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绝食33天后走出牢笼


【明慧网2001年5月23日】我是某地的一名普通大法弟子,叫心愿(化名),因坚修大法,散发真象资料,被公安通缉,为了不被邪恶势力抓走,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于是我来到师父家乡——长春。

我住在当地的一位大法弟子家, 4月10日的晚上9点左右,我下楼去接弟子送来的真象材料和师父的经文,我拿着材料上楼的时候,听到外边有人喊:你们站住,我们是警察,把东西放下检查,司机在哪里?当时我听到之后立刻想到上面还有同修和真象材料,而且司机也在楼道里。我要保护他们。于是我下楼被警察抓住了。

到了派出所我想洪法,一警察指着我说:“告诉你什么也不能说。”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当他们问我的姓名、住址时,我一切不回答。另外两个说了姓名、住址。我们的手被铐在墙上18个小时后被送到长春铁北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我被关到307号监,我不能配合警察的违法行为,就开始绝食抗议。办案单位、公安局、安全局,多次来提审,打我、骂我、用伪善来欺骗我,都没有达到目的,后来他们让号里的5、6个犯人按着我照相,我就是不配合,他们也没有得逞,最后无可奈何地走了。

在白天坐着或休息的时候,我就打坐,我想她们看不见我,她们就真看不见,连监控器都看不见,我就在那儿静静地打坐。

在我绝食的第七天以后,管教陈玉凤指使号长马愃议、左小梅及犯人给我灌食,她们用尽残酷的办法,也没有达到目的。在这期间管教还指使犯人给我灌药和浓盐水,用通便所的木棍撬牙,头、脸及全身经常被打得没有好地方。牙虽然几次被撬活动,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牙能长上,就真的长上了。

在我绝食的第33天,身体出现了很严重的反应,他们还强迫给我打针、打点滴,当时我想打点滴上不来气,结果真的上不来气了,他们就把针拔掉了。我想我是大法中的一粒子,要真正发挥作用,要窒息邪恶,我要出去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第二天我的肚子眼看着长,他们害怕了就放了我。当天我就返回了本地,只用两天身体就恢复了正常,又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