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师父的伟大慈悲


【明慧网2001年5月22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叫诺雅,修炼已有一年半了。

在一些城市解答学员提问时,学员问师父一想到师父或在其他场合时,他们总是忍不住掉泪。我当时总认为这有些傻气,以为只有中国老年妇女才这样。直到有一天我也出现这种情况。

一天,在一次法会后的洪法活动中,我和几位学员正走在人行道上,一辆车在我们面前停下。李老师从后座打开车窗向我们微笑。这时我感觉一切都静止了,整个世界变得模糊,只有师父光彩夺目,高于一切。师父脸上的慈悲光芒四射,师父的微笑似乎把我们全部融化,使我们变得纯净和受到保护。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没能和师父说很多话。当车离开时,我眼中充满泪水。从此以后,每当我体验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时,我双眼都会充满泪水。这和师父回答学员的问题时所讲的是一模一样的:这并非轻易能解释的了的,他超出感激和其他感情。

另外一次我体悟到师父的慈悲是有关师父穿着袈裟的法像。有学员从一个法会上带回一些师父的法像送给想请师父法像的学员。他们问我好几次,我总是回答:“让其他学员先请吧。”但在我心灵深处,我知道我拒绝的原因是我感到自己不够资格。我感到我的修炼进展很慢,我没有达到标准。我常常都感到不配把自己称为弟子,我怎么配得上把师父的大照片挂在家里呢?最后,师父的法像都被其他学员请走。但事情并没有了结。两天后,一个学员带来了一幅用金属玻璃镜框镶好的师父的法像。她精心包装,从很远的地方带来送给我。我感到很震惊,她一再坚持,我无法拒绝。这位学员说她还有其他的法像照片,但这一张非常独特,她坚持要我收下。

当我小心地双手捧着法像离开时,我为这个安排而再次双眼湿透。不知多少次如果没有师父的伴随,我几乎要放弃我的修炼。是师父的安排让我每天看到师父的法像,甚至在我极力想推辞的情况下。现在我认识到我们应该也让我们所能见到的每一个人感受到这种慈悲。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殊荣成为传播真、善、忍的管道。如果师父愿意给一些象我一样的人两次以至更多的机会,我怎么能放弃他人呢?这种慈悲让我在日常生活中更能原谅别人,甚至那些有意的粗暴和无礼。我只需记住修炼前的我是什么样的,或者前一个月,前一个星期。这个标准每天都在提高。

对修炼的理性认识

最近我对什么是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有了一些体悟。我注意到在去掉执著中有一种倾向,也就是有两种不同的现象。一种是用思想上的约束和力量去强迫自己改变思想和行动,直到去掉这种执著为止。另外一种好象就是理性地认识什么是挡在我修炼面前的执著。这种理性的认识是头脑清醒地理解到为什么这种追求(执著)不是我们本性的一部分。我很难保持这种心态,也许这种状态只有在我神的一面很强时才出现。然而就是在那几次出现这种心态的时候,我的执著象沙子一样被冲洗掉了。好象大法的威力融化了在他道路上的一切负面的东西。其它时候,这种状态至少提醒了我们都有神的一面,并很欣慰地知道,不管我们后天形成的观念有多坏,他们都不属于我们本性的一面,所以我们就可以抑制这些东西。

师父教导我们,我们学员在修炼当中不论碰到什么麻烦,你要能够从自身查起,查自己的原因,你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碰到问题,一定要向内去找。最近当我停止真正向内找,而是将其当作一种空洞的例行公事时,我发现修炼中的一段空白。是的,我确实应该向内找,但我是否真的向内找了呢?有多少次我似乎向内找,但没有发现直接的问题所在,于是就不了了之了。如果我们认真理解师父的话,任何矛盾都反映出了我们自己的问题,那么,当我们找不到一个矛盾发生的原因时,我们是否要对此感到担心呢?我是否应该不断向深层,更深层去找?我是否应真正找出根本的执著,并最终知道如果事情再次发生,我该怎样处理这样的情况?这是我对真正向内找的理解。

正法

在过去一年的正法过程中,有两次经历让我印象深刻。第一个是有一次在美国洪法活动中,我和一位曾与很多政府官员谈过话的学员交谈,他谈到的一些事情确实触动了我。他说,在和许多人谈话之后,他的一个遗憾是没能从心底与大多数的官员交谈。他鼓励我尽力与我见面的任何人真正沟通起来。这让我感到惊奇,因为我以前所得到的忠告都是如何讲某些事情,哪些问题要提出来等等。

我和一位同修组成一组,当我走在街上时,我突然间有个清晰的认识,我们每遇到或碰到的一个人,都是师父慈悲所提供的机会。我们每一次的面谈,都是让此人听闻大法,及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同时也是我们进一步证实法的机会。这是师父所给予的宝贵机会,所有有机会的人们都会从中受益。这些情况都是安排,使世上的人们有机会在法上提高。在这种面谈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对于双方都没有什么实际工作要做。我只是把它看成是师父给我们双方的礼物。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当我明白了这种机会是多么宝贵时,我都泪流满面。我们决不辜负每一次机会,并尽全力一次比一次做得更好。

另一次使我的态度得以重大改变的与正法有关的经历,是在本月初参加日内瓦的活动。世界各地的弟子汇聚日内瓦,在联合国投票之前向世人讲清中国学员受迫害的真象。在学员于联合国前大炼功的第二天,江泽民一伙在我们同一炼功地方搞起了一个丑恶的反法轮功的宣传。我与另一同修决定去了解这邪恶的展览,看他们说些什么。

从旅馆到联合国广场的路上,我有两种想法。一方面,我使自己保持平静,努力从法上出发做事,并提醒自己我为什么要到那儿去。另一方面,我心里暗暗希望发生冲突,并希望引发那些邪恶的人去做一些使他们难堪的事情。当这些宣传的展览和中国的代表团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开始明白师父所讲的话,我们不把人当作敌人。他们只是一个空壳,在无知中干事,而我们的作用却很清楚。

当我们边走边观看这些展览时,几个女大学生向我们走过来,并开始解释法轮功如何不好等等。看到这些无辜的人被宣传所误导,而且他们还真的相信,我感到非常悲哀。录像带中那个把勺子弄弯的家伙也向我们走过来。满嘴粗话,并试图要我们卖给他法轮大法章。我的心未能达到静,没能够以一种无为的状态来讲话。

后来,在回旅馆的途中,我回想了一下那时的情景。我在想:“师父会怎么做呢?佛会怎么做呢?”我想师父会告诉他们清楚的事实,用在他们的层次能明白的话,然后由他们自己去决定。这就是慈悲。想到这儿,我的思想当即凝固:师父不就是这样对我们的吗?师父讲的法,和《转法轮》所涵盖的,不都是师父用我们能听懂的语言,告诉我们最实实在在的真象吗?突然师父传法度人的慈悲一下子展现在我面前。想到这些,我双眼又湿透了。师父不知疲倦的劳累和承受的一切就是为了完成这一天职。立刻我深感痛惜我没能做好我应该做的一部分。在邪恶面前没能够“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不应该让自己的意图和执著阻碍我讲清真象。我也不应该执著于“做得完美”而失去任何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机会。

回到旅馆,我感到被这些邪恶的展览所污染而肮脏。我坐下学法,当我打开《转法轮》时,师父的话印入我的眼帘--师父的慈悲体现在书中的每一句话里。我读着书,很长时间才把眼泪擦干。

在师父的帮助下去掉执著

几乎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对照相机的执著。我几乎用了所有我能想象的借口来辩解。甚至说我需要它为大法工作等等。有些借口我自己都不能认同。那摄取图像,放大,和细微观察事物的能力强烈地吸引着我。摄取图像的那种速度也让我着迷。照相机是这样工作的:相机里有面镜子,让人可以透过镜头看物体。同时,照相时,镜子翻起来,让景像投射到胶片上,然后合上。这个过程只需不到一秒钟。大家应该对这些很熟悉了吧?

一天,一个学员指出我对相机的着迷,实际是一种变相地在追求天目。他甚至把相机举到额头,于两眉之间,并笑着逗我。这确实使我震惊。从某种程度上讲,我知道他说的对。我已经试着用了一些时间想要去掉这种执著,但我是半心半意,仍在继续执著地追求。一天炼完功后,我不是直接回家学法,而是又去照相。我发现我非常高兴这样,提高我掌握这相机的能力,学会所有的操作。但当我举起相机照一张相片时,《转法轮》里的话清晰地在我耳边响起:“越求呢,它不但不开,反而从他天目里边还要溢出一种东西来,黑不黑,白不白的,它会把你的天目盖住。”(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突然间我忽然明白,我决不能让这种追求或者类似的执著打乱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路。我甚至大声地读起了这段法,并收起了相机。

此时,当我从内心深处想克服修炼中的难关,达到圆满时,长期困扰我的几大障碍都被拿掉了:对相机的执著这是其一,还包括懒魔和欲望。我认为,它们被从我身上拿掉,是因为我努力了很长时间想去掉他们。不知何故在斗争很长时间后,在发出想提高的愿望时,执著就去掉了--但不是由我去掉的。师父说:“能坚定者,业可消。”(《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升华,一种重新开始的、内心深处更广阔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任何执著,都有很多层。突破一个层次意味着我们要开始下一步的修炼。但这种经历对于我却是一个突破。师父说“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任何一种执著都会阻挡我们前进。

学法

几个月前,我发现我自己忙于大法的工作,而没能保证足够的时间学法。我的标准越来越低,从而影响到所有的事情。我就象师父讲的那样“常人在做大法的事”一次每周集体学法时,我们读到师父提醒我们,特别是辅导员要学法的一段。我想“啊,这没错,可是我实在是太忙啊。”第二天,在另外一个学法小组学法时,不知何故他们又读了这一段才结束。几天以后,在另外一个学法小组,再一次学了这一段。第三次时,我最后才认识到,不能找任何借口不学法,没有什么比学法更重要。

一天我在想,《转法轮》这个题目是什么意思。转法轮的意思是旋转法轮。师父说:“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转动法轮不就是救渡的行动吗?师父在《溶于法中》讲:“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我想为大法工作也是一样的。大法的工作要求我们对大法工作时抱着纯正的心态,心中必须充满着法,而不能有任何杂质。

许多次,在挣扎中过了关时,或者最后悟到一些事情时,我们都可以回头看看并认识到在《转法轮》上都说得很清楚。我们必须同化我们读到的法,否则当我们读到法时也无法认识到法的内涵。每当悟到某些法理时,回过头来想一想,我已多次在《转法轮》中读到过,但我不明白其内涵。我非常感谢在《转法轮》背后的无数的佛、道、神,对我如此的耐心,直到我达到标准。

同样,我们并非总能理解其他学员对法理的认识。许多次,当我征服了一个磨难或悟到一些法理时,发现其他学员很早以前已讲过相似的体悟。现在,我对每位学员的体悟都很注意,因为其中可能也有我要悟的东西。

我以一个很短的经历,一个在炼功中很特别的时刻来结束我的发言。一天,炼第五套功法时,和以往一样,我很难让我的思想静下来。最终我静了下来,突然一个中国字显现在我眼前。字非常清晰,我同时听到他的发音。这个字就是“心”,中国字的“心”。我充满无限感激。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修炼,在指引着我回家的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合十!

( 本文译自: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5/7/9325.html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