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1年5月20日】读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很多功友的相关文章后,谈一点我自己的体会:

一次睡觉前想:我没有其他弟子精进,表面也很少有什么感觉,能有这个能力吗?梦境中,天空中飘浮着很多像一块块黑色的云一样的东西,还在猖狂的飘来飘去。我站在那里感觉到应该铲除这些邪恶,消灭它们,这正念一动,辽阔的天空中黑色的云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恢复了原貌,格外的漂亮……醒后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其实这不就是对师父的话是否坚信的问题吗?师父在经文中已经指出了,为什么还在疑虑呢?这不是人的观念在障碍着吗?这不是思想业力在阻碍自己升华吗?师父讲过“佛多大本事啊,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不会存在。”“……一个神就足以安排整个地球所有众生的一切不出偏差,……”,不是我们有多么了不起,也不是我们有多大的神通,是因为我们是大法中的粒子,是走向未来的佛、道、神,我们就能够做到这一切。

有几天时间,每次上网,总有人在扫描我的端口,试图登陆我的电脑,而且有时是同一个IP干的。在发正念铲除这些邪恶生命后,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现象。

一次,有个亲戚在我家中跟家人讲很多反对大法的话,我在另一房间听到了,心想她赶快闭嘴吧,她不知道讲的话会造多大的罪业,而且会干扰影响其他人。她果然闭嘴不谈大法了,虽然还在聊天,但没提大法的一个字。

平时看到或听到有关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事,我会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和打人凶手等恶人。

听有个功友讲,她的孩子有段时间一直干扰她学法。有次把书给她藏了起来,好容易找到了,孩子发现后又哭又闹,魔性很大,用手指着她的头……这位功友认为孩子的这些表现根本不是正常人的状态,是背后有邪恶生命在操纵。她想:我是修大法的,不允许这此邪恶的东西来干扰我的家人,要赶走消灭它们。过后,孩子长时间以来对她学法的干扰再也没有出现。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已经讲过“……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为什么我们有时在做一些事情时,总是用人的思想,人的观念在想:比如这次被抓一定要判劳教;这件事它们发现一定要来找我;这件事肯定不能行;这件事会不会被发现等等,(当然,适当的谨慎小心这是应该的)这不就是默认了邪恶的安排了吗?承认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了吗?邪恶就可能钻这个空子。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讲:“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在一次炼功中,感觉身体周围很大空间都被一个很大的正念之场笼罩着,非常纯正。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恶在思想中存在,邪恶一旦进入这个正念之场(在思想中出现),就会如飞蛾扑火般瞬间化为灰烬,邪恶不但不会肆意行凶,恐怕想躲都躲不掉。如果大法弟子人人都发挥自己正念的威力,时时事事保持正念,就会形成巨大的无坚不摧的正念之场,使邪恶无处藏身,无法钻空子,真正的窒息邪恶,铲除邪恶。

师父在《忍无可忍》中讲:“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钢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忍是可以为真理而舍尽一切,但是忍不是宽容已经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法无天的败坏众生与大法在不同层次的存在,更不是对杀人放火的无视。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层次的体现,绝不是人所认为的人的什么思想与常人生活的准则。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我想对这些没有人性的邪恶的铲除不但卫护了大法,而且也使被操纵的常人少造了几分罪业,使少一些人受到蒙蔽,明白真象……这难道不正是大真、大善、大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体现吗!

当然,正如近来许多同修谈到的那样,在做大法工作遇到干扰时,既要想到其他空间邪恶干扰的因素、理智清醒地发正念清除它们,又要不忘向内找,找到自己心性/法理认识上的不足,赶快提高上来,让邪恶没有空子可钻。一味地把生活、工作中的所有困难都当作外部干扰想用功能去解决问题只能带来更多的问题,因为作为一个修炼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存在。

以上只是最近一点个人体会。请大家慈悲指正!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