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在正法过程中的作用(译文)


【明慧网2001年5月18日】大家好! 我来自五山城,今年64岁,修炼3年了。

在近一年的学法中,我越来越多的遇到“正法”这个词,但是它的含义和它与我个人的修炼有何关系,开始我搞不明白。除此之外,不断的传来关于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迫害的消息,于是我的内心甚至产生了恐惧的感觉。我要是面对酷刑我会怎么做?我能象中国学员那样护法吗?另外,还出现了很多我不能找到答案的问题。

但是当我观察自己内心的时候,我知道我是不能没有修炼而只是活着的。于是那种恐惧感退去了,我悟到了,只有纯净的内心才能对付这种考验。

于是,第一个关于护法的考验来了。我们得到了一个新的炼功地点,但当我过几天去了之后,我看到两个凶恶的女人,她们说是代表那里的居民要求我们这个“XXX”立即离开他们的楼。她们又骂又叫,根本不听回答。不知怎么的我非常自然的认为,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不能同她们一样这样争吵的,平常这种状态都是在我争吵过后才会有的。虽然我天生就是一个火爆的脾气,但在当时,我用了我所有的勇敢和力量,保持了我的平静,心平气和地向她们解释我们修炼的是什么,我尽量讲的真诚和通俗易懂。

结果使我非常惊讶,她们也忽然变得语气平和了,其中一个还接受了我对她们参加我们的炼功的邀请。

但是,也许那天对我的考验就是安排的不一般吧。在我同那两个女人分手之后,马上就跑过来一个老年男子,好象是被人特意唆使了一样。他比那两个女人嚷得嗓门更大,他看到我们的宣传牌子上有中国字,就大嚷说什么中国人蚕食俄罗斯都已经快过了乌拉尔山了,现在又想来占领北卡夫卡斯州,还威胁要打碎玻璃,踹门和把所有东西都扔出去,甚至想要动手打我。周围的邻居们都出来了,都想要保护我,因为邻居们说他们知道他的暴烈脾气,他不是只说说而已,因为已经有一个妇女被他打得脑震荡了。

但是我平静的声音使他一下子平静了好几分钟,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我已经能够平静地讲了修炼这个功法给我自己带来的好处。他好象忽然受到了感动似的,一下子就停下来了。在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我回家以后,我才感到自己全身好象在颤抖似的,甚至心脏都疼起来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的,“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在仔细地回忆过了几遍整个过程之后,我悟到,这也就是我个人的修炼与正法过程紧紧的连在一起了。

我知道,我本可以做的更好,但这是我第一次过在需要护法时放下恐惧心理的关。就象师父在一次讲法中说的:珍惜大法的本身也是珍惜你自己。

当我们去当地警察局洪法,介绍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以及告诉他们为什么会有人散布关于法轮大法的谎言时,我已经能够做到出奇的平静。开始在听我们讲述的时候,他们还是带着戒备的心理,但是在最后只剩下了理解和交流,最后警官们越来越平静甚至对大法开始感兴趣了。

我悟到,所有的学员都是正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们每个粒子都关系到大法的整体形象,我们的所作所为,一举一动,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念头,如果是正的,就能够在这历史关头帮助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