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之友”社团发言人呼吁中国释放三圣学院学生赵明


【明慧网2001年5月12日】爱尔兰都柏林三圣学院研究生联合办公室“赵明之友”社团发起呼吁中国释放三圣学院学生赵明的运动,社团发言人吉姆·道林(Jim Dowling)撰文如下。

你们好!我的名字叫吉姆·道林。我是“赵明之友”社团的发言人。“赵明之友”社团致力于游说爱尔兰和中国政府,以期中国政府能够正式释放赵明,使得赵明能够返回爱尔兰继续他在都柏林三圣学院的学业。

“赵明之友”社团于2000年3月成立,以帮助都柏林三圣学院研究生联合办公室协调有关赵明事件的宣传工作及其它事务。这个协会的成员包括都柏林三圣学院研究生联合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柏林三圣学院计算机科学系的师生,法轮功修炼者,大赦国际成员,D.U.静坐协会以及中学的学生们。

赵明事件令人既震惊又愤慨

赵明于199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系,后来在清华紫光公司做网络工程师、部门经理和项目负责人数年。1999年3月,赵明被都柏林三圣学院计算机科学系录取,攻读硕士学位。除了在网络与通讯研究组学习和指导学生外,赵明还在D.U.静坐协会的协助下在三圣学院宣传法轮功。

我认识赵明是因为我们在同一个系,以及我们对静坐冥想活动有共同的兴趣。他对法轮功的热情以及他对法轮功的信仰是如此着迷和令人信服。赵明于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辽宁省大连市的讲法班。在他炼法轮功之前,他身体很不好,有时甚至于无法正常工作。炼法轮功后,很快他就完全康复,变得精力充沛。作为一个在法轮大法中受益良多的人,在他来到爱尔兰之前,他利用他的业余时间积极地在清华大学宣传法轮大法并帮助其他的大法学员。

赵明是个高尚的理想主义者。2000年1月圣诞节期间,赵明回到家乡度假。他因为提交了一份反对政府镇压法轮功的投诉书而被捕并被监视居住。有迹象表明他是因为他的信仰而被捕,而且中国政府逼迫他写一个“悔过书”保证不再投诉中国的人权迫害。根据爱尔兰时报上的一篇文章,赵明似乎冲破了监视居住到北京天安门去参加一个集会,并避开了警察的逮捕,躲藏在中国的某处。整个夏天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赵明之友”社团得知赵明于2000年5月未经审判便被中国政府关押在北京附近的团河劳改农场。我们最近的消息得知他被残酷折磨,并被强迫放弃信仰。以下是一段关于他的状况的报导。注意这段描述是写实的。

“今年五月。赵明没有经过审判便被送到北京大兴县团河劳改农场,可能是因为散发反对禁止法轮功的传单。据悉,他将在农场服刑两年,在那里,当局为了逼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残酷地折磨他。他被逼迫坐在盆里,头弯向脚,塞进床下。床板被身体顶了起来。折磨他的人就坐在床上压他。十几个人一起殴打他,用木棍敲他的脚踝、膝关节,用膝撞他的身体等以至于他五天不能上厕所,两周内不能正常行走。”

这段赵明承受折磨的叙述是摩恩阁下(Lord Moyne)收到传真后转给都柏林三圣学院研究生联合办公室的。摩恩阁下是英国上议院的成员,他向参议员们提出了赵明的事件。

中国政府无视“赵明之友”社团、研究生联合会及其他团体的要求,拒绝透露拘留赵明的原因及赵明被拘留期间的详细情况。

“赵明之友”团体在做什么呢?

“赵明之友”社团致力于游说爱尔兰和中国政府,以期中国政府能够正式释放赵明。

我们曾于4月24日会见了都柏林市长莫瑞斯·阿何恩阁下(Maurice Ahern)讨论有关赵明的事件。市长向我们保证他会向中国官方提出赵明的事件。“赵明之友”社团和三圣学院的研究生联合会于2001年4月10日在都柏林三圣学院组织了一个写信活动。写信给外交部部长布莱恩·考温(Brian Cowen T.D),中国驻爱尔兰大使,中国总理朱镕基以及赵明被关押的团河农场负责人。那天,我们征集了两千多个学生的签名信。

4月27日,“赵明之友”社团与三圣学院大赦组织、学生会一起组织了一次“营救赵明的游行”,游行到外交部。一百二十多位学生参加了这次游行,向部长提交了大约600封请愿信和两个5尺乘5尺的签名单张。

我们相信赵明得以释放是个相当可行的目标。最近,也就是2001年1月20日,已经有了一个先例,一个华裔加拿大公民,法轮功修炼者,在饱受折磨后,从中国的劳改所里被释放,他甚至担心他会死在劳改所里。他就是雕塑教授张昆仑。他被判三年劳教,但他在劳改所里呆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更为重要的是,他是在一个重要加拿大商业代表团即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访问中国时被释放。他的被释放缓和了渥太华和中国之间因中国人权纪录而造成的紧张关系,渥太华曾不断地敦促中国释放张。他是持中国护照进入中国,于去年十月在山东第二次被捕。

我们希望外交部长布莱恩·考温先生在本月(5月)底访华前能够对赵明事件采取类似的立场。只有通过一致的外交压力我们才能确保赵明得到释放,使他回到爱尔兰继续他的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