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毕竟是假的,骗术终究会揭穿


【明慧网2001年5月23日】如果一只狼群里的羊说狼很好,从不吃羊,而且象亲人那样关心爱护羊,你能相信吗?

伪造事实,愚弄媒体的事,XX党里的那些政治流氓干起来真是得心应手。

1989年6月3日晚上,北京发生了举世罕见的屠杀。解放军动用真枪实弹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群众。“六四”凌晨,我们拿着半导体收音机,心想:“枪也开了,人也杀了,看你怎么向世界交代?”可早上五点半,头条新闻却说昨晚北京发生了一起反革命暴乱,这叫了解实情的北京市民在震惊的同时,怒向胆边生。

"六四"以后,袁木和张工马上在记者招待会上大言不惭地说:“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可人民日报上却又说为了制止学自联的反动宣传,机警的解放军特种部队战士只一枪就把广场上的喇叭打哑了,当晚的北京电视台又播放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累累的弹痕。电视台还播出了戒严部队指战员为了不打搅北京市民的正常生活,冒雨露宿街头的镜头。这次我算看透了那些政治流氓的招术了:牢牢掌握枪杆子和笔杆子。有了这两件法宝,元宵可以说成黑的,煤球可以说成白的。

历次运动中,从镇压反革命,反右,大跃进,到三反五反,到五一六、文革、批走资派、反击右倾翻案风,那一次运动不是一场浩劫?哪一次没有无辜的人失去了生命?哪一次世人不是事后幡然猛醒,放马后炮?

现在,运动的矛头又指向了法轮功学员。从宗教界,科学界,到党、政、军,街道委员会,到小学生,全国上下同一口径。机关、学校还组织了百万人签名活动。一面倒的宣传把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又带回了中国大陆,并向海外延伸。国外的记者朋友们,如果你没有经历过运动,没见过中国宣传机器洗脑的阵式。您不妨去找一本中国历届政治运动史的书籍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中国那些政治流氓的媒体宣传要反过来看。如果说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那就天安门广场放了很多枪;如果没死一人,就说明死了很多人;如果说当今是中国人权最稳定的时期,那表明中国的人权已糟得一塌糊涂;如果监狱里的人说监狱的管教不打人、不骂人比亲人还亲,那就是这个地方已经邪恶得不行了。

现在,江泽民有把骗人术发展到了“洋为中用”的境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竟被收拾得焕然一新,还请了几家国外记者参观。什么“我们没有用手铐,没有用电击棒,没有殴打学员。”。什么“连男牢房都没有”。什么频说“感谢教养院,感谢政府”。什么“所长苏境拿出的一本记事本,上面有一页一页充满感激的话”,真是让人毛骨耸然。

虐待,在XX党的那些政治流氓的牢狱中简直司空见惯,而且登峰造极,不以为耻。还记得张志新吗?她只是无数这样被害人中的一个代表。由于她的美貌,她在狱中反复地被强奸。在处决张志新时,由于担心她呼喊口号,监狱当局不施麻药,用刀切断她的喉管。同是辽宁省的监狱,你能相信马三家不会虐待人?!

记者朋友们,您如果昧着良心写文章去打击一大片无辜群众,而为镇压者涂脂抹粉的话,我可想跟您说几句:人要有良心。乘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不是好汉。美国的记者啊,你们记得在越战期间有著名演员和记者被邀请到关押美军的集中营的事吗?当他们报导说美国士兵在集中营生活得很好,从未受到虐待时;当美国士兵在集中营严词批判美帝、歌颂越共时,你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吗?到现在你们还不能饶恕写那些报导的人!

如果中国真的还讲点新闻公正和职业道德的话,我想问几个问题:

(1) 如果真是外来的记者好念经的话,敢不敢解除网络封锁,把国外媒体对法轮功的评论展现给大家?
(2) 敢不敢把陈子秀的女儿、赵明和滕春燕放到国外允许他们接受详细采访?
(3) 敢不敢把张昆仑的国外采访报道在国内发表?
(4)敢不敢把马三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国外,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讲出那里的真实情况?
(5) 敢不敢把法轮功原文发表出来,让百姓自己做个判断?!

假的毕竟是假的,骗术终究会揭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