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法通过我们展现他的大威大德


【明慧网2001年5月16日】今天早上学法,读到“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中有这样一段话:“讲到老师给些什么,我就给大家这些东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但是你必须把你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这一点。”以往学法中对这一段话不十分注意,但今天有所不同,结合师父近期和以往的一些经文,我恍然似有新的领悟。

有许多同修在读到师父的诗“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时,常常为师父为我们“操碎了的心”而感动,那些真正体会到师父良苦用心的同修甚至会泪流满面。我理解这些同修的心情,他们知道师父为他们承受得太多,为自己不能报答师尊的大慈大悲而惭愧。对于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肯定是穷其一切也无法报答的,这将是我们生命中永远的遗憾,就象万物生长靠太阳而万物永远也不能报答太阳的哺育一样。但是我在想一个问题:是否我们因此就可以永远依赖于师父的精心呵护之下而像一个孩子一样地永远也不想长大呢?就像春天种下的幼苗在秋收的时候仍然是一棵幼苗怎么行呢?果树能够不辜负太阳的哺育和雨水的恩泽的唯一方式是丰硕的果实,而我们能够让师父唯一辛慰的是我们的在成熟中走向圆满!

近期有不少同修在某次开法会时被恶警抓获,当时在法会上有人提议发正念铲除邪恶、有人提议赶快跑,结果一些人在犹豫中被恶警们轻松抓获;而那些竭尽全力奔跑的同修们,有的边跑边喊师父帮助,有的边跑边喊“铲除邪恶”,跑了出去。如果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没有发表前发生这样的事,可能是由于还有他没有悟到的一面造成的结果,但在师父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我们的正念是威力强大的时候,我们还是一见到邪恶就跑,就是我们心性上出现问题了。我个人认为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对邪恶的怕心还没有从根本上去掉,一个是对大法所具有的“镇邪、灭乱、圆融、不败之法力”的力量不够坚信。我不知道另外空间的邪魔们看到一群修炼人被恶警追得慌不择路的时候是什么想法,师父的法身在看着这一切时能不痛心吗?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正法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因素存在,而且都是和正法紧密相连的。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是否要认真地想一想,我们是否在任何环境中都坦然地放下了生死与怕心了呢?可是最令人痛心的是事情发生后,一些同修还不能吸取教训、正确地思考及深入领悟师父的经文,反而有的同修说“当时发什么正念呵,心性没达到那个标准发正念也不好使。”如果这样大的损失都还不能唤起你的深思和从正法的角度向内找,这才是真正的可惜啊!

是的,我们还没有圆满,但这不等于就可以对自己放宽了标准,因为天上的神是不把修炼中的人当人看的,而我们自己却把自己摆到了一个什么位置上去了呢?是混同于常人呢,还是该把自己当作一个“神”的标准来看待对呢?师父在《除恶》中说:“当这次考验结束时,所有的坏人都将被神销毁”,而这参与销毁坏人的“神”中我们应该置身事外吗?师父在《忍无可忍》中说:“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师父在《杀生问题》中说:“这里边说明一个问题,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为粮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们把脖子扎起来,不吃也不喝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摆正这个关系,堂堂正正地去修炼,我们不去有意伤害生灵就行了。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是的,我们不能因为恶警干扰我们就不交流了、不炼功了、就每天东躲西藏,我们不能因恶警的干扰我们就不弘法了、不去救度世人了,甚至连人生存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都被破坏了也无动于衷,我们是人间的这层护法神啊。我现在才真正理解了师父的话“所以除恶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如果以江泽民为代表的邪恶势力一天不除,广大的中国人民、身在苦难和麻木中的中国人民就一天难以看到真正的真象,就不能够得法,就不能被大法救度,而当大法展现在人类时,他们就可能失去被救的机会。同修啊,主动地去除恶吧,这是我们同化大法必须要走的一步,是正法的需要,是法的威德在人间的再现,是我们修炼成熟的表现,也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中的威德与大慈悲的展现!在师父讲得如此明了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再以人心来对待如此神圣的大法了,当我们再次面对邪恶时我们要直面邪恶并向它发出严正的限时警告。

大法有洪大慈悲的一面,也有无上威严的一面、绝对的威严的一面,他可以创造一切、慈悲一切,当然也可以毁灭一切不好的、不正的一切!其实关于除恶与正法的问题师父早在《道法》中就已经讲过“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同修呵,我们要认真地反思自己的心性与行为了,如果我们真的已经去掉了根本的执著,那邪魔还敢来干扰你了吗?如果我们的心真正是纯正慈悲的,那邪魔真的还敢走到你身边来吗?那他可就是在自取灭亡。师父在美国西部讲法时说:“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由此我想,我们时时刻刻都必须保持正念和慈悲的心态,这就是邪恶最害怕的,而当我们无论在何时发现邪恶迫害大法的情况时都要毫不犹豫地上前去主动窒息邪恶、铲除他,其实当你真的能放下人的一切执著而象一个“神”的样子来要求你自己时,你会发现那些恶警们、邪恶之徒们啥也不是,他甚至无需你动一个小指头,因为你的正念就是威力强大的!

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发表以来,我发现如同当年《挖根》这篇经文一样,再一次触及了许多同修们的根本执著心,那就是“通过这样的事情暴露出一些人,从根本上还没有改变常人的观念,还在用人那种人维护人的观念认识问题。”我个人理解,现在当务之急是铲除邪恶,这是紧跟师父正法进程中必然的一步,从更高的意义上来看也是洪大慈悲的表现,是一个由人转变成神的关键,是去掉自己尚存的人的隐蔽很深的观念和根本执著的好机会!邪恶之所以还会如此猖狂,难道与我们有些同修在正法进程中没有整体提高上来没有关系吗?与我们中一些“人”还没有放下最后的根本的执著没有关系吗?在具体遇到过关时,我们时刻应该用正念对待而不是总要依赖师父,师父说:“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地实实在在地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

同修们,现在其实就是真象大显的时刻,但这个伟大的时刻的来临,需要我们每个人认识到法的强大威力并同心去实现它!我们是得“道”者,是未来的宇宙中的神,怎么会被常人中的邪恶因素所任意左右呢?恰恰相反,现在我们要用真善忍去衡量每一个邪恶的人,对他发出严正的限时警告是对他的最大慈悲,因为当大法以一种非常的方式到人间来时,他们就将从根本上失去一次忏悔和请求我们伟大师尊宽恕的机会了。我们原先的洪法、讲清真相正如师父所讲“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由此我想,那个被所谓的“联合国”开除了人权委员会的美国,那是一个真正关注世界人权的美好的国家,还有漫山美丽枫叶的加拿大,这些国家及国家的人民是真正有福了,在此我祝福这两个国家及他们的人民,他们必将无比强大、繁荣、幸福,因为他们给予大法的支持给自己赢得了无边的福份。

师父说:“祝大家在最后圆满的路上走得更清醒,留下自己的威德。”同修们,让我们清醒再清醒吧,让我们抛弃一切人心去掉最后的执著吧,让我们在由人到神的本质上的转变过程中发出“更加纯正的光焰”吧,让大法通过我们展现出他本来早就应该展现的大威大德吧,让我们“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