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做的事绝对是天底下最正的

漂泊在外的大法弟子给母亲的信

【明慧网2001年5月21日】

妈妈:
转眼间一年不见了,您现在好吗?女儿好想您呀!我有很多话想跟您说,但由于目前条件所限,只好让这封家书带去我的思念与牵挂。

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记得您得法前身体很不好,有关节炎,以致两手不能着凉水;浑身麻木肿胀、胸闷憋胀,经常起“泛疙瘩”,刺痒难忍,头上、眼睛上、身上都起满了,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一病就是7、8天,不能吃饭、不能睡觉。特别是乳腺炎的病痛折磨了您大半生,一着急上火,乳房就发炎、起疙瘩,憋胀、疼痛,您说刺痛时如同多少针尖扎在身上一样难受,折腾起来使您恨不得立即剖开乳房把病灶拿出来……您只能忍着巨痛,自己用针挑破乳头及周围,挤出很多脓血后,才感觉好一点。病痛的折磨使您欲生不得求死不能,真是苦不堪言。您四处求医,大小医院、中西药及各种偏方吃了无计其数,还加外贴膏药等等,仍不见好转。最后经在省第四医院检查是恶性肿瘤──乳腺癌,于95年3月份在省第四医院分院割掉一个乳房。原以为可以根除,然而好景不长,另一乳房又是同样的病症出现。您省吃俭用的钱都用来买药治病,加上村里有几人因得此病相继去世,这对您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为此全家人更为您揪心难过。您就在这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挣扎着,忍受着病痛的吞噬……我这个做女儿的自恨不能替您承受,只有伤心地流泪。

96年我得大法后,给您寄去了《转法轮》,还附信告诉您:“这本书比女儿自己的生命都宝贵,一定要珍惜。”从那以后,您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间不长,您身体几十年的疾病奇迹般地全部消失。您告诉我:妈妈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彻底扔掉了药罐子,64岁了还返老还童来了正常例假。这脱胎换骨的神奇变化,就连我那很固执的爸爸都改变了以前的看法,不得不相信大法的威力。您按照“真善忍”努力去做一个好人,改变了以前爱骂人跟人吵架的坏毛病。从此您脸上有了笑容,是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了欢乐与幸福,那时您逢人便说:“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功法太好了!”全村人都知道您的病是修大法好的,更多的人由此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正当我们全身心投入到修炼“真善忍”中时,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伟大的法轮大法却被江泽民等坏人陷害,慈悲救度我们的师父被谣言恶毒地攻击,从此中国出现了正邪大颠倒。您曾多次失声痛哭着说:“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就被人这样诬蔑?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准我们炼呢?我们有个好身体、做个好人不对吗?”您也知道,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我们用什么办法都报答不了的,慈悲的师父不要我们一分钱,只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教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给我们净化了身体,使我们更好地服务于社会,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真的不理解这些当权者到底怎么了,不让老百姓做好人,那他想让我们做什么样的人呢?这样的坏人当领导不可怕吗?妈妈,您与我同是大法弟子,我们母女的生命都是慈悲的师父从死亡的边缘上挽救回来的。我们可不能吃水忘了挖井人,不能没有良心啊!我们更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等待。

近两年来,随着邪恶势力的打压不断升级,众多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抱着一颗颗纯善之心,依照《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进京合法上访,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说句真心话,结果得到的却是无故开除党籍、学籍、降职、开除工职、扣发工资等不公正待遇,非法抄家、非法被抓、被打、被判刑、被劳教等等残酷对待,许许多多的人被送入精神病院强行注射毒品,甚至已有200多人被残忍的“人民警察”用酷刑活活整死……然而这一切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与坚定,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而且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后,转而主动地支持大法。

妈妈,我们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在大法一边、站在师父一边,使自己无条件地去同化“真善忍”大法。作为一个大法粒子,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是一体的,在哪里都要做到证实大法、充份发挥一个粒子的作用,走好每一步,我们一定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正的佛法,我们的师父和大法蒙受着千古奇冤!我们现在是正法修炼,所以我们要放下人的一切观念,使自己尽快从人中走出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师父一再告诫我们:“那些得了法的人从表面的人这讲知道了法的内涵的,有的从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续,有的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来的人就会在这场魔难过后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缘份很大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师父一等再等的原因……”(《建议》)

妈妈,其实您内心深处一直都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从来没有间断过学法炼功,也清楚走出来依法进京上访、讲清真相是对的,可就是自己有怕心、情太重障碍自己。您早就对我说:“我如果跟你在一起,我会跟你一块儿去北京依法上访的。”现在师父说:“我是想尽力救度一切世人与生命。人不争气,为了掩盖执著,主动地邪悟。你自己不要未来,那我就放弃你。我没有执著的。”(《建议》)我的妈妈呀!您不要观望了,赶快站到正法中来吧,再不出来就危险了!不要让师父再为我们伤心了,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呀!想想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带我们回家,在人间遭到着诽谤,身心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巨大的苦痛,为了使我们修炼能够圆满,师父时时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啊。而我们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证实大法、说句真话,我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对得起千辛万苦救度我们的师父吗?我们还能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吗?

其实障碍大法弟子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的因素恰恰是最邪恶的,它们在阻碍师父的正法进程:它们在人的头脑中顽固地形成思想业、各种观念,学员主意识不强时,被它带动,使自己迷惘徘徊,在一旁消极观望等待,从而严重阻碍了师父的正法进程。可当一些学员在头脑中把它们误以为是自己时,恰恰“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这样就被它钻了空子,逞凶一时。那么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能由于自身的不足给法抹黑吗?这些东西可不是你,它们干的是魔都望尘莫及的坏事啊!“今天正法中的一切都必须得要求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大湖区讲法》)。那么表现在外部环境上,就是还在有意无意地配合邪恶势力,无形中在亵渎自己修成了的神的一面、亵渎大法。

任何怕都是私,任何情也都是私,所有内在外在的压力都在考验根本上对法信不信的问题,一切邪恶势力都在企图阻止我们证实大法。记得有一功友有证实大法的心,只是有顾虑、自信心不足、怕自己做不好,结果晚上做梦,梦见师父身上背负了很沉的东西,她看见后,要帮师父,师父就给她递过来一把大铲子和一把锄头,她就把铲子和锄头扛在肩上,跟着师父回家。醒来后她深受鼓舞:慈悲的师父已经把铲除(锄)邪恶势力的任务和工具(无量的慈悲和智慧)交给了我们,就看我们怎样做了。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里说得更明白:“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障碍正念的只能是私心杂念,是邪的,要去掉它,修正自己。《转法轮》第225页中讲:“其实我们不管是谁什么样,只有一个法,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坚信自己在大法中的正悟,排除干扰,真正以法为师,绝对没有错,更不用去怕什么,“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在外部环境上,我们在正法时期,以纯善之心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更是没有错,我们按照师父说的做能有错吗?那么就决不能配合邪恶势力,如签字、上下车、按手印、录口供、体罚等等。

到现在为止,师父讲得很明白了,已没有我们要悟的了,那么最紧要的是师父说了,我们就得紧紧跟上,为法正人间真正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现在,许许多多同修走出来发真相材料、发表“严正声明”。而且“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理性》),我们同是大法弟子,都有在法中亲身受益的真实经历,也有自己或身边的大法弟子为讲清真相而遭受迫害的事实,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这个能力和责任把真相告诉给更多的人,抑制邪恶势力、清除民众头脑中受到的毒害,慈悲挽救世人。

妈妈,请想一想:我们“为什么修炼?为谁修炼?生命为谁而存在?”(《大法不可被利用》)大法给了我们一切,我们就应该珍惜大法、珍惜生命。我们是大法受益者,我们最有发言权,就应该有责任把自己的真实受益情况讲给世人,让人知道大法真实情况,这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也是在救度世人。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要珍惜我们的每一分钟,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救度每一个生命中去。使迷中的世人尽快清醒过来,让他们辨明真假、分清正邪,用自己的正念看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再被媒体的谣言所蒙蔽,揭穿江泽民等坏人的邪恶本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妈妈,女儿何尝不想您和爸爸啊!可江泽民等歹徒还在逞凶,为了不再牵扯您二老双亲,我只有继续忍受思亲的痛苦,颠沛流离……不过您放心,女儿做的事绝对是天底下最正的!我不会有事的!

希望妈妈真正走出来,能够请善良的人们帮助大法弟子解决目前的危机,给予大法弟子关注与支持,使在外流浪、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早日返回自己的家园。

愿我们共同精进,前程光明!

您的女儿
2001年4月2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