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家:中国与香港,江几乎遇到法轮功

China and Hong KongJiang almost meets the Falun Gong

【明慧网2001年5月14日】经济家网站(Economist)2001年5月10日北京报导:中国国家主席江XX发动的反法轮功运动可能在中国大陆取得了部分成功,但是对于这个新奇的类似佛家运动的香港支持者来说,他们远未被吓住。同时,如同对其他宗教团体一样,江可以找到许多关于人们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例证。但对香港来说这纯粹是耸人听闻,这里的追随者仅仅是数百名守法的人们而已。

香港会禁止中国仇恨的人们吗?

中国国家主席江XX发动的反法轮功运动可能在中国大陆取得了部分成功,但是对于这个新奇的类似佛家运动的香港支持者来说,他们远未被吓住。出于个人要求镇压该运动的江泽民,在本周访问香港期间受到了大约400名法轮功修炼者公开和平抗议的刺激。尽管他可能根本没有看到法轮功,因为有大批量的警察出动将示威远远隔开,他肯定为在这块中国政权统治的土地上出现法轮功而火冒三丈。

中国钦点的香港特首拼命平息江的怒火。在(香港)这个中国领导人唯一公开露面的地方,动用了3000名警察确保安全。与1997年香港从英国回归中国的庆典仪式相比,在同一地点--香港会展中心--多部署了1000名警察。但是1997年警察需要保卫更多的显要人物,而本次江出席的全球财富论坛是一个为期三天的商务领导人、高级官员和大学者的会议,高级官员中包括比尔·克林顿,他与江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友好会谈。

这是江在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后,首次造访香港。法轮功追随者合理地估计,自从镇压伊始,已经有数千人被捕,许多人死亡。对江来说,问题在于法轮功在香港是合法注册团体。如果禁止它就需要有污点证据。与大陆一样,法轮功在香港最过分的举动不过是偶尔公开举行抗议,方式主要是成员盘腿打坐或静静站立并顺应宇宙法轮旋转的良性能量缓慢移动手臂。尽管中国将此称为扰乱公共秩序,香港不这么认为,至少到目前不是。

如同对其他宗教团体一样,江可以找到许多关于人们伤害自己或他人的例证。但是他的论据说法轮功象1995年在东京地铁站释放毒气的日本奥姆教一样危险,对香港来说纯粹是耸人听闻,这里的追随者仅仅是数百名守法的人们而已。

香港卑躬屈膝

做为对快速发展的中国加大控制力度的一部分,江反法轮功的斗争冒着损害香港应该享有的高度自治权的危险。为了给江的到访捧场,香港入境处在机场拒绝了大约100多人,法轮功追随者说这些人仅仅想要入境参加官方批准的法轮功的和平示威。许多香港人怀疑中国偷偷提供了(它认为)应该禁止入境的法轮功活跃分子的黑名单。西方政府,包括英国和美国,已经表达了对拒绝入境的关注。

这恰好不是全球财富论坛的组织者希望给香港塑造的形象。但是江至少在演讲中小心地不继续攻击法轮功。反之,他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中国绝不会改变它给予香港的“一国两制”政策。

然而许多香港人不太可能会因此打消顾虑,香港的行政长官董建华被公认为一个蹩脚的领导人,他在压力下会按照北京主子的命令行事,即使损害该地区的自由也在所不惜。在今年早些时候,香港一些亲北京的政客叫嚷要快速通过一项反颠覆法案,他们觉得这样可以使(香港)政府取缔法轮功。到目前为止,该提议所招致的亲民主团体和媒体的声讨似乎阻止了政府采纳该提议。“政府不会冒然行事”,香港浸信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的麦克尔·德高利尔(MichaelDeGolyer)说。“每次他们谈起这个问题,都激起一场巨大震撼。”

自从政权移交后,中国采用狡猾的手段处理香港的一些敏感政治问题。尽管许多外国(政府)表达了对中国大陆介入大陆人永久居留香港权的法律程序的担忧,在香港,大陆的这种移民限制却受到广泛欢迎。与此类似,禁止法轮功追随者入境不太会在香港引发大的公开争议。

中国当局的错误在于公开谴责在香港广受尊敬的行政司司长陈方安生没有给予董建华全力支持。但是在她一月宣布辞职后,曾荫权很快指定为她的继任者,曾荫权在英国统治时期身居要职,并与北京最讨厌的英国驻香港总督彭定康关系密切。自从曾荫权上周接任后,他通过强调新闻自由的重要性取悦传媒。

然而江将法轮功视为对他个人的冒犯。1999年4月,10000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的中共总部外举行的和平抗议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暗示他已经失去了对渗透了法轮功同情者的公安系统的控制。危险在于如果香港未能控制法轮功,江泽民会向董建华施加更大压力以通过反颠覆法案。这会引起许多团体和个人的警觉,因为如果他们居住在边境的另一侧的话,他们将被认为是颠覆分子。(转自“经济家”印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