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正念使我脱险


【明慧网2001年5月14日】2001年3月3日,我和功友学完法,送功友出门,进屋躺在炕上睡觉。这时听到狗叫和敲门声,我披衣去开门。从窗户玻璃看见外面来了三个人和我公公。当时我问:“干什么?”其中一人说让我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后得知是骗我去转化班)。我当时就意识到是要过关了,就没给他们开门,告诉他们“有事明天再说”。可他们不走,这时我公公说:“让他们进屋再说。”在亲情下我开了门。当他们一进门就翻脸了,将我的大法书和资料拿走。我走过去抢书,被他们强行摁在沙发上给我带上手铐,当时我想手铐铐不住我,那个警察就怎么铐也铐不好,可惜此时我的人心又出来了。念一不对,手铐将我铐住。

我想一定要洪法、讲真相,制止他们的暴行。我就告诉他们善恶因果的关系。但那所长要将我和大法书带走,我拼命不去,不穿衣,不配合。最后他们将我拖出门去。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人了。”我婆婆吓得给他们跪下求他们放了我,我告诉婆婆:“妈,起来,不给他们跪,我没有错,给他们跪什么。”

他们将我送上警车,将我送到区公安局,到那里后我向他们继续洪法与讲真相。一个暴徒一看是我就发泄私愤,说:“这回将你劳教三年,再加一年,四年!”我当时正念一出:“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的算,不是我的难,谁也强加不了我身上。”那暴徒就走了,后警察又提审我问我资料的来源,我没回答他们。他们就告诉我:“你不说,等明天早上你一定要想好怎么说。”我当时悟到,我难道还要等到明天吗?师父都不承认邪恶势力的安排,我还能承认吗?为什么还要等待呢?这时心里平静了,他们要将我送入小号里,我不配合,我说我没犯法,不进小号。没办法,他们就将我铐在床上,将另一功友送进小号,两名警察上床就睡,走廊里的警察还在说话。

我的心渐渐平静,我想起师父讲过:“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理性》经文)我立刻想:这手铐能铐住我吗?我不能主动被坏人带走,我要出去揭露邪恶,让世人都知道。正念一出,手铐退到掌心,轻轻一缩手就出来了,这时走廊里很安静。

我想脱了鞋出去,后又一想,这不是人的观念吗?手铐都铐不住我了,师父和天上的佛、道、神在看着我。我想起师父的《正大穹》:“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走,谁也挡不住我。我大步向门外走去,在走廊向两边屋里一看,一个人也没有,灯都亮着,心里非常坦然。下楼时,楼下一片漆黑,我边走边想:“门在哪儿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上楼去的。”这时头一下撞到门上,门“唰”一下开了。我的心一下敞亮了。头也没感到疼,我往外一看是一条大道,我顺着大道跑了一里多路到了另一条街。我边走边哭,是师父慈悲。我双手合十,后来我等到了天亮,一宿没睡觉,没有感到冷和困。我想:“这么早没有车,哪怕有个三轮车也行,这时真有一辆三轮车到了我面前,我一摸兜正好昨天晚上我放着55元钱,我打车就到了朋友家,后来我遇见了功友,切磋后找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还有很多漏,在真正过关当中还有很多执著,有时悟到主动铲除邪恶,可是被观念给障碍住了,回头再学习师父《排除干扰》,我找到了自己的原因。

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进了正法的洪流之中。此时我感到自己的心跟正法紧紧连在一起了。我奉劝那些曾在劳教所里写过转化材料的人们,快快清醒吧!我曾经跟你们一样被劳教甚至被“转化”,但我清醒了,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这些曾经犯过大错的弟子一次机会,一定要珍惜呀!不要让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心存善念,邪恶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