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执著,等待我的将是无限的美好”


【明慧网2001年5月2日】大家好,我叫米歇尔.冈萨威斯(MicheleGoncalves),29岁,来自新泽西。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多了。今天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修炼心得。

我在新泽西北部的一个非常不安全的城市里长大,那里遍布着犯罪与毒品。今天愿与大家交流我的修炼心得。当我家刚搬到这儿时,还是很不错的地区,但据说我出生那年,什么都开始变得不好了。我也因而有着一段不容易的童年。

我是学校里少有的白人学生中的一个。于是,我成为大家时常注意的中心。学校里的学生总是威胁我,他们管我叫各种各样的名字,上课时往我身上扔东西。你们能想象出那种情景。甚至流浪汉每天尾随我到学校,对我进行骚扰。我从未回击过,一方面由于我害怕,因为我寡不敌众;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不愿意跟他们一样。

当我七岁和十二岁时,我被两个邻居以“密友”方式占便宜。我曾失声痛哭,祈问上帝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让我去忍受这恐怖而不幸的遭遇?倒霉是我当时唯一的解释。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所发生的一切都一定有它的原因,只是我无法解释和理解为什么。

经历了这些之后,我同母亲一起去教堂,感到上帝确实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且帮我解决了一些问题,然而他却从未给予我要寻找的答案。遵守该教会那些无道理的规矩对我来说太勉强自己了。例如:我们不得不捐给教堂自己收的百分之十做为最低捐献标准,女性不许化妆,而且我们不被鼓励与教会以外的人交往。在我二十岁多一点时,在极大的压力下我受了洗礼,并不得不去上那用我们的捐款建起来的大学。其实在心底里我反对这两件事,在那里我并不快乐。最终,当一位新人接管了教堂并废除了过去十五年来我必须遵循的清规戒律之后,我离开了那里。从此以后,我终止了宗教信仰,我发誓,尽自己所能做个好人,这就足够了。

大约六年以后,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去中国上海出差。一位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大法。她所告诉我的就是她在炼静功,感觉很好,且充满活力。这已足够引起我的兴趣和注意了。自从我患了恐吓症后,一直是靠咖啡因过日子的。在我们工作会议室里,她开始告诉我一些《转法轮》里的内容。比如,解释植物怎么样有感情,以及树木、石头如何唱歌及问好。她说的一切都令我感到震惊,这一切听上去那么神奇,那么让人着迷。尽管当时我觉得很玄,但我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我想要知道更多的。出差回来后,她给了我一本《法轮功》和一盘教功录像带。一天内我就读完了第一本书,随后很快地我向她要来《转法轮》。我对李老师讲的每一句话都感到惊奇。我记得感到象是自己被允许翻开一本充满天机的书,那里解答了宇宙及人生的所有秘密。《转法轮》中有一段特别突出,我做了个记号以便重读时容易找到,真的是太精深了。那是第四章中“提高心性”一节,书中写到:

“在大觉者们看来,当人不是目的,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而是让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认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他就是这个想法。”

我无法表达读到这句话时我内心的解脱感。就好象从我的肩上卸下了整个世界的重量。我终于明白了儿事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现在都有了答案。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不是没有原因的,是为了让我消业,那些我生生世世伤害他人而积存的业力。我能够原谅那些伤害我的人,也不再令我痛苦和感到难堪。我终于能以平静心对待这些事,去做更大更好的事--我的修炼。

在我修炼的最初几个星期第一次读《转法轮》时,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当我读第二讲“天目”时,我立即感到前额开了,压力非常大以至使我很害怕。我相信了我正在读的不是一本普通的书,当我读书时,我开始看到细小的又快又亮的光。我也感受到有能量从头顶灌下来、当我炼功时围绕着我。当我的同事问我“怎么样了?你好吗?”时,我所能回答的只是“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之后不久,我在晚上半梦半醒的状态中看到一些东西,这使我更加相信《转法轮》中讲的都是真实的,不是童话故事。比如,我看到我的真眼对我一眨一眨的,有点吓人;我还看到一个黑白色的十分生动的法轮在旋转。我甚至还在很多梦中展示了在人类空间被称为特异功能的许多人的本能,常常是脑袋一想,或是飘在空中时移动东西、开门关门,等等。许多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最初的几个星期中,使我更坚信师父和大法。

这些奇妙的事情发生之后不久,磨难也接踵而至。有许多磨难,在此我与大家谈谈起中几个主要的:

*一位好朋友让我在一宗家庭虐待案中到法庭上作证,而被告是我认识多年的人;
*我被要求准备一份有关控告我们公司一位管理人员性骚扰的文件;
*我的钱包被偷,丢了不少的现金;
*停在公司停车场的车被撞。

经历了这些事情,我不断地告诫自己:米歇尔,这是好事。我的心性需要提高,别生气,我们在迷宫中,这双肉眼看不到真相,这是消业的机会。

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中讲:“所以在今后的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没有这些磨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以这些为基础,我发现自己的修炼在过去几个月中进展得很好。有时我的进步很大,摆在面前的关我都过去了。然而,忽然间一切都过不去了。我感觉自己好象在往下滑,我的确为放弃人世间的某些执著而苦苦挣扎着,比如:

*与朋友或同事对他人说长道短;
*在下班后的“快乐时光”去喝酒;
*放弃我多年渴望得到的皮毛大衣、钻石耳环和银色BMW(高级轿车),这些我可以用来向家人和朋友炫耀的东西。

当我觉得我错过了人世间的这些乐趣时,我变得苦恼和烦躁。我开始问自己是否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这是否意味着所有这世上我喜欢的事情都将被否定。我真的在修炼路上遇到了分岔口。我是想继续保持常人思想状态,我还是想放弃这些想法和愿望以便我能够达到圆满,找到真正的祥和?

当然,我起初还是继续读《转法轮》并且专心致志地重读那部分解释我们如何生活在这迷宫里和所有我们用这双肉眼所见到的都是假象。我努力使自己振作起来,同时,我读了一些关于中国大陆同修所遭受的苦难与折磨。我为他们心痛,我认为中国政府所做所为是非常恐怖的,然而我与这一切无关,就象几年前,在我得法之前,所发生的其它恐怖事件如,波西尼亚及克索沃的大灾难。这时,我基本停止了读书与炼功,甚至回到原来日常的健身锻炼,并为自己设立了新的目标,那就是减重10磅以适应既将来临的夏季泳装季节。然而,这只持续了三天。此时,我已掉到了底,远离了大法,远离了仅仅几周前我还坚信的宇宙特性“真、善、忍”。但是,我们伟大而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并及时介入帮助我。

在我回到常人这一边的第三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一堵高墙上,正努力试着往下来,最后掉在了地板上,后来发现自己被锁在一间屋子里。这时,李老师出现了,递给我一张纸,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4”(Four)。对这个梦我迷惑不解。第二天,我告诉了我的同事。她认为“4”(Four)代表“佛罗里达”(Florida)。当时佛罗里达法轮大法交流会将在接下来的那个周末举行。因为没有更好的解释,我就把这当作我应该去佛罗里达的点化。于是,我立刻上网预订了旅馆房间,然后开始订机票。这将是“起级杯”的周末,是美国体育界的一大赛事。“幸运”的是,决赛将在佛罗里达举行,而且纽约的巨人队(Gaints)队是争夺冠军的球队之一。这使从纽约到佛罗里达的机票涨到几乎一千美元了。我曾对自己说:老天,真贵!我只在佛罗里达呆一天半。我犹豫不决,用了半天的时间考虑。随后我做出了决定:不管多贵我都去。于是我把个人信息输入电脑,就在我按下执行键时,一条通知出现在屏幕上:“机票刚降到了五百元,你是否接受这最新价格?”我开始止不住大笑,因为我知道李老师在考验我是否能放下多钱这颗心。最后我订了机票,终于飞到了佛罗里达。

参加经验交流会使我改变了。它帮助我重新振作起来,保护、弘扬及修炼法轮大法。整个周末及随后的几天,我感到非常轻松平和。尽管我只睡几小时,却从未有过的精神,感受非常清新愉快。许多同修围绕身边,这是一种极美好的祥和的感觉。听了所有同修们的故事后,要与任何一位我能接触到的人分享法轮大法的想法直涌心头。我做了一些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我把小费留在枕下给服务员时的同时,把从法会上得到的法轮大法的简介留在小费下边;我甚至在去机场的路上打机会向出租司机弘法。他非常感兴趣,然后他给我一番评论:“小姐,不要以为我接你是因为你的魅力,但是你确实使人感到非常美好。我真的能感受到你身上的能量。”与他交流法轮大法的感觉真好。

这次佛罗里达的经历让我领略到了法轮大法有多么神奇。李老师对我们是多么的慈悲和耐心。现在我比以前更坚信李老师在看护、指导着我们,从不让我们掉队太远。不论我在行为和思想上再一次变得多么自私、实际、平庸,师父总在那里,把我们带回来。

现在我感到我比以前更坚定地修炼。我不再抱怨我的周末被法轮大法活动占用,实际上正相反,我等不及要去参加下一次经验交流或在下一次地区活动中去弘传大法。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大法的一粒子。当然,我仍然感到自己还有许多执著心需要放弃。当我站在修炼者的角度上看自己,觉得这些执著心是如此地荒谬,我为自己有如此执著而感到羞愧。去掉执著心是修炼中最艰难的部分,但是不放弃执著带来的后果会更可怕。我知道,如果我真的放弃了全部执著,等待我的将是无限的美好。我决定尽自己的一切所能而达到圆满,返回自己的家园。

我发现李老师在“走向圆满”一文中有许多话,在关键时刻对我帮助很大。这里,我愿与大家一起重温这段话来作为我今天发言的总结:

“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即使这样,在众多真修弟子遭受严重困难的情况下,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等待着这些人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缘人,而且是有希望圆满的。

……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分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谢谢!

(2001年4月发表于纽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