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劳教所真的象马三家表演的那么"人道"吗?

─我在监狱里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2001年5月24日】我是法轮功修炼者。自99年7月20日,中国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因为去北京上访,曾遭受了中国公安多次拘留与绑架,受到了种种折磨。在去年逃出监禁后,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北京公安所为:没有绝食也被灌食──意在折磨

2000年5月13日,我被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暴打,七、八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被罚12小时不许上厕所。晚上被押往北京。昌平县公安局第十三处,四个女警将我脱光衣服殴打,撕着头发往地上撞、用皮鞋等物品猛击我的脸、前胸打得我失去知觉。她们一般都是选在晚上十点以后,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在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折磨的,我甚至多次听到隔壁功友的尖叫声。在北京公安十三处被关押的十多天里,他们不发给我任何生活用品(我自己包里有):牙具、卫生纸、内衣等,也不给我被子。每隔两三天他们就折磨我们一次。有一次,将我带去五花大绑在床上,从鼻孔里将塑料管插到胃里,不停地搅动;还有一次将我押往精神病院进行插管,可当时我并没有绝食,他们也同样插管折磨我。

南方拘留所:警察迫犯人以暴力换减刑,学员受苦役造麦当劳玩具

2000年6月份我被转移到南方一家拘留所,在拘留所里警察指使一个有可能判死刑的贩毒犯打我,犯人为了减刑,不得不听从警察的指示,暴打我。我敲铁门大喊,向管教投诉,管教看了我脸上、身上被打伤处后说,是我想自杀、自残所致。在这所拘留所的监仓里,我被逼每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手工活。如做出口手工麦当劳MCDONALD玩具、组合节日灯泡等(包装上有韩国字样)。

上级视察时事先布置现场,制造假象

在那间南方拘留所,我们平时吃的饭菜里有许多老鼠粪便、蝇虫等,并且饭菜发霉。每当有参观来访者时,就会将我们调离此地,每当有上级来视察时,会被事先通知清洁卫生,转移手工活,撤离苦工现场,制造假象,迎合政府宣传的需要。

洗脑和精神迫害

7月份我被绑架去"转化学习班",每天有几组工作人员给我"洗脑"。每组五、六个人,有司法、公安、政法委、党校等机关组合的转化团24小时对我进行恐吓、辱骂,逼我连续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等。每天只给5分钟时间有看管人员看守陪同在走廊上走一圈。这样连续"洗脑"全封闭式的转化15天,连续几天日夜开着电视,不许睡觉,完全是精神迫害。

马三家不会是例外

今天看到媒体报道,记者被允许参观"马三家"劳教营之事,我认为它们再次撒谎。媒体所看到的是江泽民政府安排的虚假的劳教营生活,与我们被关押的法轮功弟子的真实经历完全相反,它们是在调包,完全没有真实性。

新闻采访应该是自由的、随机的,可以专人专事去要求采访的,比如说,记者要求采访滕春燕、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江泽民会允许吗?为什么在天安门外国记者所拍的自焚的录像被没收?为什么我在被绑架被殴打时不允许找律师见记者?江泽民政府一贯撒谎是世人皆知的,这样事先安排好的外国记者采访"马三家",是利用外国媒体帮它们掩盖公安暴行,减轻国际上对中国恶劣人权记录的谴责。纸是包不住火的,我相信任何正义的,有独立思维的记者都会尊重新闻的真实性这一公正原则,而不会被利用来为中共做宣传的。