来说这好比是枯木逢春,从而使我坚定地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光明大道。

炼功才一个月,我扔掉了所有的中药、西药。我那致命的冠心病、头晕症突然全好了,血压也恢复了正常。此后,随着学法、炼功的不断深入,什么肠胃痛、胃酸、腰痛病、风湿性关节炎、失眠症、严重的牙周炎等病魔全部一扫而光,甚至连我几十年的职业病--严重的咽炎及颈椎骨质增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过去,因为我多病,浑身特别怕冷,一到初冬,别人还未穿上厚毛衣,我已早早地披上了棉衣,恨不得裹上棉被去上班。每年冬天,我脸上左右两颊都长满了冻疮,好象一只烂苹果,晚上睡觉两脚冰凉,睡到早上都不会发热,完全是个阴性身体。

可是,自从修炼了法轮功,这一切全改变了。现在,脚底发热、发红,哪怕最冷的天,我也不必穿棉衣了。近4年来,我从未去过一次医院,也没吃过一粒药,我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甜头,一切病痛的苦恼都离我远去。更神奇的是我原先由于烦恼而长出来的白发逐渐转黄、转黑,真是不可思议。过去爬两层楼都要停一停,喘口气,可现在提着很重的东西一口气爬上5-6层楼也不会喘粗气。在平地上走路比年轻人都走得快,走多远也不觉得腿酸人累。

修炼了法轮佛法,不仅净化了我的身体,也使我的心灵得到不断的升华,在日常生活中能时时处处用宇宙特性真、善、忍这一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地去做一个好人。有一次,我去银行存款,要买一万零五百元的定期存款单,我把现款递进去不久,那位年轻办事员就给了我一叠每张面值500元的存款单,我一数有41张。当时首先意识到他多给我钱了,于是我又数了两遍,确实多给我20张,价值一万元。我立即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不能得这不义之财,同时还想到了这位年轻办事员的前途。一旦被发现因弄错帐而丢失一万元,他不仅要赔这笔巨款,可能还会为此而丢了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因此我毫不犹豫,且不动声色地归还了这笔轻易到手的巨款。在金钱的诱惑下,作到一点不动心。我想,我只是亿万修炼者中的一员,凡是真修法轮大法的学员人人都会放淡名利,为别人着想。

法轮大法的威力使我的身体和心灵起了奇迹般的变化,从而促使我全家人都走上了修炼之路,人人都沐浴在佛光里,感觉美好无比。我儿媳妇在1997年4月底及5月初时,由于医生检查不当,造成两次全身麻醉进行人流,以致此后月经不调,流血不止,心情痛苦不堪,到处求医也无用。就在当年7月初,有幸走进了修炼的行列。学法炼功不久,身体就得到了恢复,一切正常了。这次1999年1月19日分娩,从早上10点进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到下午3点20分分娩,顺产出3千7百90克重的孩子,仅用了几个小时,一切顺当。现在我们的小宝宝也在师父的佛光普照下,在我们全家人炼功的能量场中茁壮地成长着,真的不同于一般的婴孩。

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一家人对师父的感激,我们决心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勇猛精进,直至圆满。

(发表于1999年5月澳洲法会,缩写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