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首都堪培拉征集了一万人的签名


【明慧网2001年5月22日】我是一名澳大利亚的大法弟子。今年3月末,我得知首都堪培拉的弟子人手少,又有大量洪法工作要做,於是我只身一人赶赴堪培拉,在那儿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渡世人,这一去就是五个多星期。

我是个50多岁的人,常想在这特殊的正法修炼时期,自己能做些什麽呢?我就从征集签名开始做起吧!征签是我力所能及的,因我基本上还可用英语与西人沟通。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征签更是深入弘法的一种方式。五个多星期下来,平均每天十多小时,在人口不多的堪培拉,我一个人征集到一万多人的签名,这完全是大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洪大慈悲。

一开始,当我一人站在大型购物中心和市政中心征签时,发现有很多人还没有闻法;有的人对大法漠不关心;也有很多人不太了解大法,还有一些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谎言欺骗,对大法产生了误解……我便耐心地把大法介绍给他们,帮助他们分析认清事实,使他们重新对大法产生正信。这时,很多善良的人们纷纷签了名,而且人数越来越多。

不管刮风下雨,风吹日晒,我坚持到市中心征签,平均每天十多小时,从不间断,经常晚上11点回家,不断冲破人的观念和业力的束缚,整天不断地重复着:“Petition. Support human rights for Falun Gong in China”(请愿,请支持法轮功在中国的人权)。开始不少人好奇地看我,有的讥笑、甚至辱骂等,也有人赶我走,甚至遭到酒鬼的人身攻击,我仍以慈悲的心不厌其烦地反复向他们洪法、讲清真象、揭露邪恶,最後,这些人绝大多数签了名,每次看到我还友好地与我打招呼,并对我说:“你肯定有一股精神力量支持你,你才能每天从早到深夜站着征集签名。”人们从不理解到理解,由不支持到支持。签名人数每天从100多人、200多人……不断上升,最多一天是500多人,我悟到这是强大的佛法在澳洲人民心目中的再现、势不可挡 。

在征签中,我体会到通过讲真相,揭露邪恶,可以给予人们正面接触大法的机会。帮助人们建立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以此救渡迷不醒的世人,这是深入洪法的一种方式。有不少人走来对我说:我就是相信你,才来签名的。在征签中,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境界和我们修出的纯正的能量场让人们感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坦诚和坚定,让人们体会到“真、善、忍”无私的威力,从而对大法产生好感。

人们支持的不仅是我个人,而是支持“真、善、忍”的宇宙真理。现在,许多签过名的人们象老朋友似的跟我打招呼,并向我询问签名情况,鼓励我要坚持做下去,希望我签名成功……,同时介绍亲朋好友来签名。短短的五个多星期,人们对征签的支持,使我体会到了法正人间。中国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宣传及迫害,只会更加唤起全世界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们起来维护人权、维护正义,使正义的力量势不可挡。
下面介绍一些征签中的几个小故事

有一次,在超市门口,有一个叫鲍尔的小伙子右手缠着绷带,神情沮丧地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我过去请他签名,他说:手伤不能签。我问他:你了解法轮功吗?他说:不了解。经我介绍了大法和真相後,问他:你支持法轮功、支持好人、支持人权吗?他说:我支持。然後他用左手颤颤抖抖慢慢地签了名。几天後,我再碰到他时,他蹦蹦跳跳、高高兴兴地跑过来,对我说:自我签了名两天後,不但我的手伤好了,不用绷带,以前我全身的疼痛,签名後突然好多了,现在我可以打球了,也可以工作较长时间,他说法轮功给我很大帮助。他当时就写下了这段经历,又给我留下了他的地址、电话,并表示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将他以上经历告诉任何人。

还有一位叫迈克思的超市保安人员,我向他洪法讲真相,又给了他资料,碰到他好几次,几个星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签。有一天,他跟我说:现在上班不能签,半夜12点半下班後,我才能签。我说:好,那我就等到你下班。我站在超市门口一直等到他下班,他终於签了名。并幽默地对我说:“你等了我三个星期了,你是不是把我当作总理了。我现在签了名,你可以回家了。”那天晚上,天很冷风又大,寒风刺骨。由於太晚又没有公车,我只得摸黑走回家,但我心里暖烘烘的。我为迈克思先生摆放了他自己的位置而感到高兴,并为宇宙中多了一份正的力量,同时削弱了一份恶势力而感到欣慰。

在征签中,我也常常碰到一些在传教的传教士,经我反复向他们洪法讲真相後,我碰到的教徒和传教士差不多全都签了名,这是大法的威力在感召世人。

使我感触最深的是在堪培拉征签的第三个星期,正好是碰上了一年一度的全澳民族艺术节(Folk Festival)。在四天艺术节的征签中,几乎只有我一个华人在成千上万的西方人中穿行。当人们排着长长的队取食品或等候进行各种娱乐时, 我顿时感到这是签名的好机会。我一边忙着分资料和讲解一边递上签名表。当看到人们一个接一个地不停地签着名时,我深深地被这壮观的场面一次次地感动着。这是怎样的场面啊!长长的队伍从远处排过来,象云梯般站满了世上善良的人们,他们等待着把他们善良的心庄严地摆放在人生最美好的未来中,这是什么力量啊!这是人性善的一面的光辉体现,这是人类返朴归真的向往,这是人类希望的壮观场面,这是大法和恩师的洪大慈悲力量。签名的有艺术家,科学家,政府官员,各阶层的人们,他们自己签了名,还口耳相传带人来签名。

望着这群善良的人们,我的泪水流呀!流呀!洒满了衣襟。我一边流泪,一边心里想着是伟大慈悲的师父,伟大的佛法开创了人间最美好的一切。这一幕幕动人的,可歌可泣的场景是宇宙的“真、善、忍”在人间的辉煌展现。我会把这珍贵的镜头印在心底。

我一边流泪,一边感觉愧对师尊的教诲。师父曾说,“就我今天所传大法也不只是传给东方人的,同时也要传给西方人,他们善良的人也应该得度,”(《浅说善》)。我们还没有做好,因为我们还有太多的执著心和私心,人心。艺术节上,有一位白人物理学家签了名后对我说:“你们签名表上说,全世界有四十多个国家一亿人在炼法轮功,如果这一亿人都站出来,你们的事就一定会解决。”同时,又主动要求转送真相资料给他的一位国会议员朋友。

在艺术节上碰到很多政府官员,他们都签了名。其中一位悉尼莱卡市市长,当我向他征签时,他告诉我,去年12月份曾到过北京天安门广场,就亲眼目睹了中国警察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当我五月初回到悉尼后再见到他时,他问我在堪培拉征签情况,我告诉他五个星期我一个人签了一万多个,他立刻震惊地表示不可想象。他非常理解和支持我们。

这次艺术节本应提前大半年申请摊位才能参加。可是,我是在艺术节前一天晚上在公共汽车上偶然知道的,来不及申请了。当我把情况告诉了那里的工作人员,他们不但破例容许我征签发资料,他们签了名后,晚上还开车送我回家(因为深夜没有公车了。)

在艺术节的四天中,有时深夜气温降低到零下,我拿签名表的手都冻僵了。当我站在大风中征签时,人们走过来对我说:“我看你一早签到晚,肯定有一股精神力量支持着你”,“看到你这样,我们相信你,才来签……”。我心中有法在,有师在,这是大法坚不可摧的力量在鼓励着我,在支持着我。人们相信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所以,有些受到中国政府谎言宣传的人看到真相资料的都来签了名,甚至还带了亲朋好友来签名。

有时,我忙得顾不上吃饭,他们关怀地走过来对我说:“天这么晚了,看你还没吃午饭,请尝尝我的热饼吧。”

在五个星期的征签中,碰到类似的事太多了。

有一次,我深夜走路回家,一位白人中年妇女在黑暗的路边停车,叫我上车送我回家。她对我说,她签过名,认识我。她还好心地对我说,有人告诉她,因为我在做征签的事,中国大使馆的人要抓我。我笑了笑说:“我不怕。”她还问了我很多问题,我都一一回答。她很支持、理解我们。

还有一次,因为长时间站在烈日下征签,口很渴,突然有两个白人女青年,捧上一箱各类水果,对我说,“我们买得太多了,吃不完,请随便拿。”然后签了名。

有一天深夜,天很冷,我站在大风中几乎冻僵了,突然有一个白人男青年走过来对我说:“我刚才签了名,看到你很冷的样子,我买了这杯热咖啡给你,请喝吧。”

有一天,天都黑了我也没顾上吃东西。突然,两个快餐店的年轻人递来一盘热的炸鱼条请我品尝。我对他们说,“你们先签名,我再吃。”他们说,“你先吃,我们再签。”望着他们善良的明眸及纯美的微笑,我一边吃,一边流泪,多么善良的人们,多么伟大的佛法,多么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鼓舞和关怀着每个弟子。

我每天身上背着、手中提着大法资料,很重,经常有人帮我递上公车和看管。有一天,我在征签时,把一个装有资料的大包放在离我较远的地方,自己忙着签名差点忘了。这时,一个白人男子抱着一个两岁的小女孩儿正给我签名时,小女孩儿指着远处的资料包问:“谁的包在那儿?”她父亲说:“是这位好女士的。”一句话,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心头。

有一天晚上,人少天冷,我的情绪有些低落。忽然有一男一女两个西方人跟我说:“我们已经签了名,你做这样的好事要坚持下去……”。而且,经常有人在晚上提醒我叫我小心,早点回家;经常有人鼓励我要坚持做下去。我深深感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身边照管着我,弟子只有不断精进。

有时碰到个别酒鬼对我进行人身侮辱,有的人辱骂我,赶我走……,我连要忍的感觉也没有,只有一念,他们也是宇宙的众生。以后碰到他们时,还是反复向他们洪法。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最后都签了名。

我在征签时,师父的法理经常出现在我脑海里不断涌出,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我常常双手捧着签名表,送到人们手中,再给每个签名者大法简介和真相材料。望着这些善良的人们在看签名表和大法资料时,我总是发出一念:“我是助师救度你们来了,快快醒悟吧!快快签名吧!你们就有救了。”人们很快就签下来了。正如师父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有好几次,我喉咙消业。人们只看到我呼喊签名的嘴在动,却听不到我的声音,他们要把耳朵靠近我的嘴巴,才能听到一点声音,但签名效果还是很好。一个白人女青年看我喊不出声音来,在签完名后,还帮我大声叫喊征签。经常有人跟我说:“我相信你,我才签名的。”其实,我们不用更多的语言表示什么,只要坚定正信,圆融大法,正念除魔,才能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师父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我不断地冲破业力和人的观念的束缚。在公车上,巴士站,街上,市政中心,饭店,商场……,不管人多人少,我尽量利用一切机会把真相告诉世人。在这次征签中,各个阶层的人都有,从市民,政府官员,商人,学生,牧师、神父等宗教人士到国会议员,大法官,艺术家,等等等等。

最后一个星期的征签活动中,由于ABC(澳洲国家电视台)介绍大法的节目播放后,签名人数大大增加。人们告诉我,像ABC电视台这样的节目太好了,使人们了解到法轮功的真相,了解到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犯了一次历史性的错误。

在这次征签中,我发现了自己还有那么多的人心,私心和执著心。我深深感到,修炼只有和正法联系在一起,才能去掉魔性,增强佛性。

我常常在商店、咖啡店、饭店、麦当劳、肯德基营业时去征签。从老板到店员几乎全积极签名,还给我提供方便。比如代为保管资料包等。麦当劳的一位经理还奖给我一个杯子,并说:“你可以用这个杯子在任何一家麦当劳店领取免费咖啡。”

有不少政府官员(其中一些是军人),签名时常对我说:“我很想签,但我的工作不容许。”我对他们说:“维护真、善、忍就是维护人类的道德,请用你们的良知来抑恶扬善。”然后,我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上签名表。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签了名,不少政府工作人员还给了我许多好的建议。

我在征签时,有一位商人对我说,中国政府个别官员曾在他面前诋毁大法学员形象,而他的回答是:“他们很宁静祥和。”几天后,我去一家咖啡馆征签时,又见到他和朋友在一起,当他的朋友有些犹豫时,他立刻站起来,大声讲“为什么不签?”在他的带动下,他的朋友也签了名。他双眼流露出强烈的正义感,我被这正的力量深深地感动了。

以前,我发觉大多数华人不愿意签,觉得向他们洪法太浪费时间。而这次,我悟到,这是我自己的观念,是我没有向他们洪好法。所以,我见到华人不再回避,而是主动耐心地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签了名。

有几次,人们问我,你要签多少?我说,越多越好。我要赶在5月13日我们师父生日前签到1万个以上,向我们师父的生日(同时又是世界法轮大法日)献礼。他们听了,都友好地点头赞叹。其实,我知道,无论用什么,包括我们的生命都无法回报师恩,只有多学法,精进实修,献上一颗纯净的心,赶上正法进程,用正念去“助师世间行”。

我感到,作为大法弟子有幸生活在大法洪传之时,我们每个弟子都是正法修炼中的一个粒子。就象整个乐章中的一个小小音符,如果每个都摆正了位置,相互协调,相互配合,才会奏出和谐美妙的音乐。当一亿大法弟子全部站出来,一亿颗大法粒子的音符全部摆正了位置,一定会奏出世上人间最雄伟的乐章。

当我离开堪培拉前,这里与五个星期前的情况大大不相同了。我走到哪里,人们都象老朋友似的给我打招呼,友好地交谈。有的人见到我,还说“法轮功,你好!”是的,“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已经响彻天上人间。

(2001年5月于悉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