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一夥的所作所为才是真正的犯罪


【明慧网2001年5月24日】我们为了证实大法被抓进拘留所、刑拘所以至劳教所,事实如下:

警察先是把我们10个人一同关进当地派出所一间不到2平米的小黑屋里,又骚又臭、又湿又潮,长达11个小时,当我们从小号出来时个个都汗流浃背,好像被人蒸了一样。

在拘留所被关期间,除每天承受重体力劳动外还经常受体罚,警察用锁链抽、皮带打,在寒冷的雪地蹲上半宿,以及蹲马步,蹲累了直一直腰还用棍子打,大法弟子个个都不屈不挠,在这种高压的情况下我们还要证实大法。

有一天,我同一名功友从拘留所逃出来,跳墙时把双脚挫伤,另一名功友腿也受了伤,为避免被抓一夜走三站地去北京,在火车站他们设下埋伏,我们又被抓,警察把我们送回拘留所当夜提审,并用皮带打我们的脸,还把另一名功友按在椅子腿上狠打数十下,然后把我们关押起来。

在刑拘期间,警察以我们炼功为由,先用皮带抽我们,不过瘾,再用铁锹拍还让自己挨一下数一下,打累了问几下,说错了从头打(每个人都打三四十下),屁股都被打坏了。接着又给我们带上重脚镣(两人铐在一起好几天),无论怎样酷刑都无法改变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和意志。

这一切都是我们各自的亲身经历,过了两个多月我们又被送进劳教所里,有的功友被电棍打得大小便失禁,鼻青脸肿面目皆非,还有打手板、关禁闭以及承受超常超重的体力劳动,搬运至五楼上下不准空手,或强迫每日劳动长达18小时(吃饭、大小便算休息,一日三餐半小时包括报数、站队、走路的时间),挨打挨骂经常事,警察还隐瞒实情欺骗上级,这就是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写照。

在我们遭受邪恶迫害同时,邪恶势力给我的家人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亲人们日夜挂念我,致使精神紧张,难以自制。时至今日,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抚平他们所遭受的心理创伤。

2000年5月18日,劳教所领导说我患有严重高血压,有生命危险,把我放回家。回家后,由于受邪恶势力指使,当地保卫人员经常去我家,并找我丈夫谈话,在他们的压迫下,无知的丈夫由于害怕对我严加控制,使我失去了人身自由,孩子也与我仇视,恶言相逼。我知道他们是被邪恶的谣言蒙骗,不明真伪,我好言相劝,他们不听,尤其是我丈夫,他也知道无论怎样也无法改变我对法的坚信,借此经常酗酒逞凶,命令孩子毁书,我与他们说清道理,他反而恼羞成怒,对我暴力折磨了一夜,不让睡觉,至使我遍体鳞伤,洗劫一空后又提出与我离婚,被街道领导制止。

事情过后,我认为我自己没有做好,一忍再忍顺应了控制常人的邪恶生命,以至他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常常是旧伤末好又添新伤,他甚至手持尖刀,把我强行逐出家门,并砍伤我左臂。

这一切的伤害行为不都是江泽民一夥歹徒的造谣、蒙骗、镇压所致吗?他们把仇恨装入人们心中,纵容暴力、打击善良,这才是扼杀人权,加害公民,渺视善良,这是真正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