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20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5月20日】南方某市大法弟子的伟大壮举

5月18日早上,某市某所大学所在的街道上,突然飘扬着无数金黄布料、写着鲜艳红色字体的大法标语。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法正人间”、“法轮常转”、“真善忍”、“信仰自由”,远远望去,十分醒目。大法弟子的举动,极大地震慑了当地邪恶势力,给广大人民群众极大的鼓舞。市民均对此予以高度评价,赞扬法轮大法弟子的非凡勇气。



你向江泽民保证,谁保证江泽民?谁保证你?

现在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抓都不报姓名。在黑龙江当局的残酷迫害政策下,黑龙江省直机关300多名大法学员被关在哈尔滨市戒毒所,每人年交生活费1万元,强制转化。3个警察负责1个学员,不让学员睡觉,使学员神志不清。学员在任何环境都不忘洪法与讲清真象。警察说他们真了不起,都很能讲,做他们的转化工作不容易。

在此大法真相日益广传人间之际,黑龙江省省长逆历史潮流而动,向江泽民犯罪集团做出保证:黑龙江大法弟子不进京。还规定各单位如有大法弟子进京上访,所在单位领导撤职,相关警察下岗。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610办公室更是害人害己,奖赏举报大法弟子的坏人,实际上等于把贪财者快快送入地狱。

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上逆天理违民心者从来没有好下场。江泽民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两年来害死善良法轮功学员数百条人命,大肆出卖中华国土,纵子贪污国财,肆意败坏中国的国际声誉。这样的作恶多端者,自身难保,向他保证的人,谁能保你呢?况且,“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法轮功学员是否上访,那是外人能保证得了的吗?



广东高教系统不法官员继续作恶

广东高教厅勾结天河公安举办非法的"强制转化班",强迫各高校按名额送人参加,并向各校强行征收每人12000元的"转化费 " , (个人被勒索多少还不知道)。

他们这一倒行逆施受到各校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同事同学以及有正义感的领导的强烈抗议和抵制。有的知名大学拒绝非法向"转化班"送本校师生员工和交纳巨额费用,这些没有人性的犯罪分子竟然到校园绑架上班的教工,并直送戒毒所、拘留所,还威胁学校如不给钱还要直接劳教,赤裸裸的强盗行为。

呼吁广东海内外学子、各校校友伸出援手,制止犯罪!

广东高教厅电话:020-87611225
广东高教工委电话: 020-66096701, 66097334
天河公安局电话: 020-87502743



“我要看《转法轮》!!!”——涞水大法弟子的呼唤

今天是我来看守所整整八个月。八个月前,我曾经绝食,但第七天以后,每天提审,有时甚至是几个小时,我的嘴太干,放不下的常人心让我喝了一些水。到8月20日中午,我自己主动吃饭,并告诉了所长。那时我是想,我已经隔了29顿没吃,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行动自如,让他们感到“法轮功”超常,炼功人和常人不一样就可以达到证实法了。

但八个月来,我做梦都梦见《转法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办法,怎么能有一本?就是拿来了,搁哪儿呢?这里又经常搜号,再说家里的早被抄走了,烧毁在地税局锅炉里,仅剩的手抄本刚抄到第五讲,说不定还有没有保存?八个月来,只是开庭那天见到了我妈和我爱人,而且没机会说一句话。

人世间一切我不再执著,但大法洪传人间时代,看不到《转法轮》比什么都苦,苦不堪言哪!“判决书”上是五年,上诉我也只是通过这样的一种形式弘法,揭露邪恶,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救他们哪!但目前来看,该说的,该写的,我都做了,真的是死而无憾。我知道等不到五年,大法很快就会正过来。八个月的囹圄生活没有常人的寂寞难耐,可今生看不到《转法轮》,再活多少年也是枉然!

今天我终于拿起了粉笔,写在院里黑板上几个大字:“我要看《转法轮》!!!”除了《转法轮》,什么都不在乎,包括人体!我要用生命证实这一切!从此绝食绝水。

《转法轮》是1994年12月由中国广播电视部公开出版发行的,有书号。谁能找一本给我,将是功德无量!

早上我把“我要看《转法轮》!!!”几个大字写在了七院的大黑板上,我和同修就一直守候在那儿。下午所长进来了,他自己擦掉的。我说谁擦谁给我《转法轮》,他回答很含糊。我就把上午写好的“让生命在法中辉煌”递给了他,还有“是谁把仇恨装入你的心中”的图片宣传内容。



广州师范学院副教授李晓今被抓

  李晓今,女,39岁,广州师范学院数学系副教授,去年10月底与一位同事(也是副教授)一起散发传单(估计是讲明真相材料)当场被警方抓获、带走,至今已半年多了,连丈夫与女儿都无法见上一面,甚至连她们学院的领导和保卫科的负责人都不清楚她的现状。



石家庄消息

   石家庄迫害大法弟子近一个时期极其疯狂,邪恶在垂死挣扎。在四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银龙小区大法弟子刘振芬、赵玉西、寇立荣,从家中抓走直接劳教,劳教理由是今年三月一日,七名大法弟子集体学法,当时被市局三十多名警察非法抓走了六名大法弟子,有四人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由于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被放回家,四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又将人非法强行抓去劳教。

  另讯,上述冦立荣在劳教所被提审时,与另一功友,正念逃出劳教所,震撼了劳教所的警察。

  劳教所警察与市110警察,马上到许多功友家,非法搜查,有的不出示任何证件,有的半夜私闯民宅扰民,有的将人抓走,逼问冦立荣的下落,遭毒打。遭毒打的功友有银龙小区的李秀梅,王世香,建明小区的庞凤琴,谈固小区的王新中等。尤其是六十多岁的王世香,恶警一进她家,劈头就打,从客厅追打到卧室,尽管她老伴大喊并制止,警察根本不听。后又将老人带到跃进路派出所毒打。知情的常人说:“他们哪里还有一点人民卫士的样子,简直比土匪还恶。”听说为查找走脱的冦立荣,还有很多功友家被非法搜查并遭毒打。



安岳、成都保和派出所邪恶势力的暴行

4月30日下午5:00左右,安岳县通贤镇通贤乡派来的几个人突然非法闯入成都市五桂桥东桂村2组的大法弟子叶付碧家中抓人。它们声称是叶付碧给当地大法弟子寄发大法真相材料,并且立即将她非法强行送往成都市保和派出所。随后保和派出所邪恶势力到叶付碧家中非法抄家,把她母亲辛辛苦苦檫鞋、卖破烂所攒的1000元掠夺,甚至抓走叶付碧的爱人(她爱人不炼功),非法连续讯问24小时。叶付碧被吊起来严刑拷打,折磨了一天一夜。然后关押在以暴行闻名的臭名昭著的成都市莲花村看守所。叶付碧以绝食抗议邪恶势力的疯狂暴行,现已经绝食近20天,请社会各界予以关注和支持。



只要按师父话去做,环境就会有新的变化

邪恶的警察把我们的同修骗出家,财物抢劫一空,摩托车也扣下了。

邪恶在当地"转化"不了我们那位同修,便把他送往济南。在济南劳教所里关押我们功友有好几百人,他们整体制止邪恶,不配合邪恶,有效地窒息了邪恶,有的功友绝食已达七十多天。被骗的功友看到这种情况,发出自己的正念:这样不行,我得马上出去正法,说完口吐鲜血。管教吓坏了,立即送往医院检查,结论是癌症晚期。那位功友立即被释放了。这说明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要按师父话去做,环境就会有新的变化。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让我们用本性的一面更加清醒吧,冲破牢笼,投入滚滚的正法洪流中去。



江城领导恐吓小孙子的奇招——再哭就叫罗干把你抓走!

近日出差到湖北武汉,晚上去老同学省委A领导家去拜访。正闲聊得起劲的时候,A领导的小孙子突然大哭起来,还越哭越来劲。A领导把小孙子一把抱起来,对着他说:“不准哭!再哭就叫魔头罗干来把你抓走!”

小孙子一听,紧张地四周查看,吓得马上不哭了。对这一奇招我一时颇有不解,老同学笑着说:“每次罗干来武汉,都把湖北省搞得血雨腥风,一片白色恐怖,只是老百姓不知道而已。我这孙子一听罗干的恶名,一准吓得大叫“魔头、魔头”,再也不敢哭半句,这一招百发百中。”

从电视报纸上我才看到,罗干5月11日至5月15日在武汉“考察”,搞得一干省市领导筋疲力尽,叫苦不迭。



广州多名住在家里的弟子被公安非法绑架

今日广州多名住在家里的弟子被公安非法绑架,且可能被送往"转化班"。

家住暨南大学附小宿舍的大法弟子张春媚,于5月14日晚被石牌派出所公安强行带走,下落不明。张春媚的丈夫汪和原是暨大附小的教师,是广东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之一(该人目前已被转化,并积极做其他人的转化工作)。

张春媚家中尚有四岁的儿子和七十多岁的婆婆,生活困难。目前广州地区的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其做法已毫无人性可言。

石牌街派出所电话:020-85513916
暨南大学附小校长办公室电话:020-85220032
暨南大学校长办公室电话:020-85220010



广州大法弟子徐淑兰遭绑架

一周前,广州大法弟子徐淑兰(广州天河体育中心职工)去探望同修,出门后被门外蹲点的警察绑架,目前下落不明。呼吁所有善良的人及其亲朋好友给予关注,制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广东惠州市八金口公安滥抓无辜

惠州市小金口学校女教师戴向红和女学生高玉心,于去年8月进京护法,被关在小金口戒毒所至今已9个月。高玉心年仅17岁;戴向红还有年幼的孩子须抚养。戒毒所不让家人看望她们。善恶有报是天理。跟着江泽民干坏事的人:再不清醒、悬崖勒马,你们就把自己断送了,说不定还会累及你们的家人。



怀柔县委副书记张延昆不遗余力镇压大法弟子

北京市怀柔县邪恶势力的总指挥县委副书记张延昆为镇压正义,竟走后门把本县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大兴“强制转化学习班”,从正月十三日开始,从家里抓人,一批接一批的送。据说每人国家拨款一万元供邪恶们消费。如不走后门轮不到怀柔学员去大兴转化。紧接着在本县又办起了县级、乡级“强制转化学习班”,到目前为止大约办了十期左右,“学习班”还在继续,拉网式的从家里抓人。每人国家拨款8千元,每期学习班结束,都要大摆宴席,抽烟喝酒,挥霍公款。每个被转化者必须抽烟喝酒。谁不转化,最终就是劳教。到目前为止,怀柔县被送劳教的有60人左右。

邪恶势力成员有:政法委书记:张同生
610办公室成员:张卫、李小刚、韩庭华



识破冒充大法弟子的孙倩卧底大连教养院

目前在大连教养院法轮功转化班里有个名叫孙倩(音)的男子,冒充大法弟子,积极做他人的转化工作,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此人个头不高, 30岁左右,小白脸。

孙倩的真实经历大致如此:99年7月20日成千上万大法弟子到大连市政府上访时,孙倩乘机潜入政府大楼盗窃财务,被抓获后,判了3年劳动教养,送到大连教养院。其后不久,大连教养院成立了法轮功转化班,当时的转化班主要是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带及文字材料,没有活干。孙倩就为了逃避干活,谎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主动要求改变身份进转化班,但教养院没有认可。孙倩此计不成又生一计,跳楼自伤自残。伤好后被大连教养院发配到马三家教养院(这叫易地改造,几经教养的人视马三家为最可怕的地方)。孙倩被带离大连教养院时,哭天喊地,哀求干警说自己曾为教养院做过贡献(指拉活创收),应该得到宽大。但他还是被发走了。

现在孙倩已被安全部门收买和利用,他又回到大连教养院,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进入转化班。安全部门让他掌握了许多大法弟子的详情,企图以此来骗取大法弟子的信任,然后进行恶毒地破坏。



恶人榜

济南市610办公室电话: 0531-2038134
山东省委610办公室电话: 0531-6913139 主任:刘玉祥
历下区刑事厅厅长:张灵



邪恶派出所所长遭暴死

镇压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天法的邪恶之徒,它们的下场是悲惨的。恶有恶报,时间一到,一切都报。2001年4月29日,大庆采油九厂派出所所长陈某去某家寻欢作乐,在返回时天色已晚,路上车辆已经很少,他得意地自开着小车奔跑。他眼睁睁望见十字路口处有一辆卡车拉着重物缓缓慢行,但却飞也似地驾车直奔卡车而去。一声巨响,这个飞扬跋扈的所长进了地狱。

这个所长为人如何?请看几例:

他是远近有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多次带人夜间蹲坑抓捕大法弟子,许多弟子被送进监狱。

他已有十余年没回自己的家与老婆孩子团聚,而是与两个小老婆鬼混。他很有钱,办了三个工厂,由小老婆经营,满足他们荒淫无耻的生活。……

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者:善恶有报是天理!当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其实是在害你们自己的命啊!罪恶清算的时候到来了再醒悟就来不及了。以大庆采油九厂派出所恶徒陈某的下场为戒吧!



重庆铜梁县恶警周良志暴毙

重庆铜梁县又一迫害法轮功的恶警暴毙。继重庆铜梁县公安局长陈文及其妻、内弟车祸丧生后,县公安局治安科科长周良志于2001年2月26日暴毙于办公室。医生诊断为高血压病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实际周良志在迫害法轮功的行动中充当急先锋,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这就是恶有恶报的又一实例。同时也是给良心尚存的公安敲响了警钟。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人员,为了你们自己与家人的未来,请善待大法弟子,立即停止助纣为虐。

(消息来源:重庆《现代工人报》2001-3-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