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那些偏远地区和乡村的功友们


【明慧网2001年5月18日】前一段时间,我和其他做大法工作的功友们,到了一个偏远的县城,当地的功友听说我们是从外地来的,非常高兴,一会儿聚了几十人,我们把带来的师父新经文和明慧网文章给了他们,当地许多功友都掉了眼泪。其中一位功友看到我身上的脏衣服,非让我换下来洗,我怎么也不肯。她含着眼泪说:“我不是为了你,我真的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师父。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我曾经得过好多种病,现在都好了,我都70多岁了,人家都看我就象60岁的人。今天大法遭难,因为我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资料,我不知道怎么去做,真的不知道怎么去维护好大法,可是我就知道大法好。今天能和咱们修炼人一起学法、交流,我高兴得一直哭,我们要天天这样该多好啊!我真不想让你们走,我天天给你们做饭、给你们洗衣服,和你们一起学法切磋,我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我只想为大法掏出我这颗真心。”

有一位年岁大的功友说:“孩子,你们来得太晚了,怎么不早点来啊,大娘盼望功友们在一起,还和从前那样一起学法、一起炼功、一起交流,我盼望那一天,眼泪都快流干了。师父啊,弟子对不起您啊,我以前不知道怎么做,今天知道了,为了师父的清白,为了大法,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死而无憾哪!”

还有一位不认识字的功友说:“听说人家在学习班上能一起学《转法轮》,多好啊,我整天闷在屋里,不能和功友一起学法,听他们谈体会,都快把我憋死了。我真的想要去学习班了,却被老伴拦住了,老伴告诉我:他们让拿书本看书是骗人的,实际上是在做反面工作。我听后放声大哭,江泽民真是坏透顶了。我多渴望能天天和功友一起学法啊!你们别走了,我天天都想和你们在一起。只要是为大法,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个人的一切都可以舍。”

一位知识分子功友说:“这次交流会对我的震动太大了,也许是师父看我还有救吧,法身就引我来了。我以前的观念是:一本《转法轮》就足以使我修圆满了,自认为学历高、悟性好,自认为修得挺好的。所以遇到问题,许多功友总来问我。比如说进京上访的事儿,我过去认为:进京上访是破坏大法,今天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又看了网上的资料,听了交流的内容,我简直惊得目瞪口呆,我不成了那旧势力的帮手吗!和旧势力一样阻碍了正法,确切的说是在破坏法。师父在“严肃的教诲”中说:“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是啊,师父遭诽谤时我哪儿去了,我害怕去了,躲在家里研究理论呢!我还是主佛的弟子吗?连个常人都不如,我不就是被魔控制走向邪悟吗?如果不是这场交流会,我还继续与法相背离。我们的师尊太慈悲了!给了我这么个后悔醒悟的机会。我只能加倍弥补,勇猛精进,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为大法为同修献出我所有的一起。我把我们地区的学法交流的协调工作主动承担起来,把我的房子腾出来,给同修们一个集体修炼的场所,把网上的资料承包了。”

这场心得交流会我一直是含着眼泪听下去的,我只觉得惭愧,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更多更多乡镇、山区那些至今还没有得到师父经文的功友们。切磋结束后,功友把身上仅有的钱都掏了出来,2元、5元、10元,满桌子都是钱。其中另一位家境贫困的功友,平时连青菜都舍不得吃,却拿出来50元钱,所有的人都不让,可他哭着说:“要不是咱老师救俺,俺早就没命了。我得过9种病,得法后全好了。就是公安拿我脑袋我也要信到底,我要告诉他们:俺师父是这世上最好最好最慈悲的好人。这些钱俺是为印大法真相资料用的,不是给你们的,请给我们多印些资料,我们真的很需要。我们真的也想和师父一起回家呀!”

这一颗颗纯朴、坚定的金子般的真心,不允许我再懈怠、观望、等待。我要加倍弥补,到那些最偏远的乡村,做我应该做的。

为了那些至今还拿不到师父经文和明慧材料的乡村功友们,同修们,走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