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生命的答案(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8日】 我的名字叫莉莎.伯科维奇,今年43岁,家住美国新泽西州。我是9个月前开始修炼的。在成为一名修炼者之前,我每天早晨到一个公园去跑步,直到有一天看见几个人在一棵大树底下炼功。带着难以名状的兴奋,我走过去向其中的一个人询问他们在干什么以及那是干什么用的。一位女士递给我一本书,那本书的名字叫《转法轮》

我遇到的第一个麻烦是既要尽力读这本书、同时还要读懂它。开始的时候,当然啦,书里有很多很多英文词我都不懂,但是有一股无名的力量驱使我每天早晨去公园和那些人一起炼功。过了不久,把我介绍给法轮大法的这些人又给了我另外一本《转法轮》。这一次,是我的母语版,是俄文的。用自己的母语,读书就流畅多了,但我还是无法真正理解我正在读的是什么。这本书对我来说很有意思,但其中有那么多难以理解的概念,我一时觉得还接受不了。比如,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应该同化于宇宙。在我原来的概念中,宇宙就象月球的表面,只有石头和尘埃。

我有一个大家庭。当我告诉他们有关法轮大法的事情时,我的一大堆麻烦就开始了。我的一个姐姐读了这本书,但没有理解法中有关修炼的事实。她想当然地说法轮大法是一种宗教,禁止两性关系,使炼功人放弃忘记家庭。后来,我们全家在一起吃饭,因为觉得我会离开他们、抛弃自己的宗教,他们一致让我忘掉法轮大法。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们对我说的都不对。任何人只要不带偏见地读一遍这本书就会明白,李老师讲的是非常高和非常好的东西。老师给我们指出了一条能真正使我们升华上去的路,法轮大法只会使我的生活变得更好。我告诉他们我自己的感受,告诉他们“现在法轮大法对我来说,已经在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了”。

我过去一直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常常觉得人生中缺了些什么,觉得自己应该干点儿什么去把它找到。可欠缺的究竟是什么,我却不是十分清楚。到底应该干什么?到哪儿才能找到生命的答案?这些忧虑一直折磨着我。我想不出到底应该干什么。后来,我终于决定去上学。虽然我对此期望很高,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学些什么。我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一直促使我寻找生命的答案。到了八月份,我找到了法轮大法。反复读着《转法轮》,我终于意识到:修炼法轮大法就是我想要的。在大法中修炼,才真正是我一生中一直在寻找的。大法回答了我一生中所有的问题。

每天清晨,炼完功之后我就去上班。我在班上的职责是照顾老人。我照顾着三位老人,他们是一对九十多岁的夫妇和他们八十多岁的妹妹。上班的时候,一闲下来我就读书学法。一半为了自己学法,一半寄希望于引起老人们的兴趣,我还在那儿播放了老师的九讲讲法录像带。放录象的时候,我不是很确定他们是否在注意听讲。

后来有一天我正在读书,那位九十多岁的老妇告诉我她肚子里怀了孩子。我回答说那不可能,可能是涨气。于是她开始和我争执起来,还说她感到肚子里的孩子在旋转。我一下变得非常关切,我告诉自己:那可能是法轮。

几个月之后,一上班那位八十多岁的老妇就告诉我她恢复了月经,而且肚子和后背非常难受。我马上告诉她:我们今天先不去看医生,如果明天疼痛持续,我们再去看病。第二天,她没事了。我向她解释到:我认为那是法轮在给她净化身体。他们都是非常善良、非常诚实的人,一辈子都在吃苦。我对发生的事感到非常惊奇:还没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身上竟会出现这样的事!

从那以后,我在法轮大法上花的时间就更多了。随着对法认识的加深,我经历了许多提高心性的考验。其中最明显、最艰难的一个是我和我男朋友的关系问题。他开始给我下最后通牒:选择他还是选择法轮大法。他告诉我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正在把我引向歧途。我尽量向他解释:让我做这样的抉择是不对的。他给了我一个星期的期限。可当我没有作出任何抉择时,他软下来了,暂时的。

三月份到了。我去了洛杉矶参加美国西部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在那儿,我见到了给我的生活带来如此明显变化的李老师。看见老师,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法会结束前,老师给我们打了大手印。我全身喜出望外。我不是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内在的自我好像理解了老师的大手印。我意识到自己的命运。这件事把我和我真正的人生连在了一起。

从洛杉矶回来之后,我深深爱着、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四年之久的男朋友再一次开始要求我终止修炼法轮大法。他把同样的最后通牒又下了一遍。 我为没有男朋友的生活感到担心,我希望他能回心转意、不再让我从他和大法之间作出抉择。

接下来我又参加了三月份在纽约召开的法会。我有那么多问题想问老师。老师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性关系只能存在于结婚的男女双方之间。心里有了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放下自己对男朋友强烈的爱,无视今后生活中因为没有了他而可能产生的困难,我毅然从他的住处搬了出来。

得法之前我很容易疲劳,总的来说体力不足。学法之后不久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25岁,以前的肝病也不见了。过去天一冷我的盆骨部位总是很疼。现在整个冬天我都在炼功点坚持户外炼功,这个部位却一点疼痛也没出现。

我将继续在大法中全心全意地刻苦修炼,李老师在《转法轮》里告诉我:宇宙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要当一个真正的好人,就必须同化这个宇宙特性。老师的话使我睁开了双眼,解答了我生命中许多重要问题。我已经决意要听从老师的教诲,把自己的余生全部用来修炼、升华。 (1999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