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照亮了我妈妈的心田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我今年十六岁,我妈姓郭,是北京广安门“好佳”超级商场的售货员。我们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份开始参加槐树岭“二零一”所法轮大法炼功点炼功的。

我妈很苦很苦的。当她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况下,是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给了她做人的勇气、生存的力量。

我妈五岁那年,外祖父和外祖母离了婚,把我妈判给了外祖父,从小我妈就失去了母爱。一九九三年我爸爸因被人坑骗了几万元,一时想不通,感情冲动与人拼命,而走上了犯罪道路,被判十三年徒刑。当时我妈单位不景气而放了假,我妈等于失去了丈夫,丢了那么多钱,又失去了工作,甚至连一个我母子容身之地也没有了。我妈就成天流泪,想走,但又舍不下我。她想:她从小失去了母爱,是在苦水里泡大的,受尽了人生煎熬与坎坷,哪能让悲剧在我身上重演?活着又是那么难,丈夫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自己觉的总是一份耻辱,没脸见人。儿子又小,自己满肚子的苦水也无处倾诉。真是成天愁眉苦脸,在痛苦中挣扎!

一九九四年八月份,邻居阿姨来我家串门,介绍了她修炼法轮大法,特别好。她劝我妈也炼法轮大法,并送来了李老师的书。我妈那时对什么也没有兴趣。可我一听特别高兴,我就对阿姨说:“我妈不学,我学,您教我吧!”我炼功的第三天,就看见了光,我对我妈说,我妈说我胡说八道。晚上我妈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就在她似睡非睡的情况下,她头朝下从床上栽了下来,可是没有受伤。我妈当时悟到,这是大师在点化她。想到这,她问我:“是不是你们老师让我炼功?”我说:“没错!老师让你炼,你不炼是你自己的问题。”第二天,我妈就和我一起炼功了。

没几天,“二零一”所礼堂集体看李老师在济南讲法传功的录像,由于我妈上班路远,她只赶上看了三天,但也受到了很大的教育,她三十年来的满肚子的怨和恨,终于在李老师的大法中找到了答案。李老师的每句话,每个字,就象一颗颗灿烂的明珠,照亮了我妈的心田,也是一把开心的钥匙,打开了我妈生了锈的心灵大门。我妈的脸上有了笑容。

我妈开始炼功时有点吃不了苦,心也静不下来。白天上班累,晚上回来又有那么多家务事要做,她想:天天炼功太麻烦了,一个星期炼两天就行了。反正大师也讲了,我不炼功,法炼我。就在我妈守不住心性的时候,有天晚上我炼静功时,听见我妈在哭。我睁眼一看,我妈哭的泪流满面。等炼完了功,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在她想偷懒的时候,她眼前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大师划着一只破旧的帆船,迎着狂风巨浪非常艰难的向我妈划去。一个巨浪把船卷翻了,将大师冲走了好远。大师又将小船扶正,一起上了船,继续划行。这时大海两边全是峡谷。大海也恢复了平静,阳光明媚,山清水秀。我妈的眼泪,象珍珠一样一串串流了下来,“大师为了度我们,历尽了千辛万苦,我受这么点苦就不能天天坚持炼功了!”从此之后,我妈就下定决心,实修苦炼,刻苦学法,要一修到底,返本归真。

我妈原来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象颈椎病、类风湿关节炎、肠胃病、神经衰弱等,炼功三个月后,她的病就全都好了。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初,我妈在炼功时,常常颈椎“嘎蹦、嘎蹦”的响,后来在她的颈椎处生出一个核桃大的疮,挺吓人的,整个脖子都是硬的,头也歪着。好多人也都看见了。这疮也奇怪,我妈上班或炼功时也不觉的太疼痛,但下了班回家就特别疼,疼的我妈直流泪。看着我妈痛的那副可怜的样子,我也难受。常人中有人劝我妈上医院,也有人拿来碘酒,让烧一烧止疼,但是功友们鼓励我妈过关消业。她晚上大声读诵《转法轮》。当我妈读书时,就觉的疮里面发出“吱吱”的响声。到了第二天,疖子就消的象蚕豆大小,顶上有三个黑洞,枕头上有好多脓和血。第三天伤口就愈合了。功友们在惊讶之余也都为我妈能守住心性过好关而高兴。此后,我妈的颈椎再也不痛了。

我妈是一个站柜台的售货员,她自己平常脾气也不太好,加上现在的顾客什么人都有。我妈在炼功前,也常与挑剔的顾客吵架。商场有规定,凡跟顾客吵一次架,扣奖金八十元。有时我妈和顾客吵了架根本不管后果,罚就罚。但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妈象换了一个人,对顾客特别有耐心。有时对那些挑剔的顾客,我妈不但不生气,反而觉的这是给自己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从内心里真感谢那些顾客!

有一次,我妈下班回家,在“三零九”路公共汽车站排队上车,突然有一只大手象老鹰捉小鸡一样把我妈从车上抓了下去。她抬头一看是个身高有一米八的男人,气势汹汹的。当时我妈气的火冒三丈,准备和那个人讲理,但这时我妈一下子想到:我是一个炼功人,干嘛和常人一般见识!于是就忍了,没有吱声!

第二天,我妈坐在公共汽车上,又平白无故的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打了一个耳光,把我妈都打懵了。我妈觉的自己委屈,正要冲动时,她看到李老师法身坐在一个大莲花上向她飘来!我妈立刻悟到:这是大师在考验我!这个人也在帮我消业哩!从心里感谢他。

过去我妈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遇事爱跟人争一个高低,现在确实变了!

下面讲讲我的事。我原来觉的上学没意思,所以学习不用心。现在学炼法轮大法,我学习也静下心来了,在班上排到了前十来名。我和妈妈去看我爸爸,也给他带去法轮大法的书,让他也学。现在我爸爸在几百名犯人中表现不错,减了一年零八个月的刑,他坚持修炼大法。虽然我和我妈在常人社会中生活很难,但是有法轮大法在我们心中,我们虽苦犹甜,虽难犹乐。

我们牢记李老师的教导,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