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旬南方老人在派出所被关厕所冻饿9日

【明慧网2001年5月2日】我是南方的大法弟子,我要将我护法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在网上揭露那些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之徒,是怎样丧尽天良地非法关押、迫害我的,揭穿所谓“中国目前是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

看了师父“心自明”的经文后,我深深感到自己对法的理解上存在差距。自7.20后,自己一直躲在家里所谓的实修,后来我悟到了这是自己对法的邪悟,在邪恶迫害大法时自己却没有能站出来证实大法。慈悲的师父,一等再等,等待我们走出人来,跟上正法进程。我心生一念,我一定要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

正当人们正沉浸在举家欢庆新春佳节之时,我于腊月28日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初一早上到达北京。因为春节,店铺关门。下了火车在饥寒交迫中,一直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前门,稍事休息,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游客络绎不绝,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护法的同修们。下午我终于鼓起勇气来到金水桥前,面对天安门城楼,我心里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我们不愧为你的弟子,排除万难来护法了”。面对一群群警察便衣,一辆辆警车,我的心中无比坦然,勇敢地打出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同时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心声。此时广场上其他省市功友,也一起打出了横幅,洪亮的正法声音响彻天安门广场。一瞬间,一群恶警扑向我们,将我们抓上警车,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邪恶认为我们能舍家,在大年初一敢于来京护法,一定是法轮功的“顽固分子”,为此,他们用最残暴的手段对付我们,恶警让我们靠墙站着,什么也不问。一个恶警用他粗壮的体魄,坚硬的大头皮靴,朝一名男功友(他个子瘦小,是个知识分子模样的小伙子)胸部、心脏部位狠狠地猛踢几脚,那个手无寸铁的小伙子,痛苦地蜷缩在地上。我看在眼里,心里阵阵痛楚。我心目中的人民警察,怎么象渣滓洞里的国民党一样,如此暴戾,这次真让我亲眼目睹。善良的人们啊!你们被谣言所蒙蔽,在表面的繁荣安定形势下,人民共和国的公安竟然有如此凶暴的恶警,明一套,暗一套,用典型的两面派的手法,愚弄百姓。你们要看清真相啊!

接下来,将我们几人分开关押。他们将我转移到我不知名的派出所,从此对我这个六十几岁的老太婆,进行长达9天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们自己回家过春节去了,将我反锁在一间小小的女厕所里,没有吃,没有水,仅有一个小板凳,邪恶之徒恶狠狠地说:你们不是有功吗?不用吃饭,不怕冻的。在北方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我这个从南方来的老太太,一时无法适应这样的寒冬,没有暖气,没有吃喝,九天中扔下4包方便面,我每天只能面对的是一块白瓷砖,只能站着,无法睡觉。厕所间里,阴冷潮湿,寒气逼人,渐渐地我的手脚开始冻僵了,发紫发黑。因为整天站着,腿开始肿起来,象三条木棍粗,刺骨的寒风,直钻我的心脏,在这马桶间里又无法活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无法睡觉,不吃不喝。一直拖到第五天,这样的残酷迫害,还在继续。我自己意识到,再这样摧残下去,我得冻死在这里了,为此我心生一念:我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我要活着出去,向世人揭露这邪恶的一幕,这时我报了自己的地址姓名。接下来,他们叫来家乡的公安来押我,如果他们还有一点人性,首先应将我接出来“押送”回去,但他们并非马上来接我,而是在北京先游玩了4天,一直到第九天才将我从厕所里放出来,此时我已经被他们折磨得奄奄一息,身子完全处于僵硬状态,全身呈瘫痪状,至于怎么上的车、上的飞机,我都浑然不知,到了老家看守所,家里人见我这付样子,强烈要求看守所放人,最后被敲诈几万元才解决,同意我回家去。

后来我一直在慢慢地恢复体力,目前仍然关节冻僵。通过这一次护法经历,使我看清了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公安的庐山真面目,当权者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将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抓进监狱,我们只不过按宪法给予的公民权利去天安门广场说句公道话,说法轮大法好,却受到如此的残酷迫害。他们无视法律,非法关押,任意践踏人权。通过这次经历,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我们要一如既往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坚信法正人间的一天定会到来!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