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开平区第一劳教所不法狱卒毒打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5月15日】2000年十二月,眼看还有十几天就要过春节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们向所里提出无罪释放回家过团圆年。可是那里的队长不但不理睬,连给家里写信的纸笔都不给。大法学员们要求见所里领导和平商量此事,所里领导连面都不露。大法学员们就连续半个月绝食绝水表示抗议,因为没有任何办法,只有绝食绝水这个办法。

有一天大法学员们高呼,要求无罪释放回家过春节。中午男队长们手提电棍站到窗前共有三四十人,冲着屋里的大法学员说:谁再喊一声马上拉出去。而且嘴里连叫带骂,很难听。大法学员们向他们解释,他们根本就不听。四个男队长拉一个女大法学员,揪着头发就往外拖,一个班一个班的整大法学员,由于同修们都是十几天不吃不喝了,根本没有多大力量,有的只能在床上躺着,站都站不起来。可这些管教们没有一点人性,仍然拖出去打。他们把大法学员们拖出去一个就往操场上的小树上吊一个,打得个个鼻青脸肿,嘴角冒血。他们叫大法学员们说不炼了,可是没有一个真修弟子说"不"字的,都是说:我们修的是正法,就是把我们打死了,也改变不了我们的正念。队长气急败坏,继续打,往脸部打,有的队长叫学员给她下跪,大法学员执意不肯,她就一脚把大法学员踢倒在地,打骂逼迫。那天所长、政委、处长之类的终于全都露面了,但是他们并没有保持领导的涵养,而是口口声声大骂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们提出和平解决此事,他们却说:哪有那么多和平跟你们讲?这是上级的指示,不打不行。有的大法学员和他们解释却被男队长们狠击面部,有的两眼打得肿得只剩一条缝;有的大法学员头被挤在窗户的铁栏杆中间,大法学员们挨的巴掌无数。直到晚上七八点钟,他们一看实在没有说"不"字的,只好把大法学员们都从小树上放下来,有的大法学员回屋时,手脚被冻成了大口子鲜血直流。因为在小树上吊着时,前几天下大雪,雪都被扫到树根下,大法学员们的两脚就插在两尺多厚的雪堆中。

有几个大法学员被他们说成是重点的,直到第二天还被关禁闭,当放回时,嘴角被电棒电得肿得很高,吃不了饭,脸部被打了大口子。

有的大法学员因为非常坚定,冬天被脱掉外衣,只穿囚衣在外面树上吊着,冻得浑身青紫。

现在狱卒们又在做所谓的"转化"工作,把单个大法学员关到单间,由十几个"转化"者进行干扰,队长们嘴里说这是所里的规定。他们连夜突击,强行"转化"。有的队长还找来男队长拿电棍威逼,打骂,妄图实现他们的罪恶目的。

其中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犯罪分子叫:魏群(女)。其他犯罪分子:贾冬梅(女)、秦队长、姜队长、周队长、葛队长、壬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