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伴我西北行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我第一次去西北时,采用了多种形式和当地大法弟子一起证实大法。回来一段时间后,听说那里走出来的弟子都已被邪恶势力抓走,于是我二進该地,找到其他学员交流,通过切磋,一些被转化的人也在大法的感召下,将他们的心正了过来。但好不容易找到了机器和电脑,却没有人敢放在家里做资料。我急的直流泪,心想难道我能来到此地,是偶然的吗?师父,弟子修的不合格啊!难道我白来一趟?就这样在万分痛苦焦急之中度过了漫长的三天。在打坐时我的脑海中显现出了一个从不认识的人的名字,而且这人的面容也随之展现在我眼前,我出定后,马上问另一学员当地有叫某某的弟子吗?他说有,但不认识,要找他得通过别人找。我说最好快一点,明天下午如果找不到我就走了。结果当天下午就找到了,说好第二天下午见面。第二天我俩去和那个功友在约定地点见面时,他还在百米之外,我就看清那正是在我打坐时见到的人。他问我怎么会认识他,我说是师父领我来的。他瞪大眼睛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们都深感大法的神奇与威力。

通过与这位功友交流后,他说很想做证实法工作,只是这一段时间不精進,师父就让我找到了他。

说干就干,我俩立即动手把设备安装好,开始打印资料。根据当地情况打印蜡纸,采用细尼龙纱网印刷,并将蜡纸和纱网发送到其他学员手上。通过与当地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大家就这样一步步走出「人」来,汇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

我和这学员讲:「既然已经有规律的做了起来,我明天也该走了,你自己一定要挑起重担来。」他说:「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可是他五月一日上午出去给其他同修送学员体会时,下午就没有回来,手机也不开。我知道出了问题,就对他十二岁的孩子(也是大法弟子)说,你爸爸可能出事了。孩子说上次爸爸被抓,公安局的人连鞋盒都翻遍了。快把机器收拾收拾赶紧拉走,不要损失了这些设备。十二岁的孩子在得知爸爸被抓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如何保护机器!

我联系了几个有手机或呼机的弟子,但都打不通。我急的不知该怎么办,只是感觉时间很紧迫。我就在心里想,师父啊,这时我该怎么办?我清晰的听到,师父用很响亮的声音问我:「剩你一个人,还修不修,炼不炼?!」我心里猛的一亮,我说,师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于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把机器又从新安装好,自己打印,自己排版,把该地最近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揭露出来。我从不会打字,但在孩子的帮助下,我用了两个小时打出九张蜡纸。然后把机器巧妙的安排妥当。

五月四日离开前,我去看守所看望这位大法弟子。看守所警察问我是他什么人,我讲是南阳来的妹妹,大老远的特地来看看三哥。警察说刚進来的不许见,看你远地来的不容易就见见吧。功友一见我愣住了,紧着摆手意思是叫我赶快走。我笑一笑,就说:「三哥你什么心進这里来了,家里还有这么多事需要你做呢。」他讲我什么都没做,去买东西时就被抓了,兜里揣着两本山山讲的神话故事,他们就说我发传单给关了進来。不就是两本神话故事吗?连常人都可以看!这时功友说,「他们问我认不认识一个从天津来的某某」,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这里很危险,让我赶快走。我笑着说:「某某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她修的就是佛、道、神,就是到了警察眼皮底下,他们也看不见!」但功友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微弱,我心想一定要鼓励鼓励他,就顺口说,哥你教我的诗我会背了,我背给你听听:「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洪吟》〈新生〉)

这时警察不干了,大声吼叫,你是不是也是炼法轮功的?!我用平和的心态注视着警察说,警察大哥,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不但我是,我南阳家里老少十二口都炼法轮功,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去抓吧!

警察看看我,声音一下子弱了下来,说:「南阳的我可管不着。」我用大法赋予的一身正气制约了他。我進一步对他讲:警察大哥,江××为的是自己的权力,炼功人为的是自己崇高的信仰,你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挣你的工资,为的不过是一口饭。你千万别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老人讲积德行善,善恶必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今生就会遭报应,而且是你生命的永远都偿还不起的。警察说,我可没打你三哥,不信你问问他,他关在这儿也不是我抓的。我笑着说,为了你自己生命的未来,请把「真、善、忍」记在心上。他点点头说:「你快走吧。」

我走的时候,终于看见功友的眼里又闪烁出正念的光芒。他笑着挥舞着双手对我说:「多保重啊。」我告诉他:「一定要早点回家。」就这样我凭着大法给我的勇气与智慧,极大的鼓舞了被关押的同修,顺利回到家中。

当我们时刻以对大法的正信坚守自己的正念,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一切,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佛性的一面就会在关键时刻起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