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转化班’只能使大法学员越来越坚定!”

武汉“转化班”纪实

【明慧网2001年5月14日】 武汉市不法警察在额头湾工读学校一共非法关押了近80名大法弟子。刚进所谓的“转化班”,每个房间的门上都贴了所谓的“八条规定”,内容都是攻击大法的诽谤之词。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它们都撕了,结果警察为了调查是谁撕的,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一位70多岁的功友说“不准打人”,结果警察竟说“打人是警察的职责”!还用竹篙子猛敲他的头,把竹篙子都打裂了。老人头上流着血,警察还不罢休,直到把自己的手打麻了才停止。在这种情况下,一位女功友张珍出面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结果被单独关押,还被打得非常厉害。其他的功友被罚穿着单衣(当时是元月份,天气十分寒冷)在操场上走了4个小时,连一位78岁的老大爷也不放过。一位功友因不肯配合警察的非法行径,被强行在地上拖了几十米远,连鞋子都被拖破了。

后来警察一看在门上贴东西会被撕掉,就办黑板报诬蔑大法。一个功友不顾危险,把黑板摔在地上,砸碎了。警察对他大打出手,还把他关在厕所里,大冬天里只允许他穿一件单衣。全体功友绝食4天抗议,才把他从禁闭室里放了出来。此事过后,暴徒们害怕大法学员力量太大,把一部份大法学员分流到常青公园附近的一个工读学校去了。

平时,“转化班”里的高音喇叭总是从早上5点一直响到晚上9点半,内容都是妄图转化大法学员。可是今年除夕早上,从喇叭里却传出了“普度”的音乐声,大法弟子们高兴得落下了眼泪,跟着“普度”的旋律小声吟唱。暴徒们莫名其妙,不知是怎么回事。

因为警察怀疑大法学员们把大法资料传进“转化班”,经常对大法学员搜身。一个大法学员因不肯配合警察的违法行为,被关禁闭,后被秘密转走,怀疑已被秘密判刑。

暴徒中最凶残的是一个姓金的司机(穿警服)和一个姓高的队长及一个何干事。有一次,姓金的司机打了大法学员之后,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真是恶有恶报!还有一个据说是原武汉四中的校长的人被请去“转化”大法学员,一个大法学员不肯听他的诬蔑之词,躺在床上不起来,该校长居然赤膊上阵,又是摇床又是拽头发,硬把大法学员拖起来。后来一个大法学员吃饭时说了几句话,该暴徒竟然把大法学员的碗抢走了!结果同屋的大法学员都不吃了。管教干部以为出了什么乱子,跑来一看,结果自己没有理,灰溜溜地走了。

“转化班”里一个大法学员也没被真正转化,出来的5个大法学员都是家属写了“保证书”后被强迫带回家的。老百姓都说,(上边)事与愿违,这样的“转化班”只能使大法学员越来越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